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謊言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有句話說得好:“古代科學常常以迷信的面貌出現,而現代迷信則常常以科學的面貌出現。”我不是反科學者,亦非唯宗教論者,可如今迷茫的人們總要從中作出抉擇,孰是孰非在一些人口中言之鑿鑿,更有陰謀論者大談背后內幕,究其根本不過為了斂財,蕓蕓眾生究竟何去何從?信與不信,成了最大的問題。

  謠言從何而來?古來有之,更有說法謠言是世上最古老的傳媒。可妖言惑眾多是形容封建迷信,從來沒有人想過科學有時何嘗不是“妖言惑眾”!達爾文“進化論”絕非真理,因為他本人只認為這是一種推論,而且他一直也是一名宗教徒,牛頓偉大的力學定律也根本不是被一個爛蘋果砸出來的,而且就連牛頓本人也無法解釋世界上第一個力來自何方,所以他或許有些無奈的表示:“世界上第一個力來自上帝。”

  我們生活在一個科學否定了宗教的時代,但誰說科學不就像古時的封建迷信一樣讓人堅信不疑呢?即使科學更加言之有據、言之鑿鑿,但科學也絕非絕對,更不用說那些偽裝著科學外衣的謠言了。信息大爆炸的時代,是人類的悲哀,因為每個人再也無法分辨這些如洪水一樣涌來的信息,也懶得再去分辨這些信息,人類的悲哀是在于喪失了辨別的能力后,信息傳遞的價值將受到最大程度的質疑,太多的垃圾涌入了人們的生活,傳媒在有意或無意間成為了這些謠言的始作俑者或起到了助紂為虐的作用。

  科學帶給人們最大的價值是科學精神,證實或證偽的科學精神是人類理性的根本,但這個世界不僅僅需要理性,更需要感性,所以宗教同樣應該作為一種對世界的認知存在,讓人們自己具有判斷的能力,無論信與不信,無論信什么,是來自每人自己的信仰,而非書本、老師的教授或者任何什么人的意志。

  其實我尊重科學,也理解宗教,我談不透這兩者誰更高尚,我想談的是我們每個人自己的選擇問題,理性判斷的作用已經變得微乎其微,人們往往只是一廂情愿的去相信某種說法,還自以為是的堅信不疑。就像博爾熱所言:“在自身專長之外,不輕信的人是不存在的。”謠言就應運而生,而且生生不息,其中有利益驅使,亦有不安所致。所以種種謊言背后的陰謀,也是許多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你相信加油站用手機會引起爆炸和火災,你相信普通人的大腦只被開發了10%,其實這些都不過是謠言,而能得到經久不衰的傳播的謠言往往是有“利他”特性的,你會告訴親朋好友“吃碘鹽防輻射”或者“轉基因食品有危害”,其實我們都不知道碘為什么能防輻射或者轉基因是什么東西,但我們還是出于“好意”傳播這些謠言,但別有用心的人肯定是別有所圖,而且最夸張的謠言是非典時期居然有人說:“抽煙能防非典。”吃鹽多了尚且不好,更別說抽煙了。

  好心辦壞事是司空見慣的事兒,卻因“好心”而令人難以批評,我始終不認為好心辦壞事兒就是對的,誰說“好心”就能站在是非的制高點了,而且大多的“好心”也只是自以為是而已罷了,沒什么了不起更不是借口,所以在我們“好心”之前,最好先思考一下,別成了謠言的傳播者。

  最近在看一本書《謊言粉碎機》,這本書也并非真理,但至少粉碎了一些以訛傳訛的謠言,它不是《圣經》,但它有它自己的價值。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