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與她的二三事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7 我要投稿

  夏末總是多雨,不像盛夏的驚雷大作,瓢潑而至。這夏末的雨倒像是天上飄下來的柔絲軟線,情愫綿綿。

  我從便利店出來,手上拎著為挑燈夜戰準備的速食品。拿起店門口的傘準備回家備戰,我揉揉干澀的眼眶,看見馬路對面熟悉的身影,半蹲著在灌木叢中尋找著什么。

  她的傘是壞的,一節傘骨斷了,像個偷閑的人懶散的耷拉著頭。雨水順著壞掉的傘面流進她寬大衛衣里。我的傘是老舊而寬大的黑色長柄傘,我不記得它有多大歲數了,好像我一直在用它,特別是看到摩根·弗里曼那又黑又厚實的手以后,便覺得這傘猶如摩根的手,充滿了安全感。

  “你在找什么?” 我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只有一片水瑩瑩的綠葉。

  “我的骨頭丟了。”她抬起頭看看我,用手把散落在臉頰兩側的發絲掖在耳后。骨頭是她的貓,一只淺灰色的折耳貓,她跟我說完話又低下頭開始尋找。

  那天我們找到了路燈大亮,便利店買的食物被胡亂吞進肚子以后,她決定放棄。我想她很沮喪,咬著下嘴唇久久沒有說話“抱歉,浪費了你一個下午。”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搖頭頭說了句沒關系。

  后來我們去逛街,路過寵物商店,她興沖沖的走進去,所有的東西對我來說都很陌生,因為我從來不養寵物。我透過玻璃窗看她左挑右選,然后空手走出“很多東西都適合它,可它已經不在了。”

  盡管尋貓啟事貼滿了整個小區,骨頭卻一直沒有回家,也沒有被人送回來。我想她很懷念骨頭,但從來都不說,其實人和人的感情,與人和動物的感情沒什么區別。

  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位朋友家剛產了一窩小貓,我上門去討要。他笑瞇瞇的塞給我一只,那小貓還帶著粉嫩白皙的稚氣,以至于小眼睛一直緊閉對人一副愛搭不理的模樣。

  當我把小家伙捧到她面前的時候,她笑的很開心“其實我一直沒有勇氣再養一只的。”她低著頭逗著小家伙,柔軟的長發散落在肩頭。

  “我也不知道該不該把它帶給你。”

  “它來了,很好的”我能看出她很喜歡小家伙“有的時候自己總是不夠勇敢,需要別人來做決定。我還會想念骨頭,但也會愛它,你為什不養寵物忍受不了別離嗎?”

  我聳聳肩回答“不,我忍受不了它們毛聳聳的觸感。”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