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為外人道也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7 我要投稿

  這段時間我突然開始思考一個問題,當你感到痛苦的時候,別人是否能夠完全、充分地理解你內心的感受呢?想過之后覺得,這應該是不可能的。痛苦應該是一種非常內化,非常私人的感覺,這無關同理心,無關同情心,只是他人再能理解,也只能停留在理解的層面上,你所感受到的,永遠不會成為他人的感受。

  就像我曾經將自己難過的事情告訴我的小伙伴一樣,雖然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痛苦萬分的,但是小伙伴卻很疑惑我為什么會感到痛苦,對她來說,這并不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而后來了解了小伙伴從小經歷的家庭變故之后,我才突然意識到,我所感到痛苦的事情,可能在她眼里真的算不上什么。但這并非是我的小題大做或者不堪一擊,人的經歷不同,所能抵御外來壓力的能力也不同,但這并不代表著對于痛苦的體驗感會不一樣,每個人心中都會有一個痛苦程度的標尺,但那也僅僅適用于這單單一個人罷了。

  這毫無疑問,是一種不足為外人道也的感覺。

  然后我突然對于那些自殺的人充滿了感慨。在我還是一個中二的少女的時候,一度相當鄙視自殺的人,我覺得他們沒有勇氣,浪費自己的生命,世上明明有這么多想活卻沒有辦法活下去的人,他們卻毫不珍惜自己。當現在想來,那不過是完全忽視他人痛苦自以為是甚至非常殘忍的偏見。人最可怕的,就是狹隘,而狹隘,無外乎是用自己有限甚至短淺的目光與知識,隨意判別他人的行為和信仰。自殺是因為無法再承受活下去的痛苦,人皆熱愛生命,若非是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又怎么會有這樣的行為?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