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老伴今年六十六歲,他有四個妹妹一個弟弟,每個人之間差兩歲,最小的弟弟今年也五十有六了,幾個五.六十歲的老人,整天相互牽掛著,噓寒問暖,體貼入微,大情小事掛在心頭。每逢年節,這堆老頭老太太就會率領家族成員、兒孫后代,在兄弟姐妹中相互看望,不顧年邁體虛,不顧路途遙遠,每家必到,每人必看,沒有尊卑貴賤,沒有年長與年幼之區別,大家平和處事,平靜待人,姐妹之間有說不完的悄悄話,貼心話;哥們兒之間,妯娌之間,擔兒挑之間,也如久別重逢之勢,說著,笑著,相互開心取笑。小酒端起來,更是喜上眉梢,滔滔不絕;麻將桌一擺,開始關公大戰秦瓊,因為牌藝高低不同,玩兒一把也為熱鬧,誰盈了,誰請客,把錢或返回輸家兒,好不愜意!

  老伴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公婆,在十幾年前,均已離世。常言道:樹倒猢猻散。然而這個家非但沒有散架,卻如日中天,愈加興旺,一邊是老工人家庭留下的家風:樸實,大肚,誠實待人。一邊是子一輩克勤克儉,踏實工作的傳承,使這個家庭,從老到小,從男到女,從家孫到外孫,互為融洽,其樂無窮!

  我的公公,早年間在北京面粉六廠工作,他像所有的老工人一樣,每天每日,不畏寒暑,起早貪黑地勞作著,辛辛苦苦掙錢養家,他從十八歲起就和面粉廠打交道,直到六十歲退休,他為這個廠奉獻了四十二年的風雨春秋,在工作中,他有使不完的勁兒,年年的先進非他莫屬;廠子里的木工活盡是他技巧和汗水的結晶。在家中,他是頂梁柱,因為六個張著嘴的“乳燕兒”需要他來喂養,六零年災荒年,老爺子騎車數百里到河北老家撿拾人家沒刨干凈的小白薯,還有那些枝枝杈杈,凡是能吃的,他全撿拾到麻袋里,再騎一百多里地,馱著百十斤的‘糧食’,那救命的‘稻草’,一路狂騎,拿回家給孩子們解餓。孩子們在父親的勤奮,樸實,努力的品質的影響下,健康地成長著,沒有比別人家的孩子差,更是在父親堅強的臂膀下學會了飛翔,學會了覓食,學會了勤奮,學會了助人!父親沒有光環,卻只有落地生根的扎實.厚重的家風!孩子們頭上頂著的是比光環更為燦爛,更為偉大的人生哲理!

  老婆婆沒有文化,三寸金蓮兒是她生命的全部寫照,她大字不識一個卻只認自己的名字。當“乳燕”飛出窩的時候,老婆婆加入了街道居委會的工作,她游說于街坊鄰里之間,她戴著紅袖標在街頭巷尾值勤放哨,她為北京的社會治安,她為鄰里和諧做著微薄的貢獻。難怪大家給她們取名:小腳偵緝隊。婆婆的小腳真是三寸,舊社會留給她的創傷,卻沒有讓這位老人在新中國止步不前,勞累了一天的她,回到家中,把那雙扭曲的小腳往溫水里一泡,解脫,解放,解乏!第二天,仍然奔波著.忙碌著!

  公婆去世后,將骨灰埋于河北老家,每年清明節,兒孫后代都要去那里掃墓,在公婆合葬的第二年,那墳上竟長出兩朵艷麗的小花,那花兒可能是上天賜于的;可能是公婆的靈魂所現;可能是他們更加恩愛的向征!

  父傳子頌,家風乃無言的命令,因為老一輩的歉然、樸實,子一輩也會效法,如獲至寶地傳將下去,讓這純碎的,最真實的情感,永注心間,讓殷紅殷紅的血液在子孫后代中流暢,不息!

  最近,公婆家的老屋要面臨拆遷,幾十米的祖產定會是一筆可觀的數目,我老伴頭一個站出來聲明:放棄繼承!不管是幾十萬,還是上百萬,由弟弟妹妹自由分配,不要為了錢舍去了親情,當那一張張,一打打人民幣擺在你面前時,你不動心嗎?老伴說:長兄為父,長嫂為母!老父老母早已仙逝,給我們留下的是忘不了的恩惠,割不斷的血脈之情。我們也老了,要那么多錢有什么用!錢,買不來情!情,卻可以在瞬間的狹隘和自私中失去!讓情永恒吧!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