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不開你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路有多遠,紅塵便有多深。渡紅塵,伴知音,此生無憾。

  ――題記

  『一』

  一次次聚了,散了,走了,遠了,如新沏的茶水,由熱轉溫,又漸漸涼去。

  不喜歡這涼,卻又躲不過涼字背后的滿目瘡痍,轉身,裝作視而不見,繼續在風里瑟瑟前行。

  這樣的感覺,是經年后,對往昔的詮釋。

  你說,時光不老,愛情不散。我說,歲月不逝,我們不棄。然而,當我再次踏進那座寺院,重溫昔日我們一起走過的路,心中便恍然升騰起無限悲涼,有酸澀,有惆悵,有無奈,還有感傷。

  那天,我來到那座遠近聞名的寺院,久不見你的身影,匆匆掏出手機,打電話給你。

  我在寺里,你進來吧!你在電話里說。

  我踏入寺門,四下張望,尋你不見,便沿著正廳青石板路默默前行。走了一段路,仍是不見你,正欲再次打電話給你,身后傳來一聲,我在這里。

  我回頭,視線正好與你重疊。那一刻,你笑靨如花,似一縷春風般出現在我身邊,望著你閃亮的眸子,我的心瞬間溫暖如正午的陽光。

  嗨,走啦!你臉上嵌著兩朵紅霞,聲音甜美,無限嬌柔地對我說。

  我如夢初醒,應了一聲,牽起你的手,一并前行。

  其實,我不喜歡寺廟。你說。

  為什么?我問。

  你看。我隨著你的眼神,落定在跪拜叩首的香客,和那裊裊升騰的煙火之上,聽你繼續說,在我看來,所有的虔誠祈禱,都如同那轉瞬即逝的煙火,是存在于意想中的執念。只有真正握在手里的,才是最真實,最值得守候的。

  香客走了又來,來了又走,煙火依舊毫不停歇地升騰,空氣里到處彌漫著各種香燭味道。然而此刻,我的手,握著你的手,你的手,握著我的手。原來,你我,就是彼此最真實,最值得守候的擁有。

  那,為什么還要我陪你來這里?我問。

  因為我相信,佛家慈悲,普渡眾生,他有形化無形,以念存在,會在紅塵之中看到我們,祝福我們。你說。

  風輕輕吹過,你的長發飛過我的鼻翼,一陣茉莉清香溫潤了我的嗅覺。我知道,你一直鐘愛著茉莉花香。而此刻,風再起,我嗅到的除了香燭味道,卻再無其他。

  本以為,我們守望過幸福,許下過誓言,從此,便不會輕易離去。然而,“時光不老,愛情不散,歲月不逝,我們不棄”的諾言,怎奈何那流逝的時光,變遷的歲月。

  我的身邊,已沒有你。

  是我的決絕,放開了你的手,是我的任性,錯失了你的心。我翻開手中的信封,拿出一疊舊照片。照片上是一個男人的背影,前行,張望,正在尋覓最愛的女孩。

  送你的,打開看看。許多年前的那個午后,你笑的那么甜蜜,開心地說。

  你什么時候拍的?我意外地看著自己的背影照片問。

  你來寺里找我,我躲在你背后拍的,看著你東張西望地找我,感覺好幸福。你甜甜地說,臉上又飄起兩朵云霞。

  傻丫頭,世間的感情莫過于你我了。我忘記世界,眼里只有你,深情地對你說。

  你,確定不會離開我?你癡癡地問。

  你我,那可是一輩子的交情,永遠都不會變。我拍拍你的肩膀,信誓旦旦地對你說。

  后來,一場身不由己的抉擇,我的世界落得一片荒蕪,這樣的心靈,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給予你愛的供養。

  我祈求,時光慢些走,歲月慢些流。其實,我是害怕,害怕時光和歲月,會成為你我今生今世永遠無法逾越的圍墻。

  在圍墻的兩側,一邊是你,一邊是我。

  然而,那年,只一個轉身,你我已滄海桑田。經年后,我再次來到這座寺院,遍尋你不見。原來,你我,在一場絢爛之后,終已落得一世如涼孤獨。

  『二』

  晨鐘暮鼓的煙火日子,沒有你,我決定從此一個人走。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旅行,一個人生活。

  那日,春暖花開,梨花似雪。

  我如往年般又一次來到這里。這片梨園,有你我共同的回憶。你和你的愛,還屬于我時,我們一起來過這里。你問我,能不能年年陪你來這里,你還說,你最愛這梨花的潔白純凈,徜徉在其中,你會忘記所有煩憂。

  我記得,那時候你的笑容,燦爛的如同孩子。那一刻,在我心里,深深印下了你明媚的笑顏。只是,我們誰也不曾料到,那是我們第一次一起來賞梨花,卻也是最后一次。

  我知道,你的愛,從不曾離開我,是我的決絕,是我的背離,是我的殘忍,是我的自私,是我的顧慮,是我的逃避,是我的懦弱,才把你一點點推開我的身邊。

  那天,離別的車站,我們將踏上相反方向的車子。最后一眼的注目,你問我,還記得一起看過的梨花嗎?那是你最愛的花。我回答,記得,一輩子都記得。那一年的梨花開的特別熱烈,花團錦簇,潔白無瑕,已在我的記憶里定格成永遠。

  車子啟動,你走了,我也走了,我們的春天結束了。

  你說,你不會流淚,不會埋怨,不會傷心,不會悔恨,也不會挽留,你只會與我默默相望。其實,你的心,我怎會不懂,當我看著你的車子越走越遠,最終消失在我的視線里,我已淚眼模糊,心已支離破碎。

  多想,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次淡入淡出,一場無關痛癢的愛情,走就走了,舍就舍了。然而,你不是,你偏偏是我愛情的全部,是我靈魂深處的守候。

  如今,又是一個春天,梨花開了,我一如既往地來尋你,閉上眼睛,腦海里全是你的身影。

  你穿著潔白的長裙,在梨花樹下翩然旋轉,飄逸的長發,依舊散發出淡淡的茉莉花香。一陣風,吹得落花瓣瓣,一場梨花雨淋遍你的發絲,肩頭……當我睜開眼睛時,眼眶已濕潤。對你的思念,如同決堤的河水,泛濫到洶涌。

  我依舊默默行走,在梨花叢中,靜靜地找尋你留下的痕跡。風裹著花香,是花的味道,不是你的氣息;風送來歡笑,是別人的熱鬧,不是你的快樂;風吹落花瓣,是花與枝的離別,也是你與我的結局……

  不知不覺,我已走到那棵許愿樹下。那年,我們一起在這棵樹下許愿。你說,時光不老,愛情不散。我說,歲月不逝,我們不棄。可如今,誓言還猶在耳邊,你我卻音信兩茫茫。

  你,是在找我嗎?一個熟悉到極致的聲音輕輕飄過耳畔。

  我回過頭,眐眐地望著眼前的女子,白裙,長發,茉莉花的香味……是你,我深愛的女子;是你,我找尋千百遍的女子;是你,我朝思暮想的女子;是你,我后悔放開手的女子。

  淚水頃刻涌出眼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卻又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你,沒有錯。我迫不及待地將你擁入懷中,肆意地嗅著你的發香,感受你的氣息,也任憑眼淚打濕你的發絲……

  這些年,你去了哪里?我找你找的好苦。我哽咽著說。

  不是你讓我離開的嗎?還找我干什么?你的聲音在顫抖。

  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你一走,我就開始后悔,我找遍了我們去過的所有地方,可我找不到你……我找了一年又一年……我以為,我永遠失去了你。我無法抑制心中積攢多年的思念,我的愛如潮水,遮天蓋地地向你奔去。

  我從來沒有離開你,愛你,是我今生唯一的信仰。你抬起頭,眼淚迷離,緊緊盯著我的眼睛說。

  一陣風吹過,梨花飛滿天,花瓣雨旖旎的風景,早已將你我包圍。

  『三』

  時光不老,愛情不散。你說。

  歲月不逝,我們不棄。我說。

  你依舊笑靨如花,眼睛里裝著滿滿的幸福。你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我殘缺的左臂,問我,還疼嗎?

  不疼了。我答。

  是的,不疼了。在沒有找到你之前,我心里的疼痛,全部源自于這條殘缺的手臂。

  那年,若不是為了躲避橫穿過來的孩子,就不會發生車禍,若沒有發生車禍,我就不會丟了手臂,若沒有丟了手臂,我斷然不會推開你,拒絕你,最后失去你。因為殘缺,我陷入深深的自卑中,我再也無法直視你的眼睛,再也不敢許你任何承諾,再也不能用雙臂緊緊擁抱你……

  我殘忍地推開你,即使知道你不會嫌棄我,不會背離我,不會拋棄我,我仍然無法再像以往那樣愛你。給不了你完整的幸福,我只好忍痛放棄你,這樣做,只想讓你更幸福。

  時光荏苒,一分一秒地過去,離別后的日子,我度日如年。

  我曾以為,這一次錯過,已是永遠。是我的錯,我必然要承受所有的痛。卻不曾想,這一刻,你竟生生出現在我的眼前,我還能擁你在懷里,還能聆聽你,感受你,觸摸你。

  是的,不疼了。因為你,因為這失而復得的不易,所有疼痛,都已化作加倍濃郁的幸福感。

  你說過,世間的感情莫過于你我了,你說過,我們是一輩子的交情,一輩子,就是人生中的每時每刻,少一天,少一分,少一秒,都不是一輩子。你哭泣著對我說。

  從今以后,我再也不會放開你的手。可是,這一輩子,我只能用一只手牽著你,擁抱你,你會覺得委屈嗎?我問。

  但是,我可以用兩只手回應你。你笑著流淚,溫柔地說。

  那好,我們約定,漫漫紅塵路,從此,我們一起走過。我說。

  路有多遠,紅塵便有多深。渡紅塵,伴知音,此生無憾。你說。

  恍然,又回到那個春天,那年梨花前,我們也是這樣相擁相依相愛。時光兜兜轉轉一大圈,又回到最初的模樣,此刻,梨花樹下,我的你,帶著你的愛,再次回到我身邊。

  你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你說,那個人,就是我;你說,既然當初你認定了我,便知道這一生都不會改變;你說,那年,我推開你,拒絕你,迫使你離開我,你的心如跌落在地上的雨滴,碎的難以收拾;你還說,這些年,你小心翼翼地守護著我們的愛,從未讓它凋謝。

  我后悔,當初怎么就放開了你的手,怎么就讓你退出了我的世界,怎么就讓你一個人孤獨流浪了這么多年。如果說,多年前的那次訣別,是一次天真的行為,那么此刻,我愿為我當初犯的錯,向你懺悔。今生,我摯愛的你,請讓我將余生雙手奉獻給你,也請把你的余生托付給我,讓我們相依相伴,共度此生。

  緣分,是一根無形的線,冥冥之中,早已將你我套牢。今生,你離不開我,同樣,我也離不開你。

  如今,你已是我的妻,同樣是那個我“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的人。

  人生路上存在著太多的峰回路轉。在絕望處,往往會看到新的希望,如同你我,此刻,還能一起踏入這座寺院。

  我發現,原來,我很喜歡這寺廟。你說。

  以前,你說過不喜歡寺廟。我說。

  你莞爾一笑,繼續說,人長大了,心境也不同了,寺廟里的清幽,禪意,一定可以洗滌人的靈魂。原來,真正的幸福,就應該是平淡如水的煙火日子,你身邊有我,我身邊有你。

  時光,在你我相望的視線里,瞬間靜止。

  那條青石板路依舊干凈光滑,香燭味道依舊彌漫在空氣當中,寺院里依舊人來人往。而我卻感到無比舒暢,因為,我的鼻翼又飄來陣陣茉莉花的清香。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