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愛一點點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2 我要投稿

  近日,抽空拜讀了韓東的新長篇小說《愛與生》(原名《歡樂而隱秘》)。小說描寫的是一段現時代的愛情故事。女主人公果兒和男友張軍戀愛三年,在第七次后,聽從學佛的好友秦冬冬的建議,前往須彌山祈禱超度“小嬰靈”。途中,偶然結識了富商齊林,齊林對果兒一見鐘情。張軍因金錢的誘惑,有意撮合二人。失望的果兒為了報復張軍,于是,和齊林走到一起。但她并沒有委身于齊林,而是利用他對自己毫無保留的愛,嘲弄和羞辱他,直到齊林發現果兒已與張軍暗中復合,齊林的世界一下子垮塌了。此刻,果兒才漸漸意識到真正愛自己的是齊林。當她想與之結婚生子時,齊林卻殞命于懸崖。后來,沉浸在愧疚與思念中的果兒,在秦冬冬的開導下,決定與張軍結合,果然順利懷孕,讓齊林的靈魂回歸到她的腹中……

  《愛與生》用一段世俗的愛情,演繹了佛家的因果論。頗具新意的是,韓東在小說中所描述的因果報應,死生輪回,并非是出現在往世今生及來生來世,而就是現世現報。

  至于韓東這本小說的成敗得失,這得留給評論家們去談。我只是想表達自己對于小說的一點看法。我以為,小說夸大了愛情對于生活的影響與現實的意義。愛情,向來只是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并不是生活的全部。在生活中,如果過分放大愛情,勢必稀釋生活的本質。

  對于愛情,我是抱持悲觀態度的。我以為,愛情就是一場白日夢,時而像空氣,充盈在我們身邊,時而又像天邊的云嵐,遙遠得不可觸摸。只有月上中天,曲終人散時的哀傷,才更有真實感。

  于是,有點喜歡李敖的愛情觀。他說:“太上忘情,最下不及于情,情之所鐘,正在我輩。但是我輩中人,鐘情之事,卻每入魔障、誤入歧途。”為了進一步表達他的這種觀點,后來,他在監獄里還寫了一首詩《只愛一點點》,詩中有“登徒子”的玩世不恭,亦有一份處之泰然的灑脫:不愛那么多/只愛一點點/別人的愛情像海深/我的愛情淺/不愛那么多/只愛一點點/別人的愛情像天長/我的愛情短/不愛那么多/只愛一點點/別人眉來眼去/我只偷看你一眼。是呵,愛情僅是人生長河的一朵浪花,看淡、看輕一點最好。古羅馬戲劇家普勞圖斯也說,適當地用理智控制住愛情,有利無弊;發瘋似的濫施愛情,有弊無利。淺嘗輒止的愛情,才會細水長流,而那飛蛾投火的愛情,終究只會灰飛煙滅。

  在如今浮躁功利,離婚率逐年增高的時代,你還會執著于“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童話嗎?或許只是一種偏執與傻氣,或許只是我們的一種美好愿望罷了。至少,我已不再會為那單純的、夢想中的愛情,而流淚哭泣了。愛情呵,不過是一只華麗且脆弱的蝴蝶,繁華落盡,如夢無痕。

  只愛一點點,請別愛太多。無論是在戀愛中還是在婚姻里,愛的太多、太滿的人,總會最受傷。特別是相對感性的女人,在情投意合之時,可能會因為男人的幾句花言巧語,而將身心輕易地交付給對方,往往便會給自己的一生帶來無盡的痛苦與傷害。所以,請保持一個清醒與獨立的自我,如果愛走到了盡頭,好聚好散,兩不相欠。見面的時候不要過于狂喜,分手的時候也不要太過悽然。甜言蜜語的誓言少說,信誓旦旦的承諾多余,守身如玉的堅持也不必。情事如昨,誓言隨風,夢醒了,什么也不會留下。

  只愛一點點,這應該就是現時代的愛情。

  不管是重生的果兒,是往生的齊林,還是我們自己,都應該放下愛的重負,不愛那么多,只愛一點點。

  因為,愛情似亂夢一場,最終是油盡燈枯。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