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雨憶過往美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1-14 我要投稿

  下雨天唯一的無奈,就是洗的衣服不會干。快干的衣服又打濕了。

  也是個攤開記憶匣子的好時機,隔窗聽雨,雨浸心田。

  騰訊是個好的傳播器,整日窩在家中,看著Q友寫下立冬二字。邊想著去翻看日歷,我都不確定是幾號了。有工作的時候,整日忙碌。覺得時間過的特別快。就算手頭的票子所剩無幾,轉眼發放薪水的日子又來了、其實現在想想,不工作的日子,也霎是飛快。挺著肚子爬上樓梯,喊著好辛苦,這會孩子已經7個多月了,開始牙牙學語喊著爸爸和媽媽:穿著白色的婚紗站在酒店外迎接來賓,轉眼已過一周年,那晚在家吃了一頓火鍋,結果顯示青春的痘子連冒了好幾天,啥青春痘,說白了就是上火了,呵呵。多年好友,與我大小梅互稱,紀念日早我們一天,她說那天拍了一元婚紗照,帶著女兒,我巴著老公說,假如過十年咱還是夫妻,再去拍一回婚紗照吧。

  中學時候,寫過一篇作文,忘了標題,語文老師,不禮貌的說句話,同學們說有點嗲,在我看來,好似許多文人墨客,都有點胭脂味,讀起文章來才能含情脈脈,如果體育老師來朗讀,肯定是大煞風景。那次,也是下雨天呢吧,語文課沒有學習下一篇,老師挑了幾篇作文,其中也有我的,他讀完,說內容好似朦朧詩,但是別有韻味,看看自己日志里寫下的許許多多,也都是含糊不清,讓人看了不知何意,只能猜想作者心思。我記得那時自己有些不自信,15歲,歪著腦袋看窗外的雨景,忘了當時在想什么。

  只是雨與某些重要的記憶都有緣,全校作文比賽得獎的時候,一大清早,所有人站在操場上,從各種獎頒發到第3,第2,第1的時候,聽見了自己的名字,我踩著布鞋走上去,鞋尖就濕了,那天應該是下的蒙蒙細雨。是夏天,

  還有一回,跟著大姐到廈門找工作,那會是嚴打,身份證未滿18周,哪都不要,后來誤打誤撞,坐在人才市場門口發傻,有個老板,邵武人,問我肯不肯去他店里幫忙,姐姐和另一位大姐,就送我去了,買了盆盆桶桶,去了以后,看見的是茫茫大海,那是長這么大第一次看海,送餐的時候可以外出,有次是去“臺灣民俗村”,店里的小二哥,領我爬到里面的一座假山上,海遼闊的收不進眼底,我看見了很遠的地方,是有弧度的,

  那會廈門正準備舉行國際馬拉松比賽,店里時常來些各國的老外,那個時候是4月,經常下春雨,我記得馬拉松比賽那天,天公作美,陰霾的,沒有雨,不冷不熱,電視直播,前邊都是專業選手,后面一大幫業余的,店門口就是比賽必經之路,我們那天歇業站在路邊湊熱鬧,一群烏漆嗎黑夾扎著白色黃色皮膚的選手過去了,天上的直升機轟隆轟隆從我頭頂飛過,接著是業余選手,數不清的人,我們等著店里的小二哥,他也去了,等了一會,終于看到他了,滑稽地穿著格子平角內褲奔跑著,我苦笑運動精神可嘉。比賽結束以后,人漸稀少,天就開始下起了雨,過了1小時,遠處緩緩地跑來一位老人家,還在堅持的跑著,我想,這才是真正的贏家。

  呆了一個月,打道回府了,走的時候我沒有回頭,海離我越來越遠,店里的廚師大哥說,小妹子,我會想i你的,

  寫到這里,喝了一杯大麥香茶,香味溢滿口鼻,這種味道,就像坐在賣堆上邊曬太陽,說的很夸張,是因為很是回味。最開始聞到這種味道,是曾經上班的同事,我喊她晶寶,呵呵,你看到了嗎?我在說你呢。

  有段時間,我們就像黏在一起的橡皮泥,這里為何比作橡皮泥呢,其實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性格和特點,一種人,就是一種別具的色彩。這兩種不同的顏色,整日纏繞在一起。有回下大雨,我們倆躲進她家,躺在床上,聊了很多閨中密事,說了什么都忘的差不多了,唯一記得的,就是彼此的情感事件。我們也曾在下雨天里,一起逛街,買了同款的包包,上面有2只大大的眼睛,她的是橙色,我的是水紅色,后來我的包包,不知道什么時候,眼睛被老鼠啃了個小孔。現在那個包,應該還躺在自己的娘家里,裝著東西,不知道她的還在不在。

  后來因為我戀愛了,18。9歲,那時候滿腦子都是的影子,友誼就慢慢疏離了,再后來我回家了,有整整9個月。再后來回去那地方,她也不在那里了。我老惦記她,有一次,用QQ發了小紙條,說了心里話,這里就不透露了,沒想到她就看到了,我記得回復了個哭喪的表情,說我真姐們,我呵呵的傻笑。

  現在也就偶爾聯系,不過我也還是很想她。

  好吧,就寫到這里吧,不曉得,除了我以外,勾起了多少人的思緒,興許也是,無聊的人特別喜歡回憶過往,待到明年,也許出去工作了,不知道在某個下雨天,還會不會有這種心情,去寫一些東西,我想,即使不去寫,放在心里也是會去想起的,過去,都是美好的,不管甜苦。有記憶的人,都才擁有完美的人生。

  好冷,腳趾頭都涼了,趕緊去暖和暖和。雨還在不停的下。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