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之夜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走過人生四季的人們,他們會明白:自然界的四季猶如人身的四季。我喜歡秋季的碩果累累、寂寥與荒誕,冬季的殘酷無情與冷漠,春季的色彩斑斕,和它的生機盎然,但我更喜歡夏的熱情、寧靜與它的豐富多彩,尤其是仲夏的夜。

  我是個很過不得夏天的人,因為夏天很熱,我的身體不能承受如此灼熱的空氣,所以,夏天對我來說,就像魚兒游進了致命的溫泉。然而自然是不會同情我們的可憐,更不會因我們的厭惡而有所改變。人生也如此,人生也有不避的夏日。當嬌小的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它所面臨的就是人生的四季,至于死在那個季節,那是造化之所賜,我們不必多慮。春天的婀娜多姿,招引著無數的生靈;而夏季的熱情與執著,卻撫育了一代生靈。沒有夏季的自然是不完美的,沒有人生的夏季是遺憾的。夏季給無數的生靈帶來了溫暖,給無數的生靈帶來了生命的滋潤。

  我本是一個厭夏之人,因為我無法容忍夏季的狂妄與恣虐,可是當我回首人生的歲月時,我發現生命里的夏季更是無法無邊,更加讓人難受,所以,我學會了包容,忍耐,忘卻。我開始發現,如果人生里沒有夏季,生命將沒有色彩,生命將是淡然無味,所以我慢慢地喜歡上了人生的夏季,也喜歡上了自然的夏季。其實,自然界很美,美到讓你無語表達,尤其是仲夏之夜。

  夏季是很繁忙的季節,人們忙著收割與栽種,頭頂著炎炎的日頭,腳踏著汩汩的水流,人們總是習慣了風里來雨里去的那種忙綠。在白晝里,夏季里的黎民幾乎沒有功夫歇息,只有辛苦一天以后的晚上才有一點點的時間放松,尤其是在農歷的四月。難怪有人說:“我愛人間的四月天”。造物者孕育了人間四月,而人間四月卻反哺了造物者。我是個很不懂得生活的人,我不會品味人間的幸福。我往往觸景傷懷、多愁善感,窮思竭慮,古人有言:“智者多慮必有一失,愚者多慮必有一得。”我想的很多,失去的東西也很多,可是我終究難成智者,往往成了愚者多慮,杞人憂天。然而我卻習慣了愚者的生活,每個仲夏的夜晚,獨自一人坐在房頂上,觀賞著彌漫天際的繁星,尤其是劃過天空的流星;聆聽著靜夜的聲音:陣陣的蟬聲,片片的蛙音,他們是天地間的音樂家,演奏著人間的天籟;吮吸著泥土的氣息,那氣息是人間四月沉淀的精華;遙想著天上的人間,尋思天上的人是否也會奸詐。總之,我靜靜的坐在這美好的夏夜里仰望著,聆聽著,吮吸著,遐想著,仿佛我飛向了天空,變成閃閃的繁星,我飛向了田野,化作唱著美妙歌曲的蟲兒;我流入了溝壑,和蛙群一起快樂地歌唱,我飛融入泥土,散透著夏夜氣息的芳香。我仿佛回到了童年,和伙伴們一起快樂地捉迷藏,和兄弟們依著天燈四處游蕩,和同學們背著書包、嘻戲著返回村莊。可是我沒有,我只是在靜夜里細細的品味,品味仲夏里的人生,人生里的仲夏。

  大叔大媽們也在這夏夜里乘涼,似乎皎潔的月光下,有人在歌唱,那天然的無音律的山歌彌漫著夜的漫長,久久的空谷傳響。有坐在夏夜里不說不唱的,比如我;有在夏夜里聊天敘舊,可謂是“編新不如敘舊”,他們樂呵著;有在這寂靜的夜晚里打罵哭笑的,老人教訓孩子,天經地義,妻子咒罵丈夫,家常便飯,孩子偷人家果木,不在話下,尋常里這“打罵哭笑”是少見的,可是在這寧靜的夏夜,可見一斑;有在這皎潔月光下偷情偷愛的,不光是青年男女,也有成人,甚至是老年;也有趁著夜色干活的,這種場景在我的家鄉是不足為奇的,因為這里的人們生活在這樣閉塞落后的環境里,他們必須沒晝沒夜的勞作以滿足生存之所需,典型的自給自足的傳統農業,所以在他們的參與下,整個仲夏的夜變得不再那么的寂寞。

  有時候,我整晚的失眠,我在想我自己的人生,人生里的仲夏夜。人生里的夏夜如此漫長,人生里的夏夜如此寂寥,可是人生里不能沒有夏夜與夏夜里的寂寞。慢慢的,我習慣了夏天,慢慢的,我喜歡上了夏夜,慢慢的,我了解了仲夏之夜。走過人生的春天,必定要來到人生的夏季,來到人生的夏季,必定要經過人生的仲夏之夜。仲夏的夜,不比冬夜那般漫長,可是它卻那么的不讓人淡忘。自然如此,人生更是如此。

  人生的歲月像是在夏季里激情燃燒,而夏季終究不是人生,但人生終究經過夏季,尤其是仲夏之夜。我喜歡仲夏,因為在那里我們的歲月可以激情燃燒;我喜歡仲夏的夜,因為在那寧靜的夜晚我們可以感受天地的真善美;我喜歡仲夏的夜,因為在那寧靜的夜晚我們可以冷靜思考;我喜歡仲夏的夜,因為在那寧靜的夜晚我們可變得安詳;我喜歡仲夏的夜,因為在那寂靜的夜晚我們可以不再寂寞,無數的生靈陪伴著我們,讓我們忘掉煩惱、無助與昨日淡淡的憂傷。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