尷尬的人個人心情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1-29 我要投稿

  被淋濕了,在好幾天沒出門的今天傍晚。

  微信聊天界面彈出c老師的語音通話請求,場面一度十分尷尬。我努力咽下口中的紫燕百味雞,覺得室友應該看到了。

  “c老師的電話。”

  對于和老師直接溝通這件事我一直有些拘謹,倒不是膽怯,就是口拙,和長輩尤甚。

  “c老師好。”

  “誒,你好,那什么,我在老娘舅多點了個外賣,你吃過飯了沒,沒吃就拿去吃吧。”

  “我...我還沒吃呢。”我和室友對視,發現她正微笑地看著我。

  從c老師手中接過外賣,此時天空已經在飄著毛毛雨,傍晚,有些昏暗,說不清是夜的暮色還是烏云。我向老師道謝,并提醒她恐怕快下雨了,讓她早點回家。她連忙點頭,說自己坐公交回去,就在出校門右轉一百米左右的站臺等就行。

  我和她說話的時間總共不超過兩分鐘,或許一分鐘不到就分開了。

  兩個人都有些不尷不尬,可能自以為知情識趣的人總會把氣氛搞砸。

  這場暴雨來得太過突然,又如此迅猛。

  我站在馬路邊,提著一盒外賣等綠燈,天空忽然發威,掀起一場瓢潑大雨。我不知道該往哪兒躲,也覺著不該闖紅燈,就直挺挺地站在雨里,右手緊了緊塑料袋,任其發落。

  左邊幾個人圍成一圈,有的從包里拿出書來,他們撐不住,又見紅燈快結束,就一邊嚷嚷著什么一邊護著頭往斑馬線上跑去。

  我于是也想走,挪了兩步,抬頭一看,還是紅燈呢。我又停下來,盯著計時器和上頭一團模糊的已經變成黃色的指示燈。雨水打濕了頭發,緊緊地貼著我凹陷的臉頰。我想,我的頭也許看起來比平時要扁一些。

  等候黃燈的時間原來這么長,好不容易綠燈亮了,我蹬蹬蹬地就往寢室跑去,誰知腳下打滑,心里又著急,動作始終不敢太大。

  回到寢室,全身早已濕透。

  我把外賣擱在雜亂的書桌上,立馬鉆進浴室洗熱水澡,奔跑的途中,淋得頭皮隱隱發熱。

  其實我已經吃過晚飯,雖然對四川人來說,它真的一點都不辣。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