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一樣的男人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0 我要投稿

  一

  他,刀客,活在世界另一面的刀客。

  被黑夜遮住,夜行衣,黑色刀鞘,以及靈魂深處住著的那只“黑貓”,便是他的全部。

  二

  “酒”本是狂物,喝了,還管什么誰是誰。

  小酒館,燭光搖曳,調侃、段子和牛逼飛地到處都是。面紅耳赤的有、動手動腳的有、掏心掏肺的也有。

  也只有他,一人、一桌、一菜。

  也許這是他為數不多的在光與暗的交替中行走。他也只有這時候才會把靈魂深處的“黑貓”放出來。

  安靜、溫柔、迷離,遮住了他的嗜血、陰冷、不羈。

  三

  城東第33戶住地是赤腳張醫生,城西的謝寡婦在陌柳巷倒數第三戶。

  他對這不大不小的城,城中的人,如數家珍。

  五歲時候,老和尚便嘮叨,想要活命,就得努力觀察身邊人和物。他們都能給你絕處逢生的機會。

  八年前,他孤身一人來到這座城。

  在一個落魄秀才手中,換取了這小院。走丟了個秀才,竟從無人問津。

  八年,衙役來了兩敲了兩次門,一次稱病偶感風寒,在里屋躺下了的由頭,糊弄過去。一次佯裝生氣摔罐子摔花瓶,扔了二兩銀子,衙役悄悄退去。

  四

  他喜歡喝酒,不喝酒的時候握著刀的手,會有寒意滲出。

  每次喝完酒,也不忘讓刀喝一些。似乎酒不僅能暖人身,也能暖刀身。

  他這把刀,是他十二三歲年紀時,老和尚出去一個月拿回來的。一晃眼,這把刀都跟了他二十年。

  五

  未完待續...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