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火重生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難道冥冥中注定,我的人生有此一劫嗎?!在生日的前一天,我還沉浸好友們鮮花和祝福的甜蜜中。從天而降的劫難徹底毀了我的生活……

  那天清晨和很多平平常常的日子一樣,我忙忙碌碌的邊給孩子做早餐,邊收拾家。天,陰沉寒冷,兒子坐在沙發看動畫片。“媽媽。我冷!”兒子嚷著。我忙放下手上的活,給他插上了電暖器,所有的程序按部就班的進行著。八點一刻,該出門了,上班和上學的時間到了。“寶貝,該上學啦!校車馬上到了。”我走過去拔掉電暖器插座,關掉電視機。然后,回屋拿自己的包和兒子的書包。誰知出來后發現電視又開著呢!“小壞蛋!該上學了,來不及啦!”我關掉電視不由分說的拉起兒子就走!竟沒想到兒子也把電暖器插上了!悲劇就在出門的那一刻注定……

  再次回家,我心愛的家已經面目全非,慘不忍睹!到處漆黑一片,殘破的墻,殘缺的窗。化為灰燼的沙發,散落一地的水晶吊燈······

  “啊······”我慘叫一聲,幾乎昏厥。紛紛趕來的鄰居、同事、領導都一個勁的勸我別傷心了,趕緊給家人打個電話吧!我只是痛哭著,顫抖著,幾次三番撥錯了老公的電話。最后撥對了,卻被告知“用戶已關機·······”我的家人還有誰呢?我還能把這一切告訴誰呢?年邁的父母?體弱多病的哥哥?剛剛開始創業,舉步維艱的弟弟?不!我不能!可是,此刻的我已經崩潰,我需要來自家人的關愛和支撐!于是,我撥通了兩天前才互留電話的CH.L大哥的電話。聽到大哥關切的問候,我只是肆無忌憚的哭著,此刻的我,只想在家人面前痛快的哭著······

  再次撥通老公的電話,原以為他還在重慶的工地上。誰知他說“我剛下飛機,馬上就回來。明天是你的生日,我提前十天就訂了往返機票,特意不告訴你的,想給一直生悶氣的老婆一個驚喜呀!”聽到這些,我哭的更是傷心了!“你回來干什么呀?!家,已經沒了·······”“別哭呀!不管發生什么,等我回來再說。”老公很冷靜的掛了電話。

  “楊啊,你老公回來一定會很生氣的,你一定要好好跟他說啊!”朋友們憂心忡忡的告誡我。只有我知道——他,不會。果然,老公走下車的第一件事便是摟著哭得一塌糊涂的我輕聲說“人沒事就好,事情已經發生了,傷心也沒用。”看著滿目瘡痍的家,老公始終保持著往日的平靜。他放下電腦包,換上工作服便和朋友們一起收拾起來。那都是我幾年前親自購置的沙發、水晶燈、紫玫瑰窗簾······

  夜幕降臨,兒子被樓下鄰居接走。“咱們出去吃飯,然后在賓館住吧?”老公小心翼翼的問。“我哪兒都不去!”傻傻的看著這個已經不像家的家,眼淚依然止不住往下流。“那就在家睡吧,臥室已經清出來了。”這時,有鄰居送來了熱氣騰騰的飯菜和湯,有鄰居送來了他們家的鑰匙,有領導打來電話說安排好了學校的招待所。我依然固執的守著這個家,依然固執的擦著滿墻的煙塵·······

  也許是旅途勞累,老公很快就鼾聲如雷了。但我依然睜大眼睛,盯著漆黑的天花板。這個干凈、整潔、漂亮的家,就因為我的疏忽,我的大意,而毀之一炬!痛苦的自責,猶如毒蛇在啃噬著脆弱的心。我爬了起來,拿著抹布站在椅子上拼命的擦著,擦著。眼淚嘩嘩的流著,流著。一陣頭暈目眩,撲通一聲栽在地板上。

  老公聽到聲音光著腳跑了過來,他一把抱起我小聲說“傻瓜!后天裝修公司就來了,交給他們吧!別傷心了,好嗎?就當我們回到了小棚屋吧!那個時候不是一無所有嗎?天塌下來還有我頂著呢!"有多久沒聽到這個男人如此體貼的聲音了呢?我不記得了。“唉!很多年沒抱過老婆了,你從什么時候又變得那么輕了呢?”這個粗心的男人也在感嘆著。他把我抱回床上,然后端來熱水,很細心的給我擦臉,擦手。我那顆被冰封了很多年的心,好像有一絲絲回暖。老公躺回床上,他拽下我的枕頭給扔了!愕然間,他伸出了左胳膊說“來吧,像小棚屋一樣用我的胳膊做枕頭吧!”一串酸楚的淚滴落在他的胳膊上·······

  第三天,老公又飛走了。他說,橋梁吊裝他必須全程在場!他說過,只要是他負責的工程,就不允許有豆腐渣出現!我知道這個男人,關鍵時刻,工作永遠比家人重要!裝修工人到場,雖說是包給他們的,但起碼的禮數還是得盡到。我想著該給他們買包煙吧,于是鬼使神差似的,把錢包里的一千多元錢都揣進了衣兜。來到超市買了煙,付款的時候才發現兜里的錢已經不翼而飛了!慌慌張張來回尋了幾遍無果。懊惱、自責再次像條毒蛇無情的啃噬著脆弱的心!老天怎么可以這樣無情呢?!我像個委屈到了極點的孩子似的,再次撥通了大哥的電話,再次在他面前肆無忌憚的痛哭。怕過往的學生看到我的不堪,我繞到了綠化帶草地上,這時看到了那一疊不知何時從我兜里滑出來的錢······

  那幾日,我的靈魂好像被掏空了。走在路上有學生喊我,居然半天都反應不過來。下樓曬好衣被,再上樓卻怎么也打不開門,急的眼淚又嘩嘩流。這時鄰居大姐下樓問“楊,你找李老師有事嗎?”啊?李老師?!哦,錯了,我住三單元居然上了二單元的樓!“楊啊!這樣不行啊!打電話叫你媽媽和嫂子來幫幫你吧!看你瘦的只剩一雙眼睛了,臉色也不好!”“不可以!”我攢盡力氣回應了一聲。“唉!你呀,什么都自己一個人扛!我去換衣服幫你收拾。”

  住校的女兒周末回來住在鄰居家,我依然固執的守著這個家,就在陽臺支個折疊床。幾乎每晚在惡夢中醒來,醒來后透過玻璃窗,看著夜空中幾顆寂寥的星星在向我眨著眼睛。于是,我向星星敞開了自己的心扉……

  關于大海的惡夢,其實源于幾年前的那個除夕夜。那幾年老公在澳門干得風生水起,于是乎得意忘形。當我帶著孩子千里迢迢和他團聚時,他竟然交給我酒店的門卡說:“你帶孩子去海邊看焰火或者去酒店看電視吧!我再去賭場玩一個小時就回!”那一刻,我幾乎要瘋了!把門卡狠狠的甩到他的臉上,把孩子狠狠地推開!頭也不回的沖向了波濤洶涌的大海······

  從此,對這個男人的寬容和真愛被我掰開了,揉碎了,扔向了洶涌的大海。從此,對這個男人的信任度為零,容忍度為負值!從此,總有個聲音在耳邊說“離開他!離開他!”從此,我把他當成了空氣。雖然重要,但卻可以理所當然的無視于他的存在!如果,沒有這次突如其來的大火,我那顆冰封了的心還能融化嗎?別說往返一次給我過生日,就算往返十次,我也未必會被感動!也許,是這幾年日子太過安逸了。于是乎忽視了彼此的存在,忽視了彼此的重要······

  在陽臺整整度過了二十多個夜晚。看著月亮一點一點的由陰到晴,由缺變圓,心情也一天一天的好了起來,我的家變得更漂亮了。在這場劫難中,我其實收獲了很多,很多。那就是——愛!來自親朋好友的,來自CHL大哥的,來自左鄰右舍的,來自裝修工人的······

  其實,這個世界真的有很多溫情存在,只是你不曾用心去體會······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