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亭游記隨筆散文

隨筆 時間:2018-11-10 我要投稿

  樂(lao)亭(方言),即樂亭縣。是中國共產黨主要創始人之一李大釗的故鄉。地處唐山東南部,淺海面積1808平方公里,海岸線長124.9公里,是河北第一沿海大縣……

  女兒與她的幾位好朋友約好,趁端午節放假期間去樂亭看海、洗海澡。公歷6月1日“六一”兒童節,2日是端午節,兩節日前后而至。我們一行十人,兩部一紅一灰色的轎車,行駛在綠色環繞,樹影婆娑,野花盛開的公路上,一路風景,一路順風,一路談笑風生。我們十人之中,五女五男,年齡大到六十歲,小到六歲;分別有我與女兒牟鳳麗,女兒的朋友梁峰、楊秀芝,及楊秀芝的丈夫谷學兵和他們的兒子谷楊;另有女兒的同事好友李偉星和她的爸媽及兒子米多。小米多聰明活潑十分可愛!谷楊聰明好奇,一路上的所見所聞,都要砸鍋問底,幽默逗人,大家時不時被他們倆逗得捧腹大笑。

  兩部轎車從北京出發,途經近5個多小時、五百多華里的路程,帶著愿望,帶著喜悅,帶著閑情,順利到達樂亭淺水灘風景區附近的宏翔賓館門前。——所謂風景區,卻沒什么人文風景可談,只有波瀾壯闊的大海,只有水域養殖區,只有綠樹野草和良田,一派自然的風光!這就足夠了!我們來的目的就是看水、玩水、欣賞大自然的風光。

  車子緩緩停了下來,我們將行李搬進預定的賓館里,各自找到自己的房間,稍作休整,便各自換上自己的泳衣,來到海邊。

  雖然昨天夜里剛下過一場大雨,天氣涼爽仿佛初秋,但大家一見到壯闊無邊的大海,就欣喜若狂,激動萬分!早已忘記冷暖,一個個像鴨子見了水一樣親熱,呼啦,呼啦……跑著笑著進入了大海,與浪花與層層疊疊的漣漪融為一體(唯獨我身體不適怕冷不敢下水)。他們在水里隨著波濤的起伏、跳躍;和著濤聲大聲歡呼著,疏狂的歡笑著,把大海玩了個風起水生!

  正如我詩中所寫幾個年輕人在浪濤中嬉戲時的情景:

  兩男三女站成行,挽手并肩戲水忙。

  道道浪濤撲頭面,一潮打過笑聲揚。

  波浪層層拍沙岸,白花綻放濺飛光。

  自然水域必存美,巨鏡無邊鷗鳥翔。

  特別是三位美女她們各穿一件艷麗時尚的泳裝,分別是粉色、橘紅色、黃綠色三種顏色,就像碧波中盛開的不同顏色的三朵蓮花,把大海點綴的更加美麗動人!

  她們笑呀、喊呀、唱呀,完全忘記自己的儀表,此刻只有疏狂。她們的笑聲融匯在浪花的笑聲里,在上空回旋蕩漾。我在欣賞她們三個一起玩水時吟道:

  波濤千里涌,碧氺三朵花。

  翩翩驚鴻舞,陣陣笑聲嘩。

  谷楊和米多兩個小男孩玩得也不示弱,一會兒水里,一會兒岸上。他們套在游泳圈里,在水面上起伏著,被海水凍得打著寒顫,也不肯上岸穿衣服,凍極了就躺在細如面粉的沙灘上,用沙子將身體埋起,像一座座小沙丘。待身體暖和一點兒,就一個鯉魚打滾從沙子里跳出來,再次沖進海水里。在水里玩著玩著,又跑回在沙灘上挖坑兒,一會又球一樣打起滾兒,一會又跑進水里,反反復復,不知疲倦。

  大家在海里玩夠了,就在海綿般的沙攤上踢起球來,腳飛揚,球飛揚,沙子飛揚,笑聲飛揚,仿佛整個沙灘都沸騰起來了!

  大家真的到了樂不思蜀的分兒,一直玩到太陽偏西,還不肯離開大海,可是這時肚子叫餓不干了,我們離開海邊,回賓館換好衣服,快快樂樂去大排檔吃海鮮……

  端午節這天上午(即是第二天上午)九點多鐘,我們開始返程——返程的路上更是趣味橫生。車剛離開賓館大院不遠,路過一處海灣,隔窗看見幾個人在此捕魚,大家也想在此處用孩子們玩耍的小斗網撈幾條魚玩玩,于是把車停在路旁。下車一看,方知人家是養的魚,在里面放了魚苗,不是可以隨便捕撈的。幾個捕魚的人,同時也是賣魚人他們向我們推薦說這是芝魚,味道非常鮮美,是自然生長的,只是放了魚苗。我們便每人買了兩條剛捕上來的活魚,便宜,五元錢兩條,每條半斤多重。

  我們各自拎著魚上了車。可車剛走出不遠,就路過一座橋梁,橋下是一片退了潮的淺水灘。我們隔窗望見,無論是沙灘上,還是淺水里,都有很多人提著筐簍,拎著塑料袋,還有的人手里拿個小鐵筢子,彎腰撅臀忙碌著,差不多都是一個動作,在沙灘上撓來撓去,不斷地撿拾什么東西往框里袋里裝;有個別人坐在水里用手認真的摸著什么,仿佛在尋找什么寶貝似的。女兒問我,那么多人都在干什么?我沒有及時回答她。此時,我也正在琢磨著那些人是在干什么呢?哦,想起來了。我急忙對女兒說:那是挖蛤蜊的。女兒說,咱們也去挖去。好啊。我一邊應著一邊在包里尋找了兩個塑料袋子。于是女兒找地方把車停好,我們下了車,邊走邊向后面車里同來的人打招呼。他們趕忙停車,將頭探出窗外說,我們正想招呼你們呢。大家正是不謀而合。他們幾個人也各自拿了小鏟子,小玩具桶等器具,我們一同超淺水灘走去。到了水邊,各自卷起褲腿,呼呼啦啦下水了。咋進去時,大家都摸不著門兒,很長時間找不到一只蛤蜊,但很快就學會了摸撈的技巧。

  我們模仿著旁邊的人把手插進油沙里,用力而仔細地摸著蛤蜊,每次摸到一枚蛤蜊就是一個驚喜!一個喜不自禁!

  大家在捕撈蛤蜊的過程中,雖然說話少了些,各自彎腰低頭,默默地認真的摸著蛤蜊,但心情如大海一樣地涌動著快樂!無論多大的年齡的人,此時都孩子一般好奇、快樂、開心!一會兒在水里抹蛤蜊,一會兒又到沙攤上捉小螃蟹和蜘蛛蟹。

  沙灘上蜘蛛蟹的洞穴密若篩底,小蜘蛛般大的蟹子多如沙粒,一只只小巧玲瓏,機靈無比,在沙灘上很難抓到一只,它們見人來了,就流星似的鉆進各自的洞穴,將自己藏起來。它們有所不知,即使鉆進洞穴也不能自保,也照樣會被人挖出來的。有很多人手握鐵筢子,專門挖蜘蛛蟹。但他們只挖較大一點的,很小的是不會理睬的。

  以家庭為單位,不到兩個小時,每家摸到的蛤蜊,多到三四斤,少到一兩斤,我們正摸得來勁,女兒突然大聲喊叫,大家快走吧,漲潮了,邊上的水已經很深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人們只顧摸蛤蜊,不曾察覺到,聽到喊聲才注意到氺果然深了很多。于是人們呼著喊著往外跑,登岸的地方水已經深至大腿根了(我們來的時候氺剛小腿肚深),我們一個個拉著拽著上了岸。要不是漲潮大家是不會走的,貪婪地要蛤蜊全部挖盡似的——其實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大海之中。

  臨走時,我告訴大家要帶些海水回去將蛤蜊放養一兩天,讓它們吐吐泥沙,吃起來不牙磣。大家聽后,分別有用礦泉水瓶子和玩具小桶等,灌了些海水。我們各自的手里提著海水,提著蛤蜊,仿佛提著大海,提著大海的濤聲,滿載而歸。兩部車同時朝著回家的方向駛去。

  在回家的途中,仍然是綠色環繞,清風陣陣,涼風越窗而入,分別灑在人們的身上、臉上;綠樹和野花兒愉悅地搖曳著,一波波映入人們的眼簾,又一波波迅速向后隱去。比來時多了一份勝利的喜悅,大家的心情頗感愉快!

  這時桶里的蛤蜊,不知惆悵地的吐著舌頭,一張一合噴著尺八高遠的水柱,看上去也很快樂。梁峰說:我的鞋和褲腿被它們吐的水濺濕了。女兒的同事楊秀芝憐憫地說,要不咱們別吃蛤蜊了,活吃它們太殘忍了。女兒說接楊的話說,要不咱們信佛吧,肉魚等就都別吃了……楊不言語。我被她們的惻隱之心所感動!此刻我在想,我們已經把它們從海里撈了回來,就是不吃它它也會死的。再說了,畢竟我們這些人不信佛,這么好的美味扔掉也怪可惜的。于是我便對她們說:人家不都是這么吃嗎?這東西死了就不能吃了。弱肉強食,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是自然規律。既然咱們把它捉回來了就別想那么多了。

  聽了我的話,她們不再說什么,只管目視前方,注意觀察路面的情況,注意著前方的指示牌和路邊的里程碑,或者隔窗觀望著外面的風景。車快速的往家的方向駛去。

  楊秀芝的話多多少少不免會給人們帶來一些思考。此刻他們在想什么,我不去猜測。我在暗暗地想著:其實人本來就是很殘忍的……生活中的很多事也是很殘忍……我們只能掩耳盜鈴自欺人的生活著——活著。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