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小調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小寒”“大寒”又一年。

  不理會人們得評說,歲月還是那樣“無情”或者“有情”地走著。或許顛覆了人們的理念,這個冬天不算冷。時下的塞外,真感覺不出“二九三九不出手”,倒是艷陽高掛暖意融融,霧霾很少攪擾,時不時五六級的大風把天空吹的瓦藍,遠山層巒大地赤裸,登高遠眺極目舒展。干枯的草,灰黑的樹,鐵路如帶,公路蜿蜒,風電巨輪,輸電鐵塔。回首仰望山巔存淡淡積雪,探身俯視盆地嵌冰凍河流,可惜少了些雪的潔白,無奈多了些冬的滄桑。

  大地沉寂著。看得清,勾畫在田間的小路百轉回腸,上邊的車轍印兒牲畜的蹄印兒清晰可見;瞧得見,澆灌的溝渠網格般環抱著農田,有土渠、有管道、有暗涵;一排排挺拔的樹木把農田劃分成大框架,你知道的,莊稼地里的樹是不受歡迎的,遮天蔽日的影響莊稼生長,溝渠邊的樹是人們刻意種植的,護堤保水還可以乘涼。河灘地里豎立的秸稈烏泱泱望不到邊,黑白相間的花奶牛一群一伙的在里面飼食,待到春耕時,秸稈會粉碎還田成了不錯的綠色肥料。

  村莊平靜地鋪在田野上。村頭農家的柵欄上落著黑壓壓、唧唧喳喳不停吵鬧的家雀兒,村里炊煙縷縷,淡青色的炊煙近乎垂直地上升,一絲風,炊煙斜,再一絲,炊煙平,人間的煙火演繹著生活,生活里的煙火味真的很難得。村周遭被成堆黃橙橙的玉米棒點綴著,正趕上收糧的商家來了,一臺大貨車停在小場上,一臺脫粒機的出口徑直對準車廂,機械轟鳴,村民們或用鍬或用手往里面投玉米棒,須臾的工夫,棒籽分離,玉米粒帶著揚塵呼啦啦傾瀉在車廂里。小場的電線桿上落著不請自來的野鴿子、斑鳩,它們上下翻飛,車廂里、場上,盡情啄食享受著免費的大餐。遠處地埂后面的雉雞也急地鳴叫著伺機行動,顯然,破碎后的玉米粒兒吃起來更愜意。

  小河鐵青著臉冷峻的蜷縮在河道里。波浪紋覆蓋在冰面,冰縫不規則的裂散,冰脊猙獰著隆起,冰縫溢出的水楞兒像極了修補過的公路裂隙。走在冰面上滑刺刺的。踩在冰棱上難保平衡,踏在冰凌上滋滋啦啦,懸離在河床上的岸冰顯得白花花的,河面呈兩岸高中間低的U形狀。冰面上布滿了白色的氣泡,大的、小的、串狀的,冰面上有的地方晶瑩剔透像藍寶石,有的地方布滿了黃塵,有的地方凍融著砂礫敗草。一個巨大裂隙溢出的河水把一塊冰面凍的異常平滑,有數個黑點兒沉積其間,仔細看,原來是枯草樹葉。就是這么一點點能夠吸收陽光的熱能體,在它的四周竟溶出一個小小的坑,一塊水平如鏡冰面上的麻坑。

  靜靜的呆在冰面上。耳邊似乎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是的,這是河水在和我打招呼;知道,索性趴在冰面上傾聽。河水,我聽清了,可惜,隔著冰層。不由得臆想,此時的我不正是正趴在水面上嗎。水的柔情,水的冰冷,水的固態,水的動態,瞬間都感悟到了。

  站起身前行,前方是一處堤壩,水的轟鳴聲越來越大。以水壩為界,這里造就出一處奇妙的景致,上下游是冰的沉寂,這里是一片水的激昂。水花四濺,冰花奇異,水沖擊著冰,冰凝固著水,在寒冬的裁判下此消彼長著。河水在撒歡釋放了片刻的角力后,又無奈的鉆進了冰層。河水的霧氣在堤壩兩側粘結出白如棉桃般的冰絮,冰絨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真耽心,這千萬年才能走一遭的修行結晶在瞬間會被羽化。視線沿著河道游離,岸線還是那樣得蜿蜒曲美。

  大樹上黑色的喜鵲窩很扎眼,鐵塔及電桿上的鵲窩更是成摞成串“樓上樓下”,想必選擇這里搭窩更堅固。電桿架上一閃一閃旋轉的驅鳥器似乎已經失去了作用,喳喳叫的喜鵲就落在旁邊。人類與鳥爭斗的結果似乎有些酸澀。

  村頭的太陽能大棚整齊的排列著,一只土狗懶散的在街門口曬著太陽,水庫沉淀湖的冰面上扎著幾頂色彩斑斕冰釣者的帳篷。信步走向大棚,隔著窗玻就看到了一片綠意,順著敞開的門縫看去,喲,那紅燦燦的草莓真是誘人。禁不住誘惑,采摘了幾斤,真切得感到,拿在手里的,嗅到心里的,明明是春天的氣息。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