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什么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不知道你是否也有相同的感受,從什么時候開始,時間像開啟了八倍速的播放器,每一幀都以肉眼不可辨的速度從視線里劃過。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身邊的朋友漸漸分成了兩個群體,一部分明確擁有一段穩定的感情關系或已經步入婚姻,另一部分則是處于一種持久的單身狀態,這種單身狀態不單指那些沒有戀愛的人,還包括一些在一段又一段關系中快速地切入切出,卻始終沒有改變單身心態的人。這聽起來有點荒謬,既然已經處于某種界定的穩定關系中,為什么還會存在心態上的獨身狀態呢?

  前兩天和一個朋友聊天,問起他的近況,當然也包括感情,他告訴我,身邊的姑娘有適合戀愛的,有適合結婚的,就是沒有適合可以奔著結婚戀愛的,我調侃他說哪有這么多說辭,說白了還不是不夠喜歡,他反駁我說,不是的,每個階段都有一個程度,他們到不了那個程度。

  其實這樣的關系并不陌生,不論是剛開始交往,還是相處已久、關系穩定,有些人總能體會到那種發自內心的不安,這種不安一旦經歷了新鮮感褪去的階段,當內心那部分沉寂的、被動的、冷漠的、死氣沉沉的感覺被凸顯出來,就變成了看似做著熱戀的人才會做的事情,內心卻是一片空白。

  有時候我們會把這樣的原因歸結于經歷的后遺癥,在承受了傷害之后內心形成的自我保護,又或者將其歸結于原生家庭的童年影響造成了內心的不信任和冷漠,但不論是原生家庭的影響,還是自我保護,追根溯源是我們無法與對方建立起真正的親密關系。

  當今的時代和社會對于親密關系有一些非常明確的儀式和界定,比如吃飯,看電影,約會,牽手,表白,情人節…....我們把所有可以用來紀念的節日都用來標記回憶,企圖通過儀式感拉近距離,好像兩個人經歷了這些過程就可以建立親密的關系,可事實卻是儀式感不少,幸福感不多。

  我見過很多婚姻中的夫妻或者戀愛中的情侶,他們的生活看似緊密相連,實際上卻對彼此非常陌生,這樣的關系有一個專屬名詞,叫做假性親密關系。

  望文知意,這樣看似親密的關系是存在虛假成分的,而造成這樣的假性親密關系的原因,一方面是忽視了親密關系的成長性和動態性,認為一旦某種關系確立就成了客觀事實,這段關系的變化只會在限定的框架內產生,而放棄去進一步了解對方和優化自我的想法。這就導致了兩個人的關系停止了生長,甚至發生倒退。特別是一方在不斷進步而另一方停滯不前,就會出現溝通障礙甚至無法溝通的情況。

  這一點在上一輩甚至上上一輩的人身上,體現得比較明顯。我們常常聽長輩們說“愛情最終會變成親情”,甚至在某種程度上,我們也認同這樣的說法。但細究其因,是因為時代的伴侶選擇模式造就了那個年代的大多數人在婚姻和感情上忽略精神交流,而著重于情感依賴和身份認同感的培養,相處漸漸演變成了習慣、義務和責任。但不可否認,與他們不同,責任感、義務甚至道德的約束已經不足以讓我們這一代的大多數人忽略自我感受和人生追求去要一個穩妥,我們需要更多的理由才能做一個決定。

  這個時候就需要去思考什么樣的關系才是真正的親密,也就要涉及到造成假性親密關系的另一個方面——建立的過程。事實上真正的親密不是由那些每個人都會做的儀式和節日來造就的,這些只能作為菜肴出鍋前的調味品,強化菜色的視覺美感,增加菜品的鮮美可口,卻不能決定這個菜是米其林三星水準還是食堂大媽放飛自我的亂燉。

  真正的親密關系是另外一些過程和行為來建立的,關乎了兩個人關系的質量、溝通的深度,以及對彼此的理解和信任。而這些至關重要的能力卻常常被大環境下盛行的消費主義、家庭和父母的壓力等一系列現實因素混淆和模糊,我們并不知道自己在感情中真正想要獲得的是什么,也就無從捕捉到那些真正使我們心動的東西,只能模仿和觀察別人所做的那些流程性、儀式性的東西。

  曾經有一個人和我說過,偏于精神的人給人的感覺會比較難以捕捉,而偏物質的人反而比較靠譜。這句話在我看來,體現的額是一個“want”和“need”的關系。在書中提出過一個觀點,我們要通過得到想要的東西來滿足我們根本的需要。這個概念理解起來就是,我想要錢,因為有了錢別人就會尊重我,所以其實我想要的是尊重;我想要很多衣服和包,因為我漂亮了別人就會認可我;我希望我的另一半對我專一,因為他只對我好,會讓我覺得他重視我。這其中的“錢”、“衣服和包”、“專一的另一半”是我們的“want”,而“尊重”“認可”“重視”才是我們真正想要的“need”。

  在他看來一個偏物質的人比較靠譜,是因為他真正想要的是一種穩定、可靠的關系,而并非一個真的覺得世俗一點的人更踏實可靠。事實上,一個偏精神的人,只要能在精神上建立某種信任、尊重和依賴,往往更能達到具有深度溝通能力和關系質量的穩定的親密關系。

  不是每一段關系都能從始至終保持茁壯昂揚的成長趨勢,也不是每段走到絕望的關系都沒有絕處逢生的可能,我們在與不同的人相處、處理與他們的關系的過程中了解自己在感情中真正的需求,明白自己到底渴望怎樣的親密關系,是這個世界上存在不多的過程重于結果的事情。

  引用《一個人到兩個人》中的一段話作為結尾:“沒一個成熟的個體都應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你現在過得不開心,可能并不只是因為‘對的人’沒出現,一定有一些應該由你自己去解決的問題。那是不管對的人出不出現,你都應該先為自己做的功課。”

  希望每一個看到這篇文章的人,都能有哪怕一點點的幫助,想得明白,才能活得幸福。畢竟難得糊涂的可貴之處在于“難得”,而不是“糊涂”。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