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山游記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其一)

  對峨眉山的印象停留在猴子傷人事件,對看到猴子這件事情是有一點小恐慌的走,生怕什么物件被那頑猴搶了去。

  既至山腳,大霧彌漫至無法看清峨眉之全貌,更無談遙望金頂之說法。順階而上,山間白煙繚繞,仿若探身佛家圣地,頗有一番山重水復疑無路之感。雖霧氣極大,每節階梯因此濕漉漉的,卻并不滑腳,反倒是讓身體頓覺清爽,了無成都市的悶熱之感,野趣十足。在上行的1.5公里中,各種樹郁郁蔥蔥,雖覺大部分是松樹,導游也說四季皆滿眼青綠,但這與青海充當行道樹的那些俗物卻大相徑庭,大概是常年沐浴在佛家圣地,有那么幾絲靈性,樹干上生滿了青苔地衣之類的東西,愈是高處,愈是生命力旺盛,樹干的赭石色也被這些小家伙全部粉飾成了針葉的綠色。本來游山應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可惜游人太多,山野之蟲的叫聲被喧鬧的人群蓋過去大半,得道高僧大概能摒棄雜音,我等凡夫俗子,自是不可多求。

  這步行的一公里多很快就結束了,索道于我是半個新鮮玩意,常聽人說起,但總覺現代大型機械的轟鳴會毀滅最后一點窮酸書生的迂腐追求,之前并不樂意去搭乘,然而確實被金頂的3079千米的海拔給嚇住。索道和追求不可兼得,舍追求而取索道也。

  確實被震驚到了。

  海拔的高速爬升讓人的耳朵確實不太舒服,然四周透明的索道車讓人體會到了這“得道升天”的過程:本來滿山的青翠在我身邊,漸漸地被霧氣用陰柔的白色蜀錦一層一層慢慢地蓋住,隨后進入云層之中,整個索道車被云霧包裹著,四周只有白茫茫,隱約有霧氣的游動罷了。似乎是一瞬間,眼前出現了一模一樣的翠綠,而腳下全是剛才仙女姐姐身著的蜀錦白紗。

  普賢菩薩金像的金光鉆進了眼睛,身旁的香火味十足,因身體確實覺得這種味道很是刺激,且對那高聳入云的佛像更是有興趣,因此快速攀上了僅剩的幾層石階。佛家自有描述普賢的禪語,我的語言貧乏無力,只能被這種宏偉震撼,說不出一句話來描述。倒是這尊大佛周邊不息的燭火到底寄托了多少人的愿望,我想,當夜幕降臨之時,便更宏偉了,黃色燭光的輝映下,佛像上的金箔浮光躍金,美哉!雖口上說著這都是些唯心主義的東西,心底卻也有幾絲敬畏,許了個不大不小的心愿。

  金頂之上的云霧讓人更是覺得身處峨眉之巔,看不到山腰以下的景色,把那紛擾俗世和峨眉金頂分了個一清二楚,把七情六欲斬了個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殿壁全是祥云彩霞之樣,連護欄都是蓮花樣子。殿內的佛像匆匆看了一眼,便被王羲之的石碑吸引過去,雖不知是拓本還是真跡,這書圣自是和一般人不一樣。

  剛就說道頑猴,上山下山均未見到一只的蹤影,居然有點失落?到底來了峨眉山,卻沒見識到那頑猴到底與大鬧天宮那位的差距。

  下行索道大概是被“打入凡間”,下行山路時,看到兩幅極美的景色。一處是抬頭望了望天,松樹在高處均勻的向四周伸展,光線昏暗,又是霧氣,仿佛是一張潔白宣紙上畫的墨竹,而且山風吹拂霧氣,那墨竹也是樹影搖曳,宛如水中藻?交橫。另一處是遠望前方有一排屋檐向上翹起的典型南方平房,四周翠綠,唯獨屋旁有一叢黃色和紅色的灌木,讓人頓時感覺到山間微寒中的一絲暖意,山徑之旁竟有小橋流水人家的感覺!

  (其二)

  看到峨眉山的普賢菩薩第一眼覺得輝煌,若是真的走近,換做各個方位站在其腳下,總有幾雙慈眉善目的眼睛瞧著你,頓覺佛法普度眾生,菩薩時刻在人身旁。

  然在往金頂上攀登時,又回首看了看那普賢菩薩,始終低眉看著人們,此時以一個第三人稱的角度看那尊菩薩,心思總覺得困頓。其一,覺得那菩薩似彌勒佛一般,笑天下可笑之人,進入景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三叩九拜,騎在那地下的石象背上擺出可笑姿勢的人,不知該說可笑還是可悲。其二,那佛的微笑又讓人覺得悲愴,修了幾世佛法終成正果,到頭來被擺在山巔供人參觀,為別人生生世世地實現愿望,大概是我不懂禪語,總覺得有一點點的難過。其三,又覺得這菩薩的微笑有無奈之意,這每天心懷貪念的游客天天來求菩薩賜福保佑,菩薩又哪能處處幫盡,能幫一點就是一點罷了,更多的,微笑著:“還得你自己去爭取幸福啊。”

  這佛,不會困擾嗎?固然佛法無邊,我這擔心怕是無稽之談。

  (其三)護國寺

  康熙大筆一揮護國寺三個大字在蜀地留下了幾百年的墨香,總是抱著唯物主義的心態去看佛院,抱著敬畏之心,卻不含信仰之意,總覺得自己也淪為了被嘲笑走馬觀花的游客。對佛教文化淵源倒是記得不多,更多的是困擾。佛教到底是科學還是宗教?若說是科學,幾千年留下來的哲學思想卻是客觀存在著,若說是宗教,那么多信徒為此奔忙,又有轉世輪回地獄天堂之說。導游講了很多虛無縹緲的事情,是強行歸納到佛身上還是真的是因緣巧合不得而知。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