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多堅強,才能念念不忘散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1-29 我要投稿

  鋪開信箋,多年不曾寫的信,這一刻,合著黔州的晚風,淡淡的暈開。這一生,要有多堅強,才能念念不忘。

  層層云低,將人世和蒼穹畫成了兩個世界。一個多月不見的陽光,在醒來的那一刻,穿透身體而來。舒展著身體,充分的吸收著溫暖,從身體到靈魂,竟也充滿著溫度。

  伸出手,想接下那在風中搖搖晃晃跌落的銀杏葉,沒趕得上風的速度,跌落而下。彎下腰,拾起它,輕輕的捻在指間,摩挲過每一個紋路,也許,那便是輪回的模樣。仰起頭,張開雙臂,迎著陽光:只愿,我們,都向陽而生!

  轉過街角,撲面有淡淡的青草味道。已然初冬,草木是枯萎了的,恰似這一刻的身體,似再無生機。卻被莫名的草香味吸引著,亦步亦趨,找到了花園里的草皮,剛剛修剪過。閉上眼,深深的呼吸,來自靈魂深處的冰凍,這樣子的相逢,必是欣喜久違。

  “草木也是有情的,一棵花,總是被罵,他們也會很快的死去。”

  “哈哈,你是不是讀成書呆子了!”

  “是吧。”

  “不是吧。”

  “是吧。”

  “是吧。”

  這一輩子,簡單純粹,只想是人海里簡潔的女子。遇見的誰,便是最好的。此刻可以在誰的身邊,還有誰在身邊,已然是命運的垂青。不念過往,不計紅塵。

  那個念叨了很久很久的夢想,在不遠處,一步一步的往前,便是越來越近的向往。

  這一世,要有多堅強,才能念念不忘。

  看到你的信息,看到于你相似的背影,看到相近的靈魂,總是忍不住去靠近。是不是自己太過冰涼,看到那個溫暖的男子,簡單樸實,笑顏里都是暖意,心一下子便慢了半拍。

  可以靠近的吧,那在世間的執念,星星點點的堆疊和堅持,走到了今天。

  原來,心底的黑暗那么多,那么透徹,就像寒冬中一點點蝕骨的冰冷,在將死之際,一暖陽入懷。想要抗拒么?還是在拒絕么?還是害怕么?但卻又如此的貪戀,如此的渴望,如此的小心翼翼。

  轉過街角,來到公園的小湖畔,舉目四望,看到的是純粹和遙遠,那開闊的湖面,撲面而至的涼風,絲絲劃過身體,劃過草木,劃過歲月。在流光中荒蕪,在季節里變幻色彩。

  緊緊的裹了裹衣角,仰起頭,迎著天空,可以看到層層灰色云朵的背后,還有雪白,還有很多潔凈。我們把自己,放在了哪里,給予了怎么樣的心境?才會相遇,才能相見,才可以相離。

  負氣灌下的酒精,一點點囤積在胃里,那一宿一宿吐到大汗淋漓,胸口似要撕裂,怎么用力,都按不住蔓延出來的疼痛。

  還有下次么?還敢有下次么?

  多少前塵往事,并確認是否值得,但是那一刻的成全,走到這一天,成了這一刻的自己。徒留世間時日無多,苦了這具殘軀。每一次,每一次,靈魂闖的禍,都是身體在扛著。每一次,每一次,都配合默契,也一起疼痛。終究靈魂脆弱些,沒有耐得住寂寞,抓著身體陪你,分擔了些許痛楚。

  這一次,看到那些零星的碎片,還是念及,還是憶起,我以為再也不見的你,早已在記憶里黯然。幾多流光易逝,經年歲月不再,清茶一盞,苦酒一杯。吟風弄月已遠,心底的痛卻還在。于你,原來還留存著心底那一絲絲的不甘。

  要有多堅強,才可以在滾滾紅塵中,念念不忘。

  看到你相似的背影,會在心底劃過一絲慌亂。癡癡的看著那個方向,直到再也不見。

  暮色四合,守著的便是這一攤明晃晃的冬雪,來不及到達,已然遠去的遙遠,這一生,用宿命和抵達來償還。

  隨手翻著一頁頁新到的書籍,那被埋在頁脈深處的銀杏葉,此刻已干透,已死心。小心翼翼的守著,還擔心她易碎的心,稍微碰觸,便是粉身碎骨。

  這一世,再見,或再也不見,都好。

  轉山轉水的一程覆一程,只為了遇見和別離。

  都好的,在風塵里說的那句再見,原來是再也不見。僅此,便是好的。

  很想念那可以靜宿山中的過往,若再有青燈古卷相伴,日日覆夜夜,便已是極致,已然了悟這一生的美好。

  萬念俱灰和平靜,終究缺了那份安寧。從此世間顏色,再無波瀾,再無二致。

  執拗的留在世間,依舊在追尋答案。

  這一生,要有多堅強,才能念念不忘,只活著。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