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中的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7 我要投稿

  在開始寫文之前,

  我很想咆哮一件事,

  我生病了,我生病了。

  我想我明白,等待是一場浩大的工程,

  需要用我的熱情與愛。

  我向來不是一個很有耐心的人,

  就算愛一個人也是如此,

  如Momo所說,

  我依賴身邊的每個人,所以我不會希望他們離開。

  亦如Momo所料,

  我害怕在不停的尋找愛的過程中錯失真愛,亦害怕在無盡的等待中錯過真愛。

  第一次破例去等待一個男人,

  結局就算是悲劇也好,喜劇也罷,

  第一次想要努力的去挽留一個人,

  就算低聲下氣,就算曖昧妖嬈。

  只是,這注定是一場自作多情的戲,

  而我的戲份,便是那不知所謂的配角。

  我不想埋怨誰,也不想說誰對誰錯,

  我已耗完我那最后一絲熱情。

  我想,在曾經的那些日子里所流的眼淚,

  再也回不來,也再也不可能流出來。

  至少在我看著他照片想強迫自己流淚的時候,

  竟然發現流不出一滴淚來。

  心還是會隱隱做痛,

  但情緒卻不是最初一般的固執,

  不同于尋常的想要順其自然。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

  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浪費在風花雪月上面,

  也沒有那樣的情緒去與一個男人花前月下的纏綿。

  如我對他人所說,

  愛情無法給我帶來一分錢,它也養不活我。

  放棄也未嘗不是一種幸福,

  而漸漸的變得淡漠,

  也不見得是一種殘忍,

  于我,于他,

  都是有好處的。

  或許我那糾纏不清的愛戀,

  早已令他頭痛。

  那么,

  為何不放愛一條生路,

  放他一條生路,

  亦放自己一條生路。

  昨日生病,頭痛糾纏著自己,

  嘔吐時眼淚滴下來時,

  突然想給一個人打電話,

  卻不知道該撥給誰,

  將已經關機的電腦再打開,

  想要從一些人那里聽到關心的話,

  得到后乖乖的上床,

  安心的閉上眼睛。

  我想,那些傷害過我的,那些曾令我有無數幻想的人,

  都注定是只一個過客,

  于我,于他。

  滿目河山空念遠,何不憐取眼前人?

  我亦明白了,要拿得起,放得下。

  有些人,不適合說愛,

  有些話,不應該說破。

  快樂其實很簡單,

  至少現在的我,生活并無太大起伏,

  足夠平淡,亦很知足。

  偶爾去吃些自己愛的小吃,

  買幾件中意的衣服,

  或泡在網絡游戲里一天,

  或幫媽在網上查些資料,幫助與一些客戶聯系。

  每天清晨醒來,可以看到媽的笑臉,

  以及聽著繼父嘮叨,

  偶爾和姐吵下架,

  卻在幾分鐘后又和好如初。

  其實我愛他們,只是我不想說而已,

  哪怕是我繼父,我想我姐亦已經習慣了那么一個貌似唐僧的存在。

  我已經失去過一個家,

  我現在唯一的愿望就是維持這個已經很脆弱的家。

  我想,我現在很幸福,

  像孩子一般單純的幸福著。

  有一天,能給我幸福的那人,

  終會騎著腳踏車來接我。

  有人迷茫于為何獨獨喜愛騎腳踏車的男人,

  我想說,這樣很踏實,很簡單,很平淡。

  我想要的,只是踏實的幸福,平淡的愛情。

  所有的思念與等待已完工,

  現在的他是幸福的,

  有愛他的她,日子亦過的充足,

  而我,又何苦畫蛇添足的去插上一腳呢?

  我該繼續的,不是應該是我這雖平淡無奇卻充滿安靜的生活嗎。

  我不會再固執的去等待任何人,

  也不會再做無謂的付出,

  白開水,不見得比蜂蜜水差多少。

  我會繼續著我現在的生活軌跡,

  以一種淡漠,沉靜,安穩的姿態,

  迎接遲早會屬于我的幸福。

  安妮,

  教會我很多事。

  終有一日,

  做個與安妮一般的人。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