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蛋炒飯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2 我要投稿

  恍惚間,我回想起小時候的事來,那時家里條件不好,日子不大好過。爸爸要上工,一家三口吃穿用度的擔子壓在他一人的肩上,他只好頂著一輪朝陽早早便出門,扛著一彎銀月遲遲才回家。

  而我,一周都見不到他幾回。

  只有逢年過節,爸爸捏著那幾張薄薄的獎金,從忙碌中偷出空來喘口氣時,我們一家人才能真正坐在一起,在那張缺了一個口的圓桌上,好好地吃上一頓團圓飯。媽媽會做一些平日里嘗不到的好菜慶祝,顏色不一的菜肴一同散發著誘人的香味,在飯桌上毫無保留地綻放著自己。

  我偏愛媽媽做的那碗蛋炒飯,平白無奇的米飯裹上了蛋液,與切成丁的火腿腸在鍋鏟的翻動下,慢慢變成溫暖明亮的金黃色。

  媽媽總是把火候拿捏得極好,這山河之間的風味融進了她的一鍋一鏟之中,風一吹,便在房梁上飄散開來。

  那抹金黃色在我看來是,最為惹眼的,媽媽還會點綴上翠綠色的蔥花,特意放在離我近一些的地方,叮囑我,叫我不要吃得那么急。

  爸爸會買上一小瓶啤酒,慢慢悠悠地小酌上一口,喝完還會叫我把酒瓶退回給樓下的小賣鋪。我們一家人就這樣坐著,品味著難得的閑適,再也沒有了往日因為緊繃著神經而疲憊的樣子。

  老舊卻整潔的出租屋里溢滿了蛋炒飯的香味,也溢滿了幸福。素白的米粒在鍋里翻轉,慢慢被燒成金黃色,一如我平淡的童年里,照進的一道金黃色的光。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