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里下雪了嗎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8 我要投稿

  小蕊,你那里下雪了嗎?當我這里還依舊是花紅柳綠,芳草遍地的是時候,你那里是否已然是深秋的寒風吹落了樹梢上的最后一片綠葉?是否在深秋的早晨寒霧已籠罩了你的眼睛?你還好嗎?寒風乍起的夜里,誰會為你添衣加被?霜雪飄飛的日子誰會把你摟在溫暖的懷里?

  小蕊,你還記得我們的那條小路嗎?那條印滿了我們牽手的足跡的那條小路,每當柳樹還籠罩在淡淡的鵝黃中的時候,你就會像一只快樂的小鳥一樣拉著我的手在這條小路上嬉笑,雖然你還穿著厚厚的羽絨衣,臃腫的象一只小狗熊,可你的笑臉卻早已把春天寫在了上面;路上的雪還沒有融化,你卻說現在的景致是一年中最美的:樹上是春天,路上是冬天。就象踏雪尋梅一樣的在踏雪尋春。在別人眼里看來是傷楚的風景,但在你看來就又是一番寓意了,總是能把人低沉的情緒調動到最高。你看上去永遠是最快樂的,永遠是無憂無慮的,天真快樂的像一個孩子,我和你在一起,常常被你的樂觀的情緒感染著,牽引著。你若不小心在雪地里摔了一交,你會哈哈一笑說:雪想擁抱你,想和你來一個非同一般熱列的擁抱。

  小蕊,你還記得我們親手種下的那棵梧桐樹嗎?它現在一定長的枝繁葉茂了,梧桐樹原本是南方的樹種,你偏要把它種在寒冷的北方,你說你一定會讓它在北方的土地上落地、生根、發芽、開花的,每日里你總要看上好幾遍,又是施肥,又是松土,好不容易看到梧桐樹的枝干發出了嫩綠的幼芽,你欣喜的象吃了蜜一樣甜,更加殷勤的象照顧自己的孩子一樣精心,無論是刮風還是下雨,你無微不至的呵護著那棵梧桐樹,你說只有梧桐樹才能招來鳳凰,我問你:你是梧桐還是鳳凰?你卻笑了笑,什么也沒有回答。我知道你想把我留下,但你卻不肯明說。我的心隱隱一股酸楚。

  小蕊,你還記得我第一次帶你去看海嗎?你是第一次見到大海,看著廣闊無垠的大海,你卻激動的說不出話來,來之前你還對我說你看見大海的一瞬間你一定會像電影里演的那樣對著大海高聲呼喚,但來到了海邊,你卻忽然變的沉默不語,海風吹起了你的裙子,像一朵淡藍色的花朵在海風里搖曳著,你的長發也被海風吹拂著猶如一縷黑色的緞帶在風中飄逸,你的雙手在胸前緊緊地交叉著,烏黑幽亮的眼睛望著波濤蕩漾的海面而閃爍出驚嘆的目光,那樣子好美好美,你靜靜地看著大海,我靜靜地欣賞著你看海的樣子,你陶醉在大海的情懷里,而我卻陶醉在你嫵媚的樣子里。海在你眼里,你在我心里。

  小蕊,你可記得在那年夏天的一個夜晚,你說你有一樣東西送給我,我問你是什么,你說到了地方再告訴我,說完你拉著我的手一直走到了我們經常去的卻很少有人出現的秘密花園,你曾經把這個地方稱作“天國花園”,因為這個地方只有我們兩個知道,很安靜,很優美,就象一個世外桃源。那里看滿了各種各樣的鮮花,花香沁人心脾,周圍種植著郁郁蔥蔥的樹木,好些叫不上名字。你拉著我的手站在一棵最高而且枝葉最茂盛的樹下面,你忽然用一種幽幽的眼神凝視著我的臉龐,在皎潔的月光下,我看到了你清純的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是羞澀的紅暈,猶如晚霞映照的天邊一樣令人癡醉,令人著迷。你輕輕地閉上了雙眼,微微地仰起了你的臉,把你那紅潤的雙唇慢慢地吻在了我的唇上,你的呼吸漸漸的急促起來,我緊緊地把你瘦小的身體攬在了懷里,我們纏綿著,燃燒著內心的激情,你忘情的對我說:讓我拿走你的心,拿走你的身體,但是我沒有,我不能,不是我不想,也不是我不愿,你要知道那是我長久以來渴望得到的,但決不是現在,我要你在成為我的新娘之際完整的得到你。你卻流淚了,什么也沒有說,只是那淚水淹沒了那晚的月亮,淹沒了我的心,淹沒了我們的天國花園。

  小蕊,你從來沒有對我說起過你的家庭,很久以來我一直以為你是獨生女,因為我從來看不見你有憂郁或憂愁的時候,笑聲圍繞著你,笑意似乎永遠的刻在了你的臉上,你常常會提醒我去寺廟燒香,你說你無論有什么不開心的事,只要在佛主面前輕輕的訴說,你的心靈就會得到祥和般的寧靜,你說你喜歡看佛經,你從佛經里領悟到了很多為人處世的道理,也明白了人生活在這個世界里要愛自己,也要愛別人;要有一個寬容仁厚的心去面對生活里的人和事。

  我很驚訝于你的超然脫俗,這不是你這個年齡所應有的想法,但你有,你有著與眾不同的高尚情操和美麗的心靈,你的善良,你的純真,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里你就像一朵淤泥里的清荷,獨自傲立于世。你還對我說你常常祈禱佛能給你多一點時間,能讓你在你短暫的生命里實現你的心愿,我問你:你的心愿是什么?你說你想讓那些無家可歸的孤兒有個溫暖的家,那些失學的孩子能有書讀,我笑你傻,笑你天真,而你卻笑著沒有理我,后來我才從同學的口里得知你決定去偏遠的山區做一名教師。(因為我要回到自己的故鄉準備和一個由父母決定的女孩子結婚,是家族式的聯姻)而我卻一直不知道你是個孤兒。不知道在你的心里飽嘗了多少人情的冷暖與世態的炎涼,而你卻依然微笑著面對人生。

  小蕊,我那像清荷一般的小蕊,你在他鄉還好嗎?是不是還有一些牽掛?你的臉上依然還寫著微笑嗎?我現在已經做了爸爸,你會做了誰的新娘?誰會在寒冷的夜里溫暖你的雙手?誰會在你孤獨的時候為你輕唱一首歌?你還去看海嗎?你還去我們曾經的天國花園嗎?哦,你已經不在那個給你留下太多回憶的城市,你已經去了真正的天國花園,那里沒有寒冷,沒有痛苦,只有永恒的微笑!

  小蕊,你那里下雪了嗎?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