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眠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2 我要投稿

  阿修自卑,總說自己什么都不好,平庸地扎進人堆便與眾生萬象別無二致。

  可他明明天資聰穎,只是言不外露。一支筆拿起便信手拈來片石韓陵,精致如悉心雕琢的璞玉,又像易碎的琉璃展品。他人拿文字紓悶解愁,謂以寥寥;你卻用來洗滌心緒,爬梳理路,好整以暇地打點躍躍欲試的文思,安置好漫天流螢般的靈感。

  真是羨慕啊,我歪頭看著他。就算是自我惕厲之詞也能如此生機盎然。

  他無視發呆的我,自顧自地翻著書包拿出一本詩集。這是他講過很多遍的,他最喜歡的詩集,阿多尼斯的《我的孤獨是一座花園》。

  “我只是覺得,很多時候,踏足更大的世界,越看到自己的渺小。明白越多的道理,就越明了自己的愚癡。”他擲筆長嘆,低頭不語,細長的指節沒有節奏地敲打著桌面,似乎想將心頭萬緒勾勒出一個清晰地輪廓,“我真的很苦惱。阿眠,我總覺得,有時候知道太多是不是對自己的一種殘忍?”

  沉默的時間在我們的喉頭滾動著,卻滯步于言語。

  “有時候,最美妙的燈盞,不是為了看清光明,而是為了看清影子。”我思索片刻,無力地吐出書中的句子。“我想很多時候追根刨底并不是我們汲汲渴求的。與其求科學之真,不如明道德之善,”我躊躇著,看著他因片刻思考頓失聚焦的雙眸,“讀的書越多,懂得的道理越多,不必讓自己因過于較真地求知陷入偏執。所以學習更多,不是殘忍,也該是善意。”我為自己的口拙而羞赧,這些世間的道理說著簡單,聽起來似是參透世間萬象真知。可捫心自問,愚鈍如我,概莫能外。

  他的眼波流轉過我能看到的天地初蒙橫亙至千秋萬代,飛流直下地跌入歷史無情的流轉。霎時整個圖書館寂靜無聲,唯有他睫毛快速閃動就此掀起書中為自己登基的君王之風,簌簌地刮過我回憶紛飛的尋常午后。

  曾經覺得光亮些好。晨午的陽光太聒噪,我便純粹地向往黃昏時流金一般的夕陽。我曾在夢中杜撰過無數個關于他的黃昏,可行至如今,看著他那雙清冽如一潭幽泉的眼眸,我忽的明白只有夜才能氤氳星光的迷蒙與璀璨。那種悠遠清冷之感,縱有柳宗元《小石潭記》中更難深極的悄愴幽邃,在他的眼波里一筆而航,也不過了了。

  那日走出圖書館已是人定之時,上有翠羽啁啾,相顧月落參橫。他似沉浸在我們下午的那番話中遲遲沒能參透那些簡單卻深刻的隱喻,直到夜雨在葉尖垂涎的墜落才讓他記得走回寢室的路。

  “好好走路呀,別再想了,我的大才子。”我笑著調侃他,幫他撫平眉間的溝壑。

  “想沒多久竟然犯困了。”他忽地朗聲笑著,伴隨著雨聲撲落空曠而遼遠,“我回夢里再做圣賢學問吧。”

  阿修打了個長長的哈欠,似乎終于倦怠端著驕矜的書卷氣心甘情愿地墜入凡間的油鹽之中。夜晚在我的枕邊沉睡,我只好借地在他的眼眸中蹭一晚覺了。

  睡吧,我的太陽。夜色沉降,我將注視你墜落如星芒。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