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隨筆

隨筆 時間:2018-12-23 我要投稿

  寒夜,還是那般的靜謐。如湖水般寧靜和默然,稀透著悠悠的星光

  我抬臂熄滅房間里,那盞散射暗白色的燈,墨黑的夜色瞬間擠滿小小的房間。關閉那似乎已然是種依賴的手機,靜靜躺在自己的床上。轉動著眼睛,端詳著籠罩在房間的夜色,思量著這混沌夜的來徑。也許是被層層纖柔的紗遮蓋住光亮,夜才會顯得如此的灰暗。又或許頭上那盞明燈的已然離去,渾厚的墨色,才會在夜里泛開。也許人類總把太多的秘密傾瀉入深邃的夜,才會讓你變得如此的漠然,你知道每個人的歡笑,也了解他們的煩惱,可誰又曾去知道你呢?秘密終歸會撩擾著你。我知道自己一直在自尋苦惱,庸人自擾之,你又何嘗不是呢?

  微搖著腦袋緩閉上雙眼,試著調整呼吸的節奏,放松著僵直的身體,用心去聆聽、感受著夜的安詳、寂靜。幽靜的小村,沒有鬧市那般的車水馬龍和喧燁,頗讓人平生幾分安逸的情致。茫茫的夜色中,間或飄來幾聲狗吠,伴著寒風驚襲那偶爾過往的行人,也驚皺了這如湖水般的靜夜,隨風拂過安睡在夜幕下的村子,漸飄漸遠,直至消散在濃厚的夜色里。呼吸慢趨舒緩,意識也一點一點的飄遠,身體彷佛浮動在暗夜中。靜夜里那不時涌動的風,吹拂著混沌的夜色,輕輕搖著早已枯敗的樹枝,不時吹動著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枯葉。從半開的窗戶躍進了屋內,攜著絲絲冷意輕撩過臉頰,更像戀人分來時的話語,寒意中透著決絕,直刺入心肺,不由裹緊身上的衣服。

  冷夜里,就連思緒都冰冷的交纏在一起。輕輕的觸摸,寒意席卷全身。風稀釋著屋內僅剩的暖氣,直至只剩下寒冷,然后棄之而去。帶走了溫暖,也帶走了我的思緒。

  寒風裹挾著思緒,飛過了窗戶,吹出院子,飄向了濃濃的夜幕。思緒也一直隨著風隨意浮動著,越過高聳的山嶺,穿過光禿禿的森林,停步在由鋼筋和水泥鑄就的森林上空。緋紅的燈光映射在茫茫夜空,猶如少女羞澀的臉上泛起的紅暈,在濃重的夜色中更添嬌柔,讓人不由的向往。浮動的燈光穿梭往來在其中,每個人的表情如此相似,而又那么的不同。總有那種像是迷失了的茫然與麻木,也許美好的事物總會伴隨著不幸。它對于我來說是如此熟悉,而又充滿了太多的陌生。我能記起每個地方,卻不曾也不愿去想里面發生過什么,因為這只會徒增自己的苦惱。思緒黯然的離去,止步在一扇明亮的窗前,透過窗看向屋內,一個人或許呆坐在窗前,她雙手托腮倚在書桌前,仰望遠處的一片星空,陷入了深思中,看著她眉頭緊鎖心中不免揪緊了一些。可現在這都與我無關了,我已無法再知道她說的秘密,她不在向我分享自己的煩惱與歡樂。或許她身邊已有人,為她披上了一件御寒的衣裳,她回頭嘴角笑了一笑,很甜很美。也許我已然忘卻了那張,以為會伴隨終生的容貌,但那雙明晰的眼睛,我總會想起,它就像靜躺夏夜中的那條涓流的溪水,清澈清純中透著些許神秘。當皎潔的月光撒在清澈的溪水中,我俯身靜靜的注視溪水里的月影,它已然留住了我的身影……

  終于一切對我來說,已都變的不那么重要了。現在的我只想再看一看,那個腦海里隨著時間漸漸泛黃和模糊的容顏,并問一句,只是僅僅問一句:“你還好嗎?”僅此而已。也許終究無法見到,就讓窗外的點點星光,帶去我的問候與懷念,輕輕的披在她的身上。

  這也許是我對過往最好的紀念。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