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宗接代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7 我要投稿

  去看父親,碰巧他有一票老朋友到訪,便一起吃飯。蚯蚓程宇借口下午第一節有課,要午睡,早早開溜,留我在那里聽他們說話。

  不知怎么的,話題轉到了生兒子上。

  我不太理解他們對傳宗接代的執念,我保持著禮貌的微笑沉默著聽。

  父親那一輩,基本兄弟姐妹都是五個以上,生的多了,兒子便不稀罕,基本的家庭都有至少一個男孩,沒有的極少。

  但到了父親他們該結婚生孩子的時候,計劃生育開始執行了。我們福建是執行得比較徹底的,我小時就經常有聽說因為超生家里房子被捅,東西被搬走什么的,我老家的民風比較彪悍,據說有一次把縣里下去的干部的小車都掀翻在了路邊。在計劃生育被抬高為基本國策的狀況下,我的同學朋友大多便是獨生子女或者有一個兄弟姐妹。基本沒有三個的。于是,家里沒有男孩的概率大增。

  于是,到我這一輩長大結婚生孩子的時候,問題來了。

  在只生了女兒的家里,面臨著姓氏無法延續。女兒還是跟自己姓的,女兒的孩子就不一定了。

  他們很快找到解決的辦法,就是孩子結婚前就先兩方家里說好,不論男女,第一胎跟男方姓,第二胎跟女方姓。

  如果兩胎都是男孩便皆大歡喜,都是女孩也還算平衡,一男一女的矛盾便大增,臨時反悔的比比皆是。

  我原以為這樣想法的應該是在農村比較多,讀書較多知識較多的人群應該會更淡一些。此次聽他們閑聊,說起的人,卻俱是單位上或者讀出來的。

  父親的一個朋友,是有名的武器專家,到多個國家援建過武器的生產線的。算是高級知識分子。他只有一個獨生女兒。女兒結婚時他就與男方家協議,第一個跟男方姓,第二個跟他姓。女兒的第一個孩子也是女兒,是跟男方姓。到她女兒懷上第二胎時,一檢查出是男胎,男方便想反悔。到底是成天與武器打交道的,行動力不同一般。他當即將女兒從醫院搶出來,藏到相熟的地方待產。直到孩子生出來,戶口落到自己名下,才讓孩子父子相見……

  當然也有遵守了協議,但雙方對跟自己姓的這個關愛有加,對另一個就難免區別對待……

  我是兒子女兒俱有的,屬于他們嘴里站著說話不腰疼的那種,又為小輩,自然沒有說話的權利。

  但聽著聽著,我漸漸了解了他們的苦悶。他們都是從農村里走出來的知識分子,好不容易考出來,跳出了農門,卻碰上計劃生育,響應國家號召,只生一個。有一多半是只生了一個女兒。

  在農村,在族譜上,這一支便算是斷了。不管你在外面再風光,回到老家,掃墓祭祖什么的,完全沒有多少話語權。這種反差,讓他們越來越不愛回去。偶爾回去,看見先人的墳頭孤臨,想想自己百年后,女兒是不能上墳的,沒有一個跟自己姓的血脈后人,連這樣少的頻率也不能夠有,漸漸會湮滅在荒煙蔓草間,不免有失落之感。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