路燈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石階還是那么長,四層臺階我卻用半個鐘頭來走完,路邊的車輛牽引著某個人的靈魂,繼續著一個又一個的無奈,它們從一個十字路口走向一個深邃的空洞,只有路邊有那么些許路燈佇立在那,身體被他自己拉的很長、很長。似乎他想要當這一段時間里的光亮,但是他好像忽略了什么,忽略了他腳下那一塊,正陰暗著……

  每盞路燈都被石磚拱起,他腳邊沒有茉莉花細細地低語,沒有一朵薔薇告訴他夕陽的位置,甚至沒有一朵野雛菊為他稍許點綴些顏色,路燈下沒有花的,也不需要花,或許他不喜歡這些,但是可能不是他不想要,而是別人不給他……

  逐漸發燙的臉頰,原來他注定是要俯瞰這一片的,注定是高傲的,也注定獨自黯然孤獨。

  路燈是神傷的,他會在人們不需要的時候暗暗離去,他想找個人聊聊今天,在這兒發生的故事,于是低頭望了望,看來自己是太天真了,一次次的自以為是后,覺得還是找回屬于自己的沉默來的好些,漸漸的路燈連眼淚都不知道該怎么流,或許他已經不會哭了吧。

  靜靜的夜,吹起了陣陣涼風,路燈苦苦的守著自己的地盤,靜靜地唏噓著,可能是恐懼,從來沒有一個人停下來告訴路燈“你今天過得好嗎?”

  路燈是有感性的,他懂得所有世間的苦難,因為三天前,在他腳下有一個路人,提著一扎酒,跟他講了他自己的傷心事。他說,明明自己對女孩兒很好,可為什么會跟別人跑掉,他說自己不懂日月情事,他說他沒有別人有錢,一切的一切仿佛是那么的不經意,可是路燈聽著,路人靠著路燈的腳醉了,不過那個路人突然狠狠的把酒瓶一摔,吵醒了夜,但是路燈卻還是沉默著,可能是因為路燈不懂,也可能是因為路燈懂過,但是不想提起,卻又暗暗地回味著。

  路燈是無奈的,他會在寂寞時,閉上眼睛,黃著臉。路燈會在恐懼幽深中提供了那么一絲光亮,現在有一只飛蛾在親昵他,路燈想要上前,擁抱她,給她哪怕一刻的幸福,可是腳邊寒冷霸道的鐵鎖卻不答應,他拽著他,哪怕一寸,哪怕一分都不妥協,路燈沒有反抗,因為他知道他自己的命運,他知道自己永遠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錯過。

  不知道路燈是否懂得,他即使在這里等候十幾年,也無濟于事,最后卻被一道似有意又無意的命令終結,被無情地送入垃圾場,丟棄在一個不知名的地方,周圍只剩下白白的冷。

  路燈一次又一次的重復著自己的歸屬,或許也對,有些事,有些章節,也許只能自己無奈而又無奈的讀起。別人不懂,也不需要懂,這樣也好。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