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樹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2 我要投稿

  《萍洲可談》說立春時,朱仙鎮的槐樹已經發了芽,槐樹似乎與學子有著特別的聯系,連死了墳上也要種槐樹。自古規定“天子墳高三仞,樹以松;諸侯半之,樹以柏;大夫八尺,樹以欒;士四尺,樹以槐;庶人無墳,樹以楊柳。”不僅太學、學館稱“槐館”,而且“槐花黃,舉子忙”,槐花開時,正是舉子們應試的時候。《三輔黃圖》說“倉之北,為槐市,列槐樹數百行為隊,無墻屋,諸生朔望會此市,各持其郡所出貨物及經傳書記、笙磬樂器相與買賣。”學子們初一、十五到這里,不僅可以買到各地的土產、樂器,還是個淘書的好去處。唐朝李公佐的《南柯太守傳》中描寫的“槐安國”,大概也是出自文人學士對于槐樹的熟悉而產生的靈感。

  王勃《守歲序》說:“槐火滅而寒氣消”,等到燒完了專在冬天燒的槐木,就是立春了。宋朝時,有一天朱仙鎮的小飯鋪里來了兩個落地秀才,《萍洲可談》說他們是張升和程戡:“張升杲卿微時,與程戡俱下第。橐盡,步出南熏門,至朱仙鎮。是日立春,就肆買食,共探懷得數十錢。僅能買湯餅,無錢致肉也,相與摘槐茁薦食而去。”

  蘇軾的《二月十九日攜白酒鱸魚過詹史君食槐葉冷淘》詩證明,槐葉冷淘的槐芽餅,用的是二月十九日前后的槐芽。但杜甫的《槐葉冷淘》詩則說“青青高槐葉,采掇付中廚。新面來近市,汁滓宛相俱。”并且還說“萬里露寒殿,開冰清玉壺。君王納涼晚,此味亦時須。”可見這里用槐芽,并非一定就是初發的槐樹嫩葉,天熱到需要納涼的時候,它仍然是可以采摘來做冷淘的。

  張升和程勘后來都中了進士,程勘又在一個立春日,邀請張升赴宴。于是“水陸畢陳,艷妾環侍,程有驕色。杲卿從容話舊,及朱仙槐角事,程愧其左右,面赤頁舌咋,終無歡而罷。杲卿歸語其內曰,‘程三其黜乎?器盈于此矣。’未幾,果罷執政。”張升的意思是希望程勘不要忘本,但此時虛驕的程勘卻只覺得在眾人面前談起以往貧困時的事,是很失面子的事。《宋史》說他“久在邊,安重習事,治不近名,然不為言者所與。”他不被人看好的原因,與他的虛驕應該是有直接關系的。如此,又怎能真正做到《周禮》所說“槐者,懷也,上佐天子,懷來四夷。”

  與程勘不同的是,早于他們四十年中進士的呂蒙正,他不僅把“余者,居洛陽之時,朝投僧寺,夜宿破窯。布衣不能遮其體,饘粥不能充其饑。上人嫌,下人憎,皆言余之賤也”之類的話掛在嘴上、寫在文章中,還將比程勘當年更為貧賤不堪的經歷,時時拿來鞭策自己,當年他在龍門讀書時:“一日,行伊水上,見賣瓜者,意欲得之,無錢可買,其人偶遺一枚于地,公悵然取食之!”后來他做了宰相,“買園洛城東南,下臨伊水”,在那里特意造了一個亭子,取名為“噎瓜亭”,并不以貧賤時的狼狽為恥。

  張升也沒有因為當時的貧賤而自卑,《墨客揮犀》說他在御史中丞任上,認為不應該罷免劉沆,還與宋仁宗爭論過自己和皇帝誰更“孤寒”,宋仁宗說:“卿本孤寒,何為屢言近臣?”張升回答:“臣安得謂之孤寒,臣自布衣致身禁近,曳朱腰金,如陛下乃孤寒也。”宋仁宗不解道:“何為孤寒?”張說升:“陛下內無賢相、外無名將,孤立朝廷之上,此所以孤寒也。”《宋史》說他還對宋仁宗說:“今陛下之臣,持祿養望者多,而赤心謀國者少,竊以為如陛下乃孤立爾。”結果“帝為之感動。”

  曾經在孟子故里吃過槐花面餅,去關中一帶旅游,偶然還可以看到槐芽面餅,吃著這種微苦的面餅,突然想起曾國藩的一句名言:“天下古今之庸人,皆以一惰字致敗;天下古今之才人,皆以一傲字致敗。”像程勘那樣虛夸到以曾經的貧困為恥,不正是傲的淺薄嗎?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