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樹的胡須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轉眼間,我來深圳竟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老土落伍的我,也能在深圳這樣中國一流時髦豪華的大城市里輕易生存這么久還毫發無損,打工所得維持吃住之外略有盈余,真是咄咄怪事!

  我所租住房間附近的龍華建設路,人行道邊均栽植著樹冠繁茂的大榕樹,或見枝杈間垂吊著幾米長絲絲縷縷的氣根,無風時紋絲不動,風吹過無奈晃悠。這嚴肅懸掛于半空的榕樹的氣根,多像老人的胡須啊!只是這棕色的胡須更粗更長,柔韌且極具風度。當我伸手觸及撫摸揉捏這胡須時,似是聽到了榕樹發自內心的深深嘆息!

  野外的榕樹,這胡須是可以垂掛于地面、且入土成根的,根生芽苗茁壯向上亦可成為一棵榕樹或與主干相依相繞共享無限的天空與深厚的大地。可在這城市的地面,與他們冷漠對抗的,卻是堅硬的水泥地面。榕樹也是有靈智的吧,所以這胡須并不怎么往下探尋,只是垂懸半空,且高于人的頭頂,似有對人敬而遠之的憤然與不屑!

  看更多的榕樹發現,其中的許多不只主干光溜溜的,不像一般榕樹盤根錯節,甚至枝杈間也少有胡須垂掛的。難道榕樹對環境的感應對人的感應,真有這么的靈敏聰慧嗎?我不相信,卻也找不到其他解釋的緣由。

  人類的起始,是依賴攀依各類樹木的,衣其葉食其果宿其上。聰明進化后以農耕為生,恩將仇報毀壞了大片的森林。城市化后,森林的面積進一步壓縮,取而代之的是排山倒海高聳入云遮天蔽日的鋼筋水泥大樓。人群拔地而起遠離地面的同時,更遠離了樹木與自然,高樓之巔翹望榕樹,那樹怕連一株小草都不如。可憐匍匐的細碎的榕樹愁須,又有誰能在意和理會呢?

  人類的智慧和力量似乎是無邊無際的,除了自己之外,其他的任何東西都可以毫不在意,甚至連自己呼吸的空氣自己給污染了,自己喝的水自己給搞臭了,自己吃的東西自己給搞惡心了,也還是能淡定自若,一意孤行該做什么做什么。

  聽說上帝是萬能的,我不相信。說人是萬能的,我不得不相信,因為上帝大有可能就是人糊弄出來哄騙別人或自己的,自欺欺人也未可知。人的聰明和能耐,越來越沒節制地膨脹和發揮,不只是會越來越離樹遠,也會背離自己的生命之根越來越遠,最終毀了榕樹毀了自然也毀了自己。

  榕樹搖頭擺飄自己的胡須,陷入痛苦的思緒泥沼,為自己的命運擔憂,怕自己有一天不像榕樹不是榕樹在天地間沒了立足之地了。那么我們人呢,難道連沒頭沒腦的榕樹都不如嗎?

  人,我的親愛的同伙同形同宗,真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靈長類動物啊……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