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南之風散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1-27 我要投稿

  巍巍山河,氣貫長虹,秀色無疆,均在鎮南!

  城鎮化的快速推進,許多很自然的風光被人們親手葬送,當年破四舊使得古風成為了滄海遺珠,實為可惜。

  走進一個城,是為愛一個人,沒錯,自從我第一次這樣親身走近了你,你就被我給深深吸引了。我在黃昏時分向你之落腳處進發,穿過幾條街,步行大概20分鐘,沿途的街道在日暮時分略顯昏暗,昏黃昏黃的路燈照得人影小了一圈,如同個侏儒似得蜷縮在一起緩緩移動,不時地擺出各種說不出來的形狀。

  到了,我終于接近了你!當我第一眼看到了你,你的英姿居然年輕得不像話。一個很大的門面作為迎接四方來客的俏臉,展示出了恢弘之氣象,昏黃的燈光遮蓋不住你俊俏的英姿。你像一個勃發的少年,又像一位婀娜的少女,依然兩腮酡紅,依然顧盼生輝。

  我抬起頭托著下巴上上下下審視,略懂!人為改造過的牌樓,復古的遺風,遠遠達不到滄桑古意,略帶幾分稚嫩與朝氣。說是古鎮,倒不如說是還處在青蔥的年紀,需經歷風雨的洗禮,歲月的雕琢才能顯出它的恢弘與大氣。

  牌樓中間書寫:“鎮南古鎮”四個大字,牌樓做三層裝飾,用一種青灰色的巖石堆砌而成。它不僅顯出一種對稱美,也暗含道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之含義”,可以說是無處不在的天地至理。

  穿過牌樓,沿途走過林蔭小道,因為暮色的緣故無法欣賞小道旁的的青草如因帶來的放松。在婆娑樹影的招攬中我來到了類似壩埂的青石道上,一條大約兩百來米的全用青石板鋪成的壩埂橫陳,呈東西方向。兩邊全栽上了序列花草,不知名的樹木很對稱的排列著。腳步聲嗒嗒嗒踏在上面,從湖面吹來的夜風輕輕的低吟,訴說一段段令人沉醉的往事。

  在這以前,我想這是個用小型水庫人為改造過的濕地,濕地的兩邊是比人還高的蘆葦,一個人為堆砌的小道隱在蘆葦叢中,彎彎曲曲的延伸著,讓人想要一探究竟。于是我穿過青石板的小路,走了進去,不多時,小道兩旁出現了人為用很硬的塑料建成的走道,兩旁是同種材質的欄桿,呈暗紅色,半米來寬,僅容兩人側身通過。我一邊東看細看打量湖兩旁的景致,一邊暗嘆夜晚來得如此之快,不能享受極目遠眺的滿足。

  晚風輕拂臉頰,在異鄉能享受到這難得的沉沉暮色之景,想來也讓經歷過浮華沾染了幾許灰塵的心得到凈化,實屬幸事。讓心慢慢冷卻下來,融入這畫面中,秋水共長,天水一色。

  我也曾到過不同城市,欣賞過它們為之不同標志性的景點。它們有的向著復古之風改造,有的接近自然,為此不惜花費很大代價從各地購進名貴花草樹木裝點。這樣的標志性景致很多是人為改造的病態美,很可惜的是為了接近自然卻也非自然。它們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冤魂在黑夜里無聲的哭泣與嘶吼。也許滾滾紅塵淹沒了它們,把它們遺忘在昏暗角落,沉浸在被改造的淤泥里。

  我多想要的是原汁原味的自然美,多想在某一天一個人走進無邊的原野中,像一只孤雁奮不顧身的沿著朝霞,追著風遠去;也想在某一天,在細雨迷蒙中撐起油布紙傘,輕聲步入你的小鎮,在那里布滿歲月的氣息,腳下布滿青苔的青石板,印上一個個的紋絡。細雨排成行,成線轉般落下,在經久的年月里,在屋檐下的青石板上鑿成了一排排的小洞,在那里訴說著水滴石穿的風雨同舟。

  我走進了這座城,慢慢的卸下奔跑的包袱,去親近他,感受它,鎮南之美。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