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格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2 我要投稿

  裘克一個人呆在房間里,心里覺得很不痛快。他漫不經心地修理椅子,修了一會兒就沒興致了。“小杰克容易出事。”紅蝶的話一直回蕩在裘克的腦海里,他煩躁地晃晃頭:“關我什么事!他自己要走的!”

  房間靜悄悄的。裘克靠在椅子上,不經意間往桌子上一撇,只看見桌子上的一個相框。相框里,小杰克穿著糕點師的服裝,滿臉都是奶油,他燦爛地笑著,一手抱著裘克。裘克穿著花椰菜的服裝,一臉無奈地讓小杰克抱著,但是從他微微勾起的嘴角來看,裘克那天玩的很開心。

  那一天,是小杰克的生日。

  裘克看著照片,不禁陷入沉思……

  另一邊,監管者們四處尋找小杰克。

  “紅教堂那里有沒有啊?”

  “沒有,軍工廠這里也沒有!”

  “圣心醫院也沒有!!”

  孩子們聚攏在一塊兒,紅蝶擔心地說:“杰克不在三張地圖上會在哪里呢?”“該不會……他跑到湖景村了吧!”

  “那就完了,那里是新地圖,我們都還沒熟那里,小杰克肯定會迷路的。”“是啊,那里真是大的要死,都是草。”鹿頭晃晃腦袋,“可是,我們去找,同樣會迷路的。”“那可怎么辦呀……”

  “我去找。”這時,裘克提著火箭筒,慢悠悠地說。“裘克,你來啦。”瓦爾萊塔很高興,至少裘克還是關心小杰克的。

  “可是,你對那里熟嗎?”“沒關系。”裘克淡淡地說,“我會帶他回來的,你們在休息室等吧。”“多加小心啊……”孩子們朝裘克揮揮手。

  裘克來到湖景村,這里真的很大。都是草,都是樹,視線又很暗,找個人的確無比困難。裘克煩躁地從草叢里穿梭:“他會去哪里呢?”四周出奇的靜,裘克向四周環顧,突然看見一個人影,裘克心里一驚,急忙跑過去,然而到了“人”面前才發現,是稻草人。

  “嘖!”裘克一咂嘴,一腳把稻草人踹飛了。

  “需要幫忙嗎?我可愛的孩子。”突然,樹上傳來一聲鬼魅的呼聲。裘克一驚,急忙往樹上看:“誰!?”

  只見樹葉沙沙響,一個黑影從樹上一躍而下,穩穩地落在地上。他穿著一身黑色斗篷,臉看不見,身材高大,看起來大有來頭。

  “你是誰?”裘克緊了緊手中的火箭筒,皺著眉頭問。“嘖,別對我充滿敵意,我的孩子。我是來幫助你的,看起來你在找什么人。”黑衣人笑了笑。

  “我憑什么相信你。”裘克沒好氣地說。“我也是這個莊園的人,而且,和你的里奧叔叔是朋友。我知道,你在找杰克,你們倆吵架了,杰克不小心傷了你,然后跑了。”黑衣人說著,緩緩走近 裘克,裘克剛要攻擊黑衣人,自己卻被什么定住了,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黑衣人伸出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神奇的是,當黑衣人手放開時,脖子上的傷口愈合了。裘克可以動了,他有些驚訝地摸著自己的脖子。“我說過,我是來幫助你的。現在相信了吧?”黑衣人搓搓手。

  裘克卻警戒起來,剛才在黑衣人治療他的傷口時,那只手是冰冷的,不是常人的溫度。

  “那……他人在哪里,你知道么?”“哎……這才乖嘛”黑衣人溫柔地說,“去海邊找找吧,氣溫降下來了,那孩子穿的可不多呢。”

  裘克半信半疑地跑到海邊去。望著裘克的背影,黑衣人突然鬼魅一笑:“祝你們好運,我的孩子們。呵呵呵呵……”說完,他一揮手,便消失了。

  清涼的海風吹拂著破舊的漁船,裘克氣喘吁吁地來到沙灘上,借助明亮的月光,他看見漁船頭上,小杰克孤獨地躺在上面。

  “杰克……”裘克望著船頭喃喃道。他費力地爬上破船,緩緩地靠近小杰克。

  小杰克沒動靜,他的衣服破爛不堪,身上被草劃得一道一道口子。他費力地呼吸著,吐出一口一口霧氣,擴散在空中。裘克見了,急忙脫下圍巾,裹在小杰克身上,他坐下來,低頭靠近小杰克的臉,用他的臉貼著小杰克的臉,熱乎乎的,軟綿綿的。

  小杰克有了反應,他緩緩張開眼,裘克把他緊緊抱在懷里,嘴里喃喃著:“杰克……杰克……”小杰克意識迷迷糊糊的,他騰出手抱著裘克,眼睛帶著霧氣,小聲說:“來了就好……來了就好……”嘴唇凍得發白,話也抖了。

  “我們回家,我們回家……”裘克輕輕拍著小杰克的背,輕輕呢喃。“好……好……”小杰克流下淚水,“我想回家……想和裘克一起回家……”

  裘克背著杰克,緩緩地,穿梭在草叢間,回到了監管者休息室。大家聚在一起,喝著熱可可,看見他們回來了,高興地不得了:“太好啦,你們終于回來啦!急死我們了。”瓦爾萊塔從身后掏出一條大毯子,蓋在小杰克身上說:“天冷,小哭包容易著涼,蓋著點,再喝點熱可可就不容易感冒了。”

  “謝謝。”小杰克不能說話,裘克代替他說了。

  “你送他去睡覺吧,累了一天了。”紅蝶說。小杰克搖搖頭,沙啞地說:“就在這里……和大家……不要……一個人……咳咳……”

  “好。”裘克坐下來,把小杰克放在自己懷里,大家聊天,小杰克依在裘克懷里聽,昏黃的燈光照亮這個圓桌子,大家聊的興致勃勃,在停頓間,傳來微弱的呼嚕聲,裘克比了一個安靜的手勢,大家靜下來,一齊湊到裘克懷里看,小杰克被包在暖乎乎的毯子里睡著了。

  大家都偷笑,一邊討論小杰克的睡姿。

  休息室外,里奧和黑衣人在談話。

  “這次真是有驚無險啊,里奧。”黑衣人坐在椅子上,淡淡地說。里奧沒有說話。“得看好孩子們,這次我幫你一回,下次不要再出現這種事了,不然,我會很困擾的。”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里奧有些憤怒,“他們都是有罪之人,都沾過血,殺過人的怪物,你把他們招攬到這個莊園,又讓他們失憶,變成5歲孩子的模樣,到底要干什么?”

  “別這么說,里奧。”黑衣人一咂嘴,繼續說,“他們都是生在悲劇中的天使,我發現了他們的才華,并且帶他們來到他們該來的地方。”

  “這是對他們的救贖,無論是可悲的紳士,還是哭泣的小丑,被背叛的舞者,都很可憐。相反,那些求生者才是罪惡的根源,我只是借助一個模式,滿足他們的復仇罷了。”

  “喪心病狂。”“好了,我也懶得跟你解釋那么多,做好你本職工作就好了。現在杰克這個孩子已經試驗成功了……看來,是時候,讓別的孩子,也爆發一下了。呵呵呵呵……”黑衣人說完就消失了。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