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夢想誰埋單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19 我要投稿

  時下,有很多和堂弟一樣的年輕人,有各式各樣的夢想,或是學業事業上的夢想,或是房子車子的夢想,但無一例外,都希望得到父母的支持,尤其是經濟上的援助。

  堂弟大學畢業后,進了一家物業管理公司,工作到第五個年頭的時候,他打算辭職去北京脫產進修,學習廣播電視編導專業。伯母自然不同意,堂弟在這家公司月薪四千元,福利待遇優厚,吃的、喝的、用的都發,放棄這么好的工作去學什么編導,他還真以為自己能成為下一個張藝謀?簡直是胡鬧。

  伯母讓我做做堂弟的工作,別不知天高地厚,趁早打消辭職的念頭,誰年輕的時候沒有夢想?她年輕的時候還想當空姐呢,不照樣在燃氣公司當了一輩子抄表員?見伯母反對得如此激烈,我好言好語安撫好老人,準備和堂弟好好談談。

  還沒等我開口,堂弟就向我大吐苦水。堂弟說從事廣播電視行業是自己從小到大的夢想,他今年二十八歲了,如果再不去實現自己的夢想,以后就沒機會了。他在物業管理公司做管理人員,已經沒有上升空間,他不甘心以后的若干年繼續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復類似的工作。

  堂弟責怪自己的母親怎么就不能支持他一回,讓他圓自己的夢想。作為過來人,我理解他,年輕人和老年人的不同就在于夢想的價值不同,在伯母眼里分文不值的夢想在堂弟眼里價值連城,給多少金銀財寶都不換。

  我問堂弟:“你學習廣播電視的學費準備得怎么樣了?”堂弟告訴我,他從上班第一個月起,就開始積攢進修的學費,目前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我笑著對他說:“既然兩年的學費都沒有問題,你想學什么就學什么,完全可以先斬后奏。”“姐姐,我只湊夠了學費,生活費還需要家里贊助,當然這個錢我保證將來會還給我媽。”堂弟有些理不直氣不壯了。

  我這才明白癥結所在,伯母不僅是反對堂弟辭職,不好好工作,還不贊成已近而立之年的堂弟繼續“啃老”。

  堂弟問我:“姐姐,你前年不也到省城脫產進修了一年嗎?”他不提醒,我還忘了,兩年前,我從服務多年的老東家離職,到省城一所大學進修了一年外語。

  說起這次進修,我也是大費周折。我在語言方面有些天賦,大學里學的卻是新聞專業,由于家庭經濟條件的限制,一直沒有機會深造。參加工作的第四年,我本打算去進修外語,但是我當時按揭了一套單身公寓,如果脫產進修,沒有經濟來源,既要負擔昂貴的學費,又要按月還銀行貸款,肯定會吃不消。恰好單位有在職進修網絡傳媒的名額,以我的資歷申請到一個名額,利用雙休日的時間到省城絡傳媒專業,這樣,既不影響工資、獎金等收入,又增加了自我提升的砝碼。

  一年后,我從普通職員升到了專題部主任的位置,薪資翻番。做了三年的管理工作,在參加工作的第八個年頭,我義無反顧地向上司提交了辭職申請,把房子剩余一年的尾款提前還清。在無債一身輕的情況下,我拿著自己的積蓄聯系了省城的一所大學,開始了為期一年的英語學習,踏踏實實地重溫了校園生活。

  之所以給堂弟回顧了我的這段進修經歷,就是想告訴他,有夢想沒有錯,不輕言放棄也沒有錯,錯的是自己沒有埋單的能力。

  在我的開導下,堂弟表示他愿意邊工作邊學習,等條件成熟了再去進修。靠天靠地靠父母,不如靠自己。有條件,我們要圓自己的夢想,沒條件,創造條件,我們也要圓自己的夢想。圓夢的前提是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飯。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