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泰山游記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1-09 我要投稿

  01

  四月四日夜,攜友驅車而至泰山腳下,游人如織,數以萬記。乃得見售票之時,游人有喊聲若雷,沖鋒陷陣,奮不顧身之景。自知世人于泰山之癡,莫不如此。

  是夜,寥寥數星散于天際,雖無月而人心明,則路自明而見游人皆疾行。約乃游人皆懼錯觀次日日出奇景罷。

  自萬仙樓起,拾級而上。游人多有持竹杖者,與石相擊,聲如碎玉,百聲混雜,寂夜竟別出音律,人心皆沸。東坡居士言“竹杖芒鞋輕勝馬”,果不其然。

  由天一閣上,行之漸久,石階漸疾,風力漸緊,而身心漸冷漸疲。至中天門,自是風聲嘆聲竹杖聲各自爭鳴,山間有如一場百年難遇之大戰,愈戰遇酣。

  02

  行至龍門,已是三個時辰有余。駐足仰視,但見龍形婉轉自天下,鱗光(行人手電筒之光)閃閃心如麻。此間小腿已漸覺酸痛,但念及泰山日出,心狠而奮上,即便真龍于此,亦必搏上一番。

  然漸至山頂,雖風力更緊,而距成功更近。自十八盤起,身后泰安城夜景突現,愈上則愈明而愈美,萬家燈火,各呈其色。心想今能與友人于此共賞美景,此生何幸,況友人中尚有紅塵佳人!

  繼而入南天門,山頂即至,并無萬分欣喜,只因急于御寒而為租衣所屈。人心之失,莫過于此。然此刻已近雞鳴。

  行至天街,是時天欲曉路漸明。天街東道已是萬人空巷,齊視一方。見此光景,眾人好似各自祈禱“獨吾始見日出卻妙”并各持相機不動如山。余則扶欄而望來時路,但見翻山越嶺一長蛇,不知所以向天襲!我所處于山壁之間,如若有霧,真真是置身人間仙境。于是心底暗語“至此絕境,吾之偉矣!”于是轉身而向玉皇頂奔去。

  03

  途中亦有游人催促,言日即出矣。及至玉皇頂,放眼四處,游人遍布,亦各自平視一方,時吾等似已與天齊高。亦見有身披大衣,立于石上或山沿者,巍巍然有劉邦吟大風歌般獨領天下之勢,然隨及呼呼曰“冷”,雙腿崩之如童,笑之!

  此間日眠亦未醒,許尚值睡眼惺忪之際。余則偷閑而觀山上山下全景。放眼山下,杜甫云“一覽眾山小”之景頓現,另山亙綿延,群峰峻險,青松蒼翠,怪石恒生。而山頂周邊卻是植被甚少,且春未完結,無甚枝葉,自是一派蕭索,難言其絕!

  04

  忽聞歡呼之聲,急視東方,黑幕中日形初現,若蛋黃之顏,圍棋之面。隨之欲出,待出其半時,半黃半白,光形若扇,耀紅半天;繼而全出,萬丈神光,驚剎雙眼,而其形若盤而光蓋天下,又若天之一洞,隱隱覺別藏洞天,或許天地之隔,盡由其出入罷!

  屆時有與日合照者,有借之尋人商事吆喝者,有高談闊論日出者,雖有逼人倒地之駿風,使得十指麻木之寒意,而日光并此等盛情,自添幾分暖意而忘其苦。吾想人生美事,莫不如此!倏而鈴聲響起,方憶起吾乃只身山頂,自是友人不耐寒意,急促下山。于是轉身而奔下南天門去,時之南天門內,上山下山之人盡匯于此,真真有人山人海之狀,而游人多為青年,忽覺人生之求,莫于及時行樂矣!

  待稍事休整,退租衣,于人海中擠出南天門,此刻天已全明,物之細微處盡皆可見,與友人一路賞景并一路談笑,緩緩下山。

  行至十八盤以下,回頭仰視,人流若河自南天門而出,隱隱有奔瀉千里之志。而河之兩方山脈儼然,以南天門為界,漸高而勢不絕,峻險而肅穆,大有直通天堂,俯仰天下之勢。吾生于云貴高原之境,自小則何處不見山,何山不曾見,而見此光景,竟暗認泰山真不愧為“天下第一山”“五岳之首”!

  延階而下,時而抬頭,時而低頭,時而遠眺又時而近觀。

  崖上有松,或直立或斜生,而多為斜生,倉勁處自見其堅韌,青翠處自見其長生。凡有此氣概者,世幾何人?

  路延山壑而建,由升仙坊下,一分為二,一為古之小徑,二為吾等行之“大道”,小徑詩情,“大道”安然,各盡其妙。而道旁多有石刻,或長詩或短句,或碑帖或成語,或物名或警句。書體不一,各自成景,多為古人行至而題,亦有近人名作如《沁園春·雪》等。至于何人何時而刻,吾識尚淺,全然不知。道旁亦有花,各露其芳,各吐其香,行其中自是樂不知言!

  遠視群松隱蔽處,亭亭然有廟宇,雖不見炊煙,亦不聞人聲,而浩然之氣,使之若仙人之居,不覺心馳神往。而山之峭壁亦有石刻,乃大幅之作,其文為何,實難細見。又念如此不易之雕刻,如何為之?古人智慧,吾實難企及!

  又至中天門,遙見半空有助游人上下山之纜車正行,不知乘車之人,行于半空,其意何在?實難明了。但吾等且行且賞,且談且笑,自是樂于其中。

  05

  雖間歇間行,卻不知不覺已過謝恩處,其中友人因某事談及女子之心難測,抑或人心難測,細想此事莫不如那山間之石,千奇百態而又各有千秋,實則各自不一,又各自為一,佛法中言“眾生皆有相”,道家又曰“道法自然”,同理而已!

  上山路難,下山路易。

  轉瞬而至刻有“風月無邊”之意之“蟲二”碑刻處,回想此行,若無關風月,但覺風無邊卻有,月無邊則無,況于此清明,詩人言“清明時節雨紛紛”,未應其言方得觀天下奇景——泰山日出,已屬萬幸,未于泰山觀月,亦無所憾!歪理于此,莫怪!古人之風月無邊之感,吾確是深感而嘆服其“蟲二”之妙!

  出紅門,“第一山”三字大碑立于門前。而不遠處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煩于言之。

  泰山之行,如此而已。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