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離開我的第二天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1 我要投稿

  困死啦!我想春眠,我想春眠了。

  ——“睡魂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起來,去掃地去!”

  ——我想睡一會,就一會會……

  ——“再睡,你的理想都要泡湯啦!干活去,麻溜點!!”

  領導的話語充斥在我的整個腦海之中……

  這是你離開我的第二天,我的“病情”已經是一發不可收拾。

  友人起起說:“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經歷,過一段就會痊愈。”

  是啊!時間是所有傷口的最佳良藥,我本無需過多地去追逐那些虛無縹緲的美好。或許,就在此時此刻,有那么一份想念正悄悄地向我蔓延而來,我又何需去多此一舉呢!

  小黑:

  你還好嗎?

  你那里冷嗎?我還真是傻,你那里那么的溫暖,怎么會冷呢?

  知道嗎?你可是一直是我日記里的常客,我喜歡將你記錄在我的文字里,傾訴著我日日夜夜對你的眷戀。

  清晨時分,一束暖陽溫暖地喚醒了沉睡一夜的我。當我睜開眼的那一瞬間,視線正好與你的目光相對。你的雙眸溫柔地注視著一臉惺忪的我,我微笑著對你說:“早安,小黑!”

  你并未過多的言語什么,就那么一直看著我,就像看著你的全世界在暖陽中一點一點的蘇醒過來一般。原來,我就是你的全世界啊!有你,好幸福!我真想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告訴你我是有多么多么的在乎你。

  “多吃點!”

  早餐時,我只喝了點白米粥,你見狀迅速遞我兩片涂抹了藍莓醬的酥餅。

  “你胃不好,以后每天清晨我都會給熬點白米粥。”你邊喝著碗里的粥邊囑咐著我,也囑咐著你自己。

  “嗯,知道了!我的黑。”

  我一口氣將兩片酥餅給揣進了肚子里,一心期盼著你的夸獎。

  “咳咳……”

  “你看,嗆著了吧,就不能慢點。我發現一問題,你就是個吃東西愛嗆著的人。”小黑一臉的若有所思,“我記得上輩子你在我的面前吃東西,就嗆著不下二十次。”

  “哪有,我上輩子的事,你咋知道?”我被你這么一說,嚇了一大跳。當然,這一大跳,我是放在心里跳的。我要是真跳,你還以為我是小哪吒轉世呢!那肯定是要嚇到你的。

  “我記得幾次,你嗆著的時候,都是噴了我一臉呢!”你說著還比劃著我當時那丑到無敵的鬼樣。

  我捂住羞羞的臉頰,跑開了餐桌……

  傍晚時分,你打來電話說今晚有個約,和你的好兄弟們一起打臺球。你在電話里神秘地說著,今晚你會給我個小小的福利。

  一向好奇心十足的我自然不會放了你口中所說的“福利”,我一心期盼你快快告訴我。可是,你卻賣了個關子,讓我一會見到你時,在你的手掌心留下一個吻。

  我將這個小小的要求丟進腦袋里迅速地運轉了一圈:嗯,這個要求不過分,答應了!

  晚風吹走了我一天的疲憊,路旁的樹兒們一路為我歡唱,就連空氣里都有了甜甜的香氣呢!我剛一現身在和你約好的臺球館門前,你便和你的同伴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望著夜燈下一身白色西裝、一雙眼里只剩我一個人的你,我的花癡病不著邊際地泛濫著。我似乎已失去本該有的知覺了,我只感覺到自己的喉嚨處的口水在一個勁地翻騰。

  “愣著干嘛?過來,到我身邊來啊!”你朝我招了招手,喚我過去。

  我揣著最后一點的矜持,我希望自己在你的哥們面前是個不瘋不魔、不狂不燥的安靜女子。說實話,其實我內心早就翻騰到一萬度了。

  我一萬度的在乎你,我一萬度的喜歡你,我一萬度地貪戀你給我的所有心動。

  “過來!”

  我磨蹭著雙腳,一步一步地挪到了你的面前,我偷偷地瞄一眼你那早已伸出的堅實手掌,我以為你已忘了在電話里所說的話了呢!

  “送我一個給你‘福利’的動力,好不好?”你歪著頭,望著我那雙眼珠快夠到腳尖的眼睛。

  我感覺到全身的熱氣隨著你的言語、你哥們的起哄聲慢慢從腳掌升到了腦門頂上……

  “著火了,快救火啊!”

  趴在辦公桌上的我在一句句的呼救聲中驚醒了,我瞇著眼睛,模模糊糊中聞到一股燒焦的味兒。我剛要睜開眼瞧瞧發生什么事了,只聽“嘩啦”一聲,我全身上下已被迎面沖過來的水撲了個遍。我濕身了,從頭到腳濕了個徹底。

  “你瞧瞧你,上班時間抽什么煙啊!把自己都給點著了,你人點不點著我們也懶得管了。怕只怕,你把新買的辦公桌給燒了,那就不劃算了!”領導一臉的嫌棄。

  “領導,你……你這話就不對了吧!”我剛一起身,只聽“嘩啦”一聲,不透風的上衣口袋里的水又灑了一地,“合著我還沒有一張辦公桌值錢呢啊!!”

  “起緊地給我收拾干凈了。好了,大伙都散了吧!”領導搖晃著泛著油光的腦瓜子走出了我的辦公室。

  “我……我……”我在抽屜里尋著了僅剩的一根煙,點燃,把自己往地上一丟。我一個盤腿坐了下來,倚在燒得烏漆麻黑的辦公桌旁抽了起來……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