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如風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五一假期,應表哥之約,去參加侄兒的婚禮。因為一場水庫搬遷,同婆婆一個村子住的表哥把家遷到相隔將近千里之外的另一個城市,算來,已有十五年了。

  來老家送喜訊的表哥特意挨家做了通知,再加上五一又是假期,就有姐姐張羅著打了個中客車,又有叔伯哥哥與表弟開了兩個小車,于是,五一的早晨,開始浩浩蕩蕩的出發了。由于中客車假期高速照常收費,為了省錢就只能走101線。快到時,表哥打來電話,說是在騰鰲接我們。只是好幾個人就聽不明白騰鰲,有說朝陽的,有說糖撓,桃園的。正要下去打聽,但見,一個城市的標志建筑書寫著大大的騰鰲字樣,也看見那個來接的車打著雙閃,車旁邊有人瞭望。

  七拐八繞的隨著領路的車一會就遠遠地看見有彩虹門,以為到了,原來這里辦喜事一進街口就擺上彩虹門,過了四道彩虹門才到表哥的家門口。

  院子不大,家家戶戶格局一樣,房子也顯得有點袖珍,雖是公村房。也是院子里有幾池子菜,由于這里的溫度要比家里高些,小菜青青翠翠,也飼有幾只小雞,小狗,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那種感覺。

  滿以為小車走高速會提前早到了,卻比我們晚到了一小會,于是見面就抱怨如何的堵車。見了表哥表嫂,由于他們常回去,沒感覺有多大的變化。只是那么漂亮的嫂嫂,由于一場疾病,看上去雖然喜氣滿面,卻略顯憔悴,不過五十幾歲,卻像六七十歲的老人一樣貓著腰。嘮嗑時,她撩起衣服讓我們看腰部做的大手術疤痕。

  說話之間,就端上飯菜。不時又有遠遠近近的兄弟姐妹來,最遠的是成都的三姐坐飛機來的,坐火車的做客車的,各自詢問路程順利,又尋找還差誰沒來。姐妹們熱情擁抱,媳婦們也難免張冠李戴的認錯人,叫差了輩份……公公家哥五個,姐五個,他們各自又平均五個孩子,且姑娘遠嫁,又經了一場水庫搬遷,這些兄弟姐妹們自然是天南海北的天各一方了。這個表哥是老姑婆婆的小兒子,育有一兒一女。把他女兒和女婿及小外甥介紹給我們時,大伙一同說,那年走時才這么高,十幾歲丁丁香香的一個小丫頭,現在孩子都這么大了。有嫂嫂冒出一句:“真是上哪說理去啊?”大伙都被逗笑了,接著又有電話聯系,說是遠在另一個城市的大爺的子女和孩子們來了不知道在哪下車了。

  去隨禮的親屬分好幾撥,一幫是老姑父家族的,一幫是我們。老姑的娘家人,還有表嫂的娘家人,人多了,就顯得屋子小了。和表哥同住一條胡同的大表姐叫上我們到他們家休息,因為這個地方的人多半都是從老家這邊移民過去的,一路上總有相識的,叫不出名字的人,相隨虛寒問暖。

  大表姐家開賣店,老兩口,孩子都在大連,也是因辦喜事才回來。才落座還未喝一杯水,就有人說,新郎官回來了。我的腦海里就出現了表哥沒搬走時,他的那個像小姑娘似的小小子。那時,偶爾去婆婆家,曾看見姑婆婆領著這小姐弟倆到婆婆家串門。正想著,一個帥氣的小伙子掀門簾進來,他對大表姐說:“大姑,你先別介紹,我一個一個的猜然后張冠李戴的猜。”大伙笑作一團,到他自己的親老姑身邊對大伙說:“這個我不認識。”他老姑在他的臉上愛撫的摸一把說:“你姥姥家的親戚在那院呢,快去看看。”那小子笑嘻嘻的把頭在他老姑的頭上頂一下,忙忙的走了。人們就把話題轉到帥小伙身上,其實,這孩子的優秀早有耳聞,今天一見,果然是模樣,身量,真是一表人才呢。她姑姑向我們介紹,現在老厲害了,才二十七歲,都是他所在國企的科長了!

  稍作歇息,就有提議去千山玩。千山離這里才不過三十里路,表弟下地開車拉著幾個小家伙就走了。又有人提議,都這個時候了,就是去了,也是白花門票錢,看不一會就黑天了。于是,就和小姑妹妹徒步上表哥家旁邊的山。山上的路都是油漆路,還有大大的門樓,上書老虎山野生動物園。山上叢林密集,山腳都用刺線圍著。路兩面有好多的塑像,從仙女到八仙,還有壽星,財神,岳飛好幾十個,兩米來高,齊齊整整的拉開距離站在路兩旁,都塑了金身。山里林中有廟宇隱約可見,整個柏油路不遠處就一道道牌坊樣的門樓。怪事,說是動物園,并不見動物。走了一會,一片開闊地,兩面是水泥墻,兩道好似水泥大門擋住了前進的路。妹妹說:“可能是水庫,看看又不像。”我說:“別是墓地吧?”這樣一想,就有點害怕了,就忙忙的又回到柏油路上往相反的方向走。遠遠的看見有一座西洋的基督教堂建筑,偌大的紅色的十字架立在尖尖的樓頂上。又過了一道牌坊門,遠遠的看見一片花海,還未走近就見道路兩旁都是公墓,就只得止步往回走。

  怕找不到回表哥家的路,又不想走原路回姐家,卻蒙著門很容易的走到表哥的后院。就有人說:“找你們呢,吃飯了。”來到吃飯的地,兩趟住宅之間,架了簡易棚,里面放置了三十來桌子,也是人滿為患了。大姐說:“這個地方的人辦喜事,全巷子的人全家出動連著吃三天呢,還有一個習慣,吃完飯全部打包呢。”表哥怕我們吃不好,另在車棚為我們準備了四張桌子。還未吃完飯,就見當地的人都拎著塑料袋,連湯帶水的,笑容滿面的在車棚前走過。不僅轉過頭來對小姑子說:“怎么和你們那里一個習慣,不過也好,要不剩下了也是沒出擱沒處放的。”

  吃完又回到大表姐家,當說及那個水泥的大門時,表姐夫說:“啊,你們走那么遠了,那個地方不許閑人進呢,那是日本人修的藏飛機的山洞,現在是國家儲備庫了,沒進去過,聽說老大了,整個山都是空的呢。”嘮著嗑就有點疲乏了,正準備去下處睡覺時,外面開始鞭炮齊鳴,禮花璀璨,問:“為什么放花呢?”說是這里的風俗,是告訴巷子里的人你家娶媳婦了。話還說完,就有飛濺的火花把塑料棚子點燃,大伙又忙著救火,如此又熱鬧了一番就到了夜里十點鐘了,被表哥安排宿處的我們和一個姐姐來到一戶人家。那姐姐向我們介紹著說:“這是我姐姐家,我姐姐姐夫都回老家隨禮了,家里就剩二丫頭在家。”那個把我們迎進屋里的姑娘手腳麻利的給我們沏上茶,又端來果盤,瓜子,然后就燒上水要我們泡腳。通行的姐姐感嘆著對那姑娘說:“那年你們搬走時你還是一個小學生呢,現在長成這么漂亮的大姑娘了。”由于不熟,我在一旁細細的觀察,是個穩妥有氣質的孩子,也沒有二十幾歲丫頭的公主病。他姨娘說:“我們的大姑娘都二十七了還沒對象呢,你們幫著尋摸著,現在是化妝師,明天早上兩點就走,給兩個新娘化妝呢,人家一下子就賺六百塊呢。”因為都是老家移民過去的,同住的小姑和姐姐與這位姐姐比較熟,就話題很多。那外甥姑娘進來說:“我把尿桶放在外面的臺階上了,這里都是公廁,晚上出去不方便,姨姨你們聊,我回屋睡覺了,明天還得起早呢。”他姨娘說:“哎呀,我可得回去了,我家還一屋子人呢。”

  由于在生地方,總也睡不踏實,就聽見那女孩輕輕地廳房走動,然后發動車子沒了動靜。小姑子出去一趟回來說下雨點呢,看看手機還不到三點呢,一鬧騰三個人都沒了睡意,便有一句沒一句聊起來。盤點親親友友,老人小孩的狀況,連最村東的不相干的那家住房的都問了個遍。四點剛過,天也有點蒙蒙亮,就索性爬起來洗漱。梳妝臺上擺著好多的化妝品,都是年輕女孩子的物件。小姑笑笑說:“東家不在家,要不咱也畫畫妝?”那位姐姐接著說:“還是咱家這里的人好啊,這要是我們那,別說以前是一個村里的了,就是現在住對門,也就是上下樓打個招呼而已,。咱們似的,主人不在家,我們三個給人家看家借宿是萬萬不能的。”小姑說:“是啊,鄉下人比城里的人人情總要厚實一些嘛。”

  雨淅淅瀝瀝的也開始大起來了,并伴有滾滾的雷聲。這時弟妹打來電話叫我們出去吃飯,我們說再等等吧,我們走了人家沒人了,說著話這家的小女孩就回來了。

  來到胡同簡易棚處,差不多擺了三十個桌子的流水席已經開始了。由于天冷,吃一口飯就要回屋,剛拐過道口,就有一個婦女攔住我們說:“上我家來吧。”近一點,看我們有點疑惑,她笑著說:“我也是咱那邊搬來的,我媽媽你們肯定熟,咱原來是一個大隊的。”我們便隨著這個有三十來歲的女人進屋,迎出來的一個中年女人直呼著同行的姐姐的名字,兩個人熱情的擁抱起來。進屋來,早有好多的人在屋了,地上放了一張圓桌,桌上擺了小蔥大醬青菜,還有炒雞蛋,土豆絲。年輕的媳婦說:“我媽媽知道老家來人,昨天專程去挖了野菜,一大早烙了很多的單餅呢。快吃點,真是新鮮東西呢。”于是,又打電話叫來嘴饞的嫂嫂們來吃。這時這家的男主人晃晃悠悠的進屋來,有鬧著玩的人說:“好好走道,難不成有錢了連路都不會走了?”那男人說:“還說呢,這樣已經不錯了,去年這時候差點都交代了。”女人旁邊補充說:“去年得了腦出血,半個月不省人事呢。”有人感嘆:“什么人都讓病拿了,以前在家時,你們兩口子多能干啊。”那女兒說:“現在可苦了我媽媽了,每天家里家外的經管,上班回來還得照看我爸爸。”

  外面的雨淅淅瀝瀝,還伴有時遠時近的雷聲,氣溫也開始驟降。由于天氣的原因,結婚典禮準備安排在昨天吃飯的車棚里,車棚四面的墻壁都拉了彩綢的布幔,地上鋪了紅地毯,一溜排開的拱形花門,頂棚處拉了彩燈,最前沿張貼了新郎新娘的彩色名字幅和一對新人的婚紗照。只是棚子有點小,再加上天下雨,人都聚在棚里,顯得特別擁擠。這時,打扮時尚靚麗的的女主持人閃亮登場,一頓演說祝賀之后,又請新郎的父母入座。喊了兩遍,有人小聲告訴說:“新郎的父親又去接人了。”看見新郎皺了一下眉頭,然后把手伸向新娘的父母笑著對主持人說:“先介紹新親。”不禁感嘆:“還是在外面闖蕩的孩子,能夠吼住場面呢。”這時新郎的父親渾身濕啦啦的趕回來,新郎用手臂環著父親的肩膀,讓父親坐在母親的身邊。有人旁邊小聲說:“這個爹,這個時候讓誰去接人不行?”有人回應:“準是接了電話就走了,沒想這么多么!”新郎在岳父的手里接過新娘走到臺上,人們不禁高呼:“太漂亮了,丫頭小子玉人花骨朵一個樣呢。”主持人要新郎回答戀愛時誰最先追的誰,新郎的回答真巧妙,說我們是彼此追著心中彼此沒有先后……典禮到了高潮,升級為婆婆的表嫂講話,兒子把一只手環住媽媽的肩膀給媽媽加油打氣,嫂嫂有點緊張,臉膛漲得通紅,聲音卻高亢有力當說到兒子你是媽媽的驕傲時,我看到了他臉上的幸福笑容是那樣的燦爛。

  盡管老天不作美,但是婚禮中的不管是當事人還是祝福的親戚心里都是滿滿的祝福和春暖花開的心情。

  由于是在老家打的車,喝完喜酒,就忙忙的在雨中相互道別,戀戀不舍的登上了歸程。司機要求多加了點錢,就直接走高速,由于是輕車熟路,很快就上了高速。人們議論,再聚齊怕是還得幾年呢,不禁感嘆歲月如風,相見和離別一個轉身就是一段流年……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