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里的青春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2 我要投稿

  青春,一個活力四射的年齡,一個可以方蕩不鞍的歲月。巍巍青山,蕩蕩江水,青春猶如一幅壯麗的山水畫,揮毫潑墨,濃墨重彩,詮釋著青春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時光如飛,當我想起第一次坐綠皮火車的時候,當年去打工的情景歷歷在目,讓人記憶猶新,事隔多年,卻久久不能忘懷。

  在我的記憶中,飛機,火車,汽車,高鐵,總是代表著快節奏的生活。它將無數個天南地北的人,帶到了他們想去的地方。

  我去工廠的那年剛好16歲,拿著哥哥的身份證,從此便走上了打工的生涯。第一次去廣東心中總是充滿了幻想,總感覺外面打工一定能掙很多錢,在我上學的時候,我就發現打工回來的哥哥姐姐,穿的特別時髦,時時也會想象自己有一天走進工廠,掙錢了,買自己喜歡的衣服,買好吃的,最好給父母多給些錢,心中感覺美滋滋的。

  進工廠的第一天,就讓我大跌眼鏡,管理員給我們分了宿舍,12人一間住上下鋪,分好宿舍都晚上10點多了,我們都不知道去哪里買床單和被子,火車坐的頭暈目眩,我們實在太累了,拿出幾件衣服疊住做了個不像樣的枕頭,又往木板床上鋪了兩件衣服,倒頭就睡,等剛躺下一會,便進入了夢鄉。

  兩天培訓還算過的很快,每天吃完飯,就去聽講消防知識和工作流程。第三天算正式上班了,我剛走進車間門口,就聽見幾百臺機器發出的隆隆聲響,當組長帶我走近機器,一股塑料味,撲鼻而來,組長給我們詳細介紹了工作情況,是生產手機外殼的塑膠廠,每十二個小時,兩班倒,每次吃飯時間只有半小時,這一切也像進入機械式的重復中。這里是消磨寶貴的青春地方,但最初去到這里的是一片茫然。

  組長把我分給了一名老員工大劉,大劉是湖南人,年齡三十二歲單身,說他已經在這里工作六年了,大劉人很好對我很照顧,給我教崗位技能也非常有耐心,最終我和大劉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無論你出生何處,無論你年齡大小,無論你父母是干部還是老師,只要你走進工廠,大家都很平等,在工廠里無論你以前是調皮搗蛋的人,無論以前在學校是才華橫溢的人,無論你以前是才高八斗,學富五車,但你在這里你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而且你在這里是非常需要朋友的。

  塑料廠由于每天機器發熱溫度很高,我們經常會被汗水會濕透衣服,熱的受不了,大劉就讓我去洗一把臉,有時候我們會趕領導不在的時候,輪流跑去有風扇的地方,對著風扇吹一會,雖然風扇吹的風不十分涼爽,吹一會總感覺舒服,我們一起上班一起下班,我們一起吃飯,一起放假去公園里玩,經常在一起,我們幾乎形影不離。

  大劉生日那天我給大劉買了一件襯衫,一條白色褲子,當時特別流行,大劉很開心,我們兩晚上一起喝啤酒,大劉和我一起聊到了夜里兩點多,大劉19歲出來打工,去過水泥廠,去過工地,去過磁鐵廠,東奔西跑在不同城市的大街小巷,像一個孤單旅行者,迎著風,或冒著雨,品嘗著打工路上的酸甜苦辣。

  他總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家庭的生活,但事與愿違,不僅幾年的工作沒存到多少錢,而且家中的父親在家炸石頭的時候,不幸炸斷了雙腿,家庭的重擔全落在他的肩上,于是他下定決心,進入工廠好好掙錢,二十六歲來到了這家工廠,現在已經六年過去了,他不但要掙錢讓父母好好生活,而且兩個弟弟一個妹妹全靠他掙的錢來上學,他在工廠的這六年中,過的并不開心,每天以機器為伴,晚上睡覺都感覺耳邊有機器的聲響,這里的飯菜也不好,但自己的工資又不敢在外面買飯吃,每一天都過的很累。

  有很多人說大劉趕快找個對象,但像這么辛苦的工廠,女孩子一般不會來的,更何況自己也是一個一無所有的人,只想為了家里的父母和弟弟妹妹在這里耗上一輩子算了。

  大劉的話讓我心里產生無限感慨,工廠也許在上學的孩子眼里是美好的,也許在還沒進入工廠的人眼里是美好的,或者是在沒有身背責任,自由自在的人眼里是美好的,但工廠讓大家來實現夢想的同時,也將耗盡我們最美的年華,夢也許依然是夢。

  感情豐富的人時時會產生詩一樣的聯想,畫一樣的意境,音樂一樣的旋律。我們都知道鄉村之外有城鎮,山川之外有河流,但在我們走向社會之前,更應該穿好盔甲,磨刀好兵刃,用知識武裝好自己,不要等走向社會,面對處處困境卻無所選擇。

  工廠里的青春,獻給不想上學只想去進工廠的孩子,也同時獻給在工廠為了家庭艱苦奮斗的朋友們,你們是才是真正的英雄。你們為了責任忍耐了太多太多…………

  神奇小子

  2018年6月22日。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