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雪了京城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6 我要投稿

  一覺醒來,下雪了,滿小院的,飄飄灑灑的,沁出烏瓦、青石上甜意的、時間的味道。

  這大概是最想不到的驚喜了,在2018手忙腳亂的開始與2017依依不舍的告別里,遲來的最好的禮物。是在祈盼了幾個月的冬季之后本已偃旗息鼓的,留待來年的一點嘆息突然被打著盹的慈眉善目的老頭聽到后,看見了那千奇百怪的靈魂下撅著嘴的死小孩。老頭子不喜歡孩子撅著嘴,尤其是年紀不小的,握著拳頭的。

  喜歡雪,似乎是融入骨子里的。下雪了,便開心。開心了便想告訴全世界,于是朋友圈里到處是京城的雪,到處是喜悅。便是那些常年不發狀態的幾個也都一窩蜂的出來了,宣告自己的存在,宣告自己的快樂,再也不見往日發朋友圈時扭扭捏捏的樣子,寫了,刪去,再到不寫了。那總有的一絲不好意思的情結在雪的快樂面前土崩瓦解,再也不見羞澀。好喜歡雪,喜歡得好自然。

  打開宿舍門,乍暖還寒的時候,天高海闊,神清氣爽,因見到了雪。這是很神奇的,明明前一刻還被感冒折磨得了無生氣。穿著足夠厚的衣服,擺好椅子,然后靜靜地看著這簌簌的,白色的,漫了小院的整個角落。而等到有些冷了的時候吸溜一下鼻涕,前前后后也是相似的聲音。這些人,我們住在一個小院里好久,卻在下雪的時候第一次看清了彼此的容顏,可以點頭笑笑,不再是關著的相對的門。

  有了雪,便好想打雪仗,好想隨著心意捏一個丑萌丑萌的雪人,然后說幾句悄悄話。這似乎是一個條件反射,恰如看見梅子便會口渴。只是春天的雪終究是羞澀的,她姍姍而來,悄然而去。她就在那里,我看見了,伸出手卻只有涼意。她可以感受,卻摸不到,觸不得。她不是冬雪,那是個魯男子,可聊天喝酒擼串。

  而春雪,她清清冷冷,她少有言語,她看不清模樣,但在她身邊,心便可以靜下來。可以在不說話的眼神里細數所有的抱怨、不甘、委屈、遺憾,可以什么都不想的只是放空、放空自己。她什么都不留下,也什么都不帶走,她只是短短的,片刻的安寧。她只是那個睿智卻心軟的老頭子派到人間讓撅著嘴的死小孩這一刻,拳頭不再緊握。于是好冷之后,好溫暖,好快樂。

  而后我們慢慢開始商量一起吃點什么,慢慢聊到最近的學習生活,慢慢地有些話可以說。

  再而后,雪漸漸停了,小院里不再有人。門關上了,小院又是既往的模樣。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