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墻斷垣散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似乎有很長時間沒有寫字的心情。偶爾也會寫幾句,卻不成篇章。算作是短墻斷垣吧,在這初冬的時節,長一簇離離荒草。

  艱苦的時光太難熬,人們才會每一分鐘都力爭改變,力爭盡快擺脫。而當它結束時,你會發現,它贈予你的不僅有你意料中的收獲,而且還有你意料外的驚喜。

  安逸的時光太迅疾,人們往往還未及注意,它們已經大把大把地流逝了,并且除了面上的溝壑和頂上的白發,什么也沒留下。

  苦難不會終身相隨,安逸也不會永遠忠誠。苦難和幸福未知,而自己的意志可控。

  因此,一個想有成就的人,要善于使用困苦這個條件,更要善于抓住平靜的機會。在困苦中奮起要容易得多,在安逸時奮發多不容易。

  別人未能注意的花,未必都怪別人沒有眼光,不會審美。更多的是因為這花沒有比別的花更艷,更香,或者更別具一格。也有可能是它占的位置不對,墻角和道旁畢竟不同。那么,花兒,你沒那么多心可傷,卻有那么多事可做。

  月亮之所以迷人,是因為你不能得到。如果有一天,月亮完全歸你一個人所有了,你可能也會為它的寒冷、枯燥、沒有生機而心生厭倦。到那時,你可能又會覺得你曾擁有的地球比它豐富多了,生動多了。說到底,這不怪你,距離原本就是霧,能使所有你向往的都無比神奇。可惜,神奇只適合遠望,不宜占有。這是多么無奈的美麗。

  無論對于什么人,夢都是必不可少的。它之于現實的作用,猶如機器需要潤滑劑,鳥兒需要翅膀。若現實是石頭,夢就是圍繞石頭的一朵小花,即使不能改變石頭堅硬的實質,也能令呼嘯而來的風至此變得柔軟幾分。在你遍體鱗傷的時候,它拯救不了你,但它卻可以治愈你的絕望,它是你昂首望天時陡然而起的一份勇氣。

  我們能去的地方太少了,夢幫我們完成。那些我們不能到達的時空,讓夢幫我們走走。我們被束縛得太緊,讓夢給我們松綁。

  “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為何還有人在正史的浩繁中咬文嚼字或斷章取義?不過是徒然浪費自己的時間,也浪費別人的注意力。“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是有范圍和限度的。

  課間看到中廳的鏡子前站了一隊女生。有的在梳頭,有的在拉衣領,有的在仔細地對鏡子察看什么。仿佛是上古時代的女子,在臨水顧盼。那時她們要見到自己也只能是在見到水的時候。當時愛美的女子,一定都喜歡水邊,尤其是無風的水面,那是她們天然的大鏡子,俯身可挽秀發,臨水可照花影。只可惜不能擺到自家的桌面上,何況,若是有風有雨,這鏡子都會失去作用。想要詳端自己,也要抽了一個艷陽高照的日子,也許還要跋涉好幾里山路、小道或是野徑,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難怪王寶釧會忘了自己長什么樣,難怪“香泉影醮胭脂冷”。

  早晨,一個小個子女生在用力地拖洗樓道。一個男生經過,笑著對她說:“喲,好可憐啊,要不要我給你寫個人物傳記?”女生一邊拖一邊說:“才不用呢,可憐之人必有可愛之處。”完全沒有悲戚。真令人敬佩。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