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要的紫薯包賣完了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1 我要投稿

  經常在一些情感類的公眾號里看到類似這樣的句子:

  “有時我堅強地不像個女子,有時卻因一件小事或者別人一句無心的話而嚎啕大哭”,

  “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堅強的人,回頭看時,卻發現自己已經咬牙走出了好遠”,

  “我可以一個人扛著大水桶爬上四層的宿舍并安放在飲水機上,卻會因為擰不開一個小小的礦泉水瓶而脆弱地想哭”...

  很矯情吧,至少我這么認為,但以后不會了。

  今早我因沒能買到一個小小的紫薯包而躲進廁所偷偷地哭,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賣紫薯包的小哥哥沒能看到早就到的我,一直給后來的人拿,導致紫薯包被賣完了,我當然氣憤,反正我不是一個善良的人,該是我的就應該是我的;只是,本該氣憤的我卻偷偷跑去哭了。

  我承認自己不是一個善良無私的人,但絕不會如此脆弱,身邊最好的朋友都極少看得到我哭。我可以在大三那年暑假,獨自一個人拖著一個24寸的行李箱,背著雙肩包,提著電腦袋,從學校坐10個多小時的火車前往廣州,來場說走就走的實習,到目的地后手酸的不自主地顫抖,筷子都拿不起,還能跟人說著笑;我可以在大四那年就因老師的一句話,就馬上決定,又開始奔赴前線繼續實習去了,連室友都打趣我說:“你真是走的猝不及防啊,我們都沒反應過來。”...身邊的朋友都說我很膽大,一個人就敢東跑西跑的,我曾經也是這么認為:膽大、堅強、適應能力一等一的。

  可是我忘了,脆弱的因子即便再小卻也是存在的,一個人在外漂泊久了,來自各方各面的壓力無處排解,堆積的多了,也就忍不住了。

  我哭,不是因為一個包子,是這些天來壓抑的情緒宣泄,工作上的不順,同事的惡意,老板的誤解...只是可憐了那只包子。

  龍應臺在《目送》里說過:我們拼命地學習如何成功沖刺一百米,但是沒有人教過我們,你跌倒時,怎么跌的有尊嚴;你的膝蓋破得血肉模糊時,怎么清洗傷口,怎么包扎;你一頭栽下時,怎么治療內心淌血的傷痛,怎么獲得心靈深層的平靜;心像玻璃一樣碎了一地時,怎么收拾?

  我們總是在拼命地奔跑,卻忘了好好關心一下自己的小情緒,累了的話,停下來,抱抱自己再跑吧。

  “姑娘,你要的紫薯包賣完了”

  “好,我換一個”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