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說不的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19 我要投稿

  假期第一天,我決定放棄當媽的指揮權、命令權,而只做兒子的追隨者和活動參與者,我沒有把這個決定告訴兒子,僅是對自己的承諾。

  用過簡單早餐,我們就帶上各種吃食外加一套撈魚工具,迎著微涼的晨風直奔鄭東新區。新區的環境真是沒得說,空氣潔凈,花木萌發,欣欣向榮,一路走過竟不見絲毫垃圾蹤影,是啊,在這么適宜人類居住的優美環境中,又有誰會以身涂鴉搞破壞呢?我正陶醉,忽聽兒子發現新大陸似的大喊:“媽,這里有蚯蚓屎,我要挖蚯蚓釣魚!”

  我本想阻止的,挖土多臟啊,蚯蚓蠕動的樣子已夠惡心,還要用手捏著喂魚?!可是不行的話剛到嘴邊我又咽了下去,我想起了自己的承諾:今天不說“不”。

  “好吧,我給你找根粗木棍。”

  “你也挖唄”,兒子不依不饒。

  “好吧,”我有別的選擇嗎?沒有。

  兩手泥、一腳土換來了十幾條蚯蚓,兒子終于喊了停,外罩、圍巾也在緊張的工作后除下來,都冒汗了。說心里話,尋找蚯蚓屎(其實是蚯蚓拱土、吃土過程中留下的小泥球),再深挖泥土的過程不像我原來想的那么無聊。

  開了個好頭,我和兒子都心情愉快,繼續行程。來到運河邊,隱約可以看到有小魚在游動,兒子又是興奮地大叫:“哇,這兒,那兒,媽,快放籠子!”

  “嗯”,我手腳利索地配合著。

  在等待起籠的時間里,兒子一刻不閑,在堤岸斜坡的草地上玩起了滑草,坐著滑,俯沖滑,翻個跟頭滑,不亦樂乎。我緊張地觀看,阻止呵斥的話就停在喉頭,這小子,太過份了呀,凈搞危險動作!“再忍忍,再忍忍,”我告誡自己,可是在兒子快樂地喊叫聲中,我竟慢慢放松下來,因為看得出,兒子懂得怎樣保護自己。我趕緊拿出相機,給這自創的花樣滑草拍照。

  “媽,我餓了。”

  那就吃吧,想吃什么拿什么,不洗手也沒關系,泥土不會讓我們生病的。

  根據運河的管理規定,捉的兩條小魚都又放了回去,兒子大不甘心,拉著我直奔東南角的人工濕地。那里已有幾個孩子在忙碌,從他們的飲料瓶中看到游動的小蝌蚪,兒子立時投入工作,我呢,被分派找瓶子。看遍附近的垃圾桶,沒有,只好求人家給一個了。呵呵,大概覺得我這樣一個滿臉冒汗的大人去求一個瓶子好玩兒,那個小朋友把剩余的飲料一飲而盡后爽快地給了我。兒子跑東跑西地撈蝌蚪,我也抱著瓶子緊跟,腳都陷到泥里了,不容易啊!

  看看手機,已經四點了,我有點人仰馬翻的感覺,可是,要等兒子玩盡興,要等兒子對我說:“媽,我累了,咱們回家吧。”

  晚上,兒子鉆進被窩:“睡覺真舒服啊,媽,我今天太開心了,下禮拜咱還去吧……呼—嚕,呼—嚕,”他沒有力氣再和我聊天就進入了黑甜鄉。

  雖然沒有說,但兒子一定感覺到了我今天的變化,一句“太開心了”就是對我不說“不”的褒獎。

  我想,放下神經質的清潔感、過度的保護欲和莫名的緊張感,相信孩子,我們可以少說很多“不”的。給孩子獨立和自由,其實也是給自己的身心放個假。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