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散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春日的窗外,陽光尚好,微風不噪。

  一直覺得窗是一種很好的姿態。宋代張繼先《詠窗》里說:無意殷勤遮皓月,有心特地隔紅塵;從茲虛室長生白,占得桃源洞里春。無意也好,有心也罷,任爾門楣間如何進進出出,熙來攘往,窗只是在那里,若即若離地隔開或者連接著兩個世界,爽借清風明借月,動觀流云靜觀山,旁若無人的一如既往。

  這樣一扇窗,四季的景致輪番登臺。春來推開北面窗,暖風徐徐柳芽黃,乳燕掠飛好輕狂;夏至蚊蟲靄紗窗,螢火點點繞屋梁,一枕深深到夢鄉;而秋風乍起,碧云天,黃葉地,山遠天高煙水寒,一窗風月閑;等到了冬季,一壺燙熱的薄酒,半句溫好的熱詞,任窗外晚來風急,不問明朝醒來何處。季節的更迭,被窗子定格成一幅幅色彩豐盈的水彩,在歲月里溫柔舒卷,一派的閑雅。

  這樣一扇窗,人間的情事紛繁交集。《木蘭辭》里說,當窗理云鬢,對鏡帖花黃,仿見從軍歸來的女子,長發輕挽,淡修娥眉,再現昔日嬌顏;而此時,蘇軾的眼中,一位深閨婦人,小軒窗,正梳妝,懷想舊游攜手處,卻到鴛鴦兩字涼;再如異鄉游子,斜月半窗還少睡,聚散匆匆,今年花勝去年紅,知與誰同。一段段沁心沁骨的光陰故事,似窗下石階上年復一年的苔痕,從歲月深處低徊著蔓延而來,蒙了層有點暗淡而鮮活的期待。

  這樣一扇窗,一生的穿行常伴左右。從兒時的窗前破萬卷,朗朗讀書人,到“推窗見北斗,反覺太行低”的輕狂;再到“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的獨自憑欄,是把酒東風的無限江山;而經歷了千回百轉,獨立南窗下,悠然五六旬,載取白云歸去,問誰留楚佩,弄影中洲?一路上,或風或雨,總有一扇窗不離不棄,像明明滅滅燭火下母親安詳的臉龐,溫暖著繾綣的旅程。

  同是一扇窗,不同時間,亦有著迥異的景致,又因被賦予不同的寄望與懷想,便有了不同的心境。任光陰怎樣荏苒,任流年如何更迭,這扇窗,閱遍四季景色,一樣從容的不動聲色,看盡聚散浮萍,依舊安靜的守口如瓶。就像一位浮華過后的安靜女子,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光鮮著一種絕色的姿態,不自賞,也不撩人,就是一種存在,一種必須。

  每個人的心里都有一扇窗,窗外浮光暖膩,窗內塵事隱忍。這窗子很少打開,以至于蒙了塵、結了網,許多的心事,變成了故事,就有了不去打開它的理由。而勇氣的匱乏,總被諉過于時間,那些黯然的、妥協的別無選擇,卻被叫做生活本身。可是山長水闊,生命必須有縫隙,才能洞見自身的澄澈與明亮,才能盛享生長的葳蕤和蓬勃,如同雨過云破的天空,因為透瀉了陽光,大地才斑斕的光鮮朗朗,溫厚而充滿質感。

  行在路上,經過千百扇窗,每扇窗后都是未知,許多的遇見都不可預見,大部分時間里,我們做不了自己。幸福不敲門,你一直站在那里,它也找不到你;歲月不饒人,你一直躲在窗后,還是會被它發現。我們無從選擇開哪扇窗,關哪扇窗,我們只是路過或停留,流連多彩的塵世繁華,感喟命運的森羅萬象,曼妙的是風景,冷暖的是心境,這大概就是窗的價值。

  歲月不候,光影依依。那些窗內情,那些窗外事,終是漸行漸遠,成為日后良辰里的一張舊照片,唯有窗依舊永恒。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