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激狂,如沐春風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7 我要投稿

  新年伊始,參加同學聚會。有人說,你真是高冷啊。

  是嗎。我一陣笑。

  同一個人,給不同的人完全相反的印象。有的說高冷,有的說熱情按都按不住。

  到底哪一個真實,還是誤解總會誕生?

  但那些根本不重要。不然,某人怎會拒加任何同學群。

  一個人的熱情,換一個場景,將噴薄而出。

  就像那個溫和有禮,居住在“英國”的紳士。

  《牛津畫記》看到《和諧的激狂》一章,禁不住想笑:怎么紳士也會用疑似“被屏蔽”字眼啊。

  但你看以下畫面,夠不夠勁爆——

  各色鳶尾正盛開,似乎在微風中向我點頭,歡迎這個園子的過客。

  芍藥偷偷探出緋紅的臉看著我,而我也報以溫暖的問候。

  一只小藍山雀飛落在草坪上,穿入石頭間,那兒已為它和家人備妥了一處渾然天成的窩巢。

  每樣東西都生機勃勃且閃閃發光,四周盡是鮮嫩的綠意。我為之目眩,雙腳感覺輕盈,仿佛脫離了身體。

  這其中沒有一個同學,甚至也沒有其他人類。

  作者就像一個客人,離開人群,輕推一扇門,來到自然為王的領地。然而主人們好奇,好客,充滿了友好的情誼。

  予人的親切,比參加了幾個同學會還要多。

  生靈們彼此打量,試探好意,還未熟稔已經熟悉,直到無私共享,這片領地。

  朋友圈曬18歲。書人更年輕,在自然面前,煥發童稚有趣的15歲(P86)。

  他一邊看,一邊遺憾自己已經喪失了大兔子敏銳的眼睛和耳朵;我也不知如何勸慰是好,畢竟我的耳朵也沒有那么大啊。

  看著看著,忽然頭頂上傳來嘹亮,多變,總叫人喜悅的聲響。——我驚嘆這樣的形容,倘若用于形容一個人,必定也是個妙人了。

  按自然的原意,有些聲音,只有在戶外才能真正聆聽到。

  聽到來自天堂之門的云雀歌唱,感到心潮的迷醉和更加渴望。

  “咕咕,咕咕“,“咕哩,咕哩”,與“啾啾,啾啾”的交響,比“C哩,C哩”稍微豐富了一下下。

  長春花牽引著小花環,穿行在櫻草叢簇的綠蔭里。我深信,每一朵花兒都喜歡它所呼吸的空氣。

  親愛的同學啊,如果你暫時離開人群,走進這片寂靜和熱鬧里,一定會感受到自然的激狂,和諧的盛情。

  從沒有高冷的人,我們都在春光里。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