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是明春再見隔年期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0 我要投稿

雨:

  見字如面。想來已是許久未見,久得都記不得是多久了。沒關系,如果愿意,你可以從話語里聽出我氣息。

  前段時間翻閱我收藏的文字,看到其中有一段是你告訴我的,很美,卻又帶著淡淡的憂郁,你說“花有歸期,人有悲歡”,平淡現實又有一種宿命的悲涼。我很想知道這段話的作者,卻忘了你告訴我時講了些什么,忘得干干凈凈,可能真的是太久了吧。

  我問過許多人,最后只得出一個似是而非的結論:它可能是出自一本舊書,書名是《想念是會呼吸的痛》。我滿懷希望地買來這本舊書,想知道什么樣的作者才能寫出這樣的文字!因為他說會呼吸的痛,是想念。我想看他到底還有什么更美妙的話語……

  這本像散文一樣的舊書訴說著愛情的悲歡,它有上百個不同的故事,但大多數結局都是悲劇,故事很短,卻讓我銘記在心。我翻著這本舊書,一遍一遍聽著梁靜茹的《會呼吸的痛》,為這些故事感嘆落淚,想象著哪些句子會觸動你,會不會有那么一刻我們心靈相通,在同一頁停留感動著。這場景竟有些像小說里的橋段,也許這時我也俗了,可是只有俗過,才能免俗啊,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我記得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沒有山,有水,還有人家。夏天,每到天色灰黃,將要下雨的時候,蜻蜓都飛得很低很低,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蜻蜓飛得比鳥兒美,她們的翅膀也那樣好看。年幼時不懂事,總和弟弟一起去捉這些蜻蜓,被捉到的蜻蜓最后幾乎都死了,但每次下雨前又能看到一波更美的蜻蜓,那時我不懂,上次的蜻蜓再也不會回來了,就像奶奶永遠地睡在了黃土里一樣。

  當我看到書里這個蜻蜓一樣的女孩兒,回想起年幼時的過往,發現蜻蜓竟是好久不見了,而那些被我們傷害過的蜻蜓曾經是那么美,卻又那么短命,不就像這個女孩兒嗎?現在我明白:對于美好的事物,我們要學會憐惜她、保護她,而不是摧殘和傷害,更不是一味地占有,對于一切都該如此。我將在心底悄悄地、悄悄地悔過……

  舊書里有你為我講過的故事,那是一只蜘蛛的等待,現在我想再講一遍給你聽,也許我會詞不達意,但我想讓你知道這個故事有多么不一樣。

  西天雷音寺的廊檐下有一只通靈性的蜘蛛,有一天,佛問它:你認為天底下什么東西是最珍貴的?蜘蛛答:得不到和已失去。佛說蛛兒你錯了,好好參悟吧。

  后來有一天,一滴甘露落在了蜘蛛網上,蜘蛛愛上了甘露,但是后來風把甘露刮走了,蜘蛛感到了無盡的孤獨,它倍受煎熬,時時刻刻想念著有甘露的日子。于是佛讓它去塵世間渡劫,它成了林太師的千金——林珠兒,父母都很愛她,把她捧在手心里,見不得她受一點委屈。

  太后五十華誕時,她見到了新科狀元甘露,對,就是甘露,那滴落在蛛網上的甘露,連名字也沒改。甘露也注意到了她,目光交匯時他對她淺笑。她記得前世作為蜘蛛的所有記憶,而甘露,他卻不記得了。

  造化弄人,甘露對長風郡主一見鐘情,二人立即訂下了婚約,太后把珠兒許給了湘王爺。珠兒知道后就病了,她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求佛讓她做回廊檐下的蜘蛛,佛卻說她塵緣未了,三日后再來渡她。

  珠兒醒了,她看到床前疲憊的湘王爺在對她笑,他竟然不吃不喝守了自己三天三夜,珠兒有些不舍了。湘告訴她:“蛛兒,我就是那默等了你三千年的雷音菩提樹下的一枚小草,我日日仰望你,想讓你看到我的存在,而你那么高高在上,從來沒發現那個渺小的我,可是我不放棄。后來我懇求佛讓我和你一起來俗世,佛答應了,說我們有緣。好不容易甘露走出了你的生活,好不容易我說服了母后讓皇上頒旨,可是你還是放不下甘露……”

  珠兒開始感到震撼,自己沒給過他任何承諾,他卻毫無怨言地等待著。很快三日期限已到,彌留之際,她聽到一陣悲愴的哭聲,他哭得肝腸寸斷,說:“你既執意要回雷音,我便追隨于你,無論你魂魄去向何方,哪怕是上窮碧落,下到黃泉,還是天涯海角,湘,我一定奉陪!”說著便要拔劍自刎。

  她的心顫動了,佛說:湘等了你三千年,你是放不下他的,回去吧!于是珠兒醒了,說:“不要,我心甘情愿做你一生一世的王妃,來酬你三千年的等待,好嗎?”他手中的劍落地了,他們相擁而泣。

  最后蛛兒明白了她要珍惜的是現在所有的,是湘給她的愛,而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的。

  雖然看過這個故事,但是今天再翻開的時候我依然感動著。故事是一樣的故事,書中的文字卻把它描繪地那么動人、那么美,竟然比我第一次看還要震撼得多,我忍不住想摘錄下來給你看,如果你喜歡,下次我可以把文章拿給你看。

  文字里的故事都結局了,我卻沒能找到你給的那段話,有那么一絲絲的失望,但我不后悔這段尋找的歷程,它給了我許多純真的美好和回憶,我有這些也就夠了。

  快到夏日了,這是我最喜歡的季節,最喜歡傍晚在湖邊散步,追著黃昏和落日,還喜歡在黎明時分去看朝陽,有時候竟會發現朝霞也那么美,美得讓人陶醉,不過我錯過的朝霞太多了,因為我是那么地貪睡。哈哈,我還沒來得及問你最喜歡什么季節呢,這好像很難猜啊。

  不過我記得你曾說過,你也喜歡看夕陽,只是一個人走在黃昏里,日落把影子拉得好長好長,一個人的日落太傷感。我卻偏要說日落還是一個人看最好,我說這樣才能感到細微的靜美。但我好像忽略了什么,一個人無憂無慮的時候看夕陽當然是好的,但如果心底有一點點憂郁,夕陽便成了頹廢的影子,憂郁會膨脹,充斥著身體的每個角落。

  在一個落寞的傍晚,我一個人走在長廊,身后的黃昏那么昏黃,影子越拉越長、越拉越長,直到消失在長廊的盡頭。那一刻,心是那么沉,落寞就是我的全部,我終于認同了你的話……

  洛城的牡丹馬上就要開了,每天早上路過花圃,看著花苞一點點長大,現在我已經能看到綠葉包著的粉色花瓣了。等一朵花開就像等一個姑娘來,心底那種驚喜和小心翼翼很奇妙,花開的時候惜春,這是最好的姿態,都說花落了花又開,但我想用雪芹的那句“縱使明春再見隔年期”,更何況每年的花、每年的人都不同啊!

  勿念,我這里歲月靜好。

  祝安

  花好月圓

  20xx年3月30日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