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公主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2 我要投稿

  在看《My Little Princess》的時候,我記得我憑直覺很喜歡Violetta Giurgiu這個女孩兒。以及唐先生——他沒有看過這部電影,但是當他看到Violetta的圖片的時候,他說,“宴姑娘,這是你。”

  我的英文名字,在大多數場合我叫自己Dolores……雖然這是一個帶著憂郁的名字,但是你知道她代表著誰。對,她是Dolores Haze。

  Lo和Violetta,與我,有太多的相似之處——我曾在某個夜里恍然大悟的發現“我正在不自覺地模仿著Dolores。”即使難以啟齒,但這似乎是我隱隱之中想要成為的樣子:清純、性感,充滿著無辜的誘惑,看起來純潔到脆弱,像是個不諳世事的女孩兒,卻暗地里掌控著引誘的距離。這大概也與我對成熟男性的迷戀有一定關系。

  我最喜歡的年齡是17歲與19歲——因為十八歲太“端正”了,反而讓我沒有那么多興趣。十七歲是即將“成熟”的年齡,是發育飽滿的果實即將飄出清甜的香味,還帶著一點點生澀,帶著一點點尖銳——十七歲有她的特權,她能揮霍最后的莽撞、沖動、無處發泄的甜蜜荷爾蒙。而十九歲是初嘗到大人甜頭的年紀,是一顆果實從果核開始變軟泛出蜜水的年紀,是絲絨般順滑細膩的年紀。這個年紀的女孩兒開始出現能將人緊緊纏繞住的嫵媚,但是又不完全擁有不惑一般的風情。

  我希望你提起我的時候,會這樣描述:我的女孩兒,她美麗、純情,生動又嫵媚。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