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開有時葉落無聲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0 我要投稿

  致父親

  心痛的孤獨

  父親究竟是怎樣一個人,以前他年輕,而我我太小,看不清,看不懂。如今我懂了,他卻老了。

  你從不曾說一聲愛我,你從不曾向我索取過什么,你有的只是無悔的付出,沒有語言但是是最愛我的。我一直覺得你是山,是會一直巍巍然的大山,是我永遠可以依靠的堅實后盾。直到有天我發現你的白發漸漸變多,事情有些力不從心,我終于明白,你老了,不再像從前那樣可以給我臂膀依靠。我以為歲月只是讓我長大了,如今我知道歲月也讓你變老了。皺紋爬上你的額頭眉間,就像曾經我緊牽你的衣角,你現在和我那時一樣無助。我從不信命運的安排,從不信上帝的庇佑,所以我沒辦法祈求上帝賜你償命百歲,我只是希望,那樣一個讓我敬仰的人,你能夠讓自己健康的再活幾十年,就當作你給我機會讓我償還你這些年的付出。在我人生已經度過的日子,是你陪我咿呀長大,教我做人,讓我現在可以自己生活,所以在之后的至少和你陪我的一樣的時間里讓我陪你蒼蒼白發,安然度過。不管是怎樣的未來,請繼續陪我一起。

  致母親

  內心的安寧

  母親是怎樣一個存在呢?以前我不懂,只是認為是一個為一家老小操勞家務的女人,永遠嘮嘮叨叨。現在卻發現,這叮嚀如此讓我依賴。

  如果說溫柔是水,我想你是一汪清泉,用無聲的方式將我灌溉。你啊,我該用怎樣的方式形容,溫柔似水時卻不是最難忘,記憶中你總是在為我操勞,絮絮叨叨的叮囑也從未停止,仿佛我是永遠長不大的人。就是這樣一個人,給了我生命,給我一個家,給我無論多遠都存在的牽掛,而如今你那漸漸蒼老的樣子卻如此清晰,偶爾的絮叨卻成了心中少有的期望,也許自己只是希望這個時候的你一如從前般健康自在。如今的你,我該用何種方式回饋,也許我不能給予你富貴榮華,可是我希望給你溫暖的未來,就像你曾給我的生活。

  我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變的。聽一首“父親”我竟會淚流滿面,看到一個拾荒的老人,我會想,如果我不孝順,是不是我的父母也會過的如此困苦。越是這樣想越覺得心在不停吶喊,為自己明白的太晚,為自己曾經的迷惘。也許不能短時間完成,只希望以后的日子能夠多些陪伴給你們。

  花開終有時,葉落卻無聲。

  時間總無情,年華印眉梢。

  絲絲白發兒女債,歷歷深紋歲月痕。

  人間多少父母心,勿忘多年父母恩。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