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人生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現代人心中繁亂,一亂便想逃,一逃便想到大山深處找桃源,當謫仙。可是有一個人,他在車馬喧囂的路邊,建了一座能聽見心靈的園林。走進這座世外桃源,你會發現,所謂詩情畫意,不僅是環境,更是心境。

  晉代詩人陶淵明詩云: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走進這個樹木掩映的園林,我頭一次有了這樣的感受。小雨剛過,鳥鳴啾啾。沿著濕潤的青石路走進院子,途經一處飛瀑,潺潺的水聲滌蕩了一身仆仆風塵。蔥蘢的竹葉綠,將每個走進的人擁入懷中,俯仰間盡是綠意。吐息間,花香微微浮動。

  來到紅磚樓,一只健壯的犬聞聲起來,乖巧地迎到人前。“長安,過來這邊。”隨著輕輕一聲呼叫,園林的主人謝応岷微笑著走來,帶我們深入這個人間的桃花源。

  將高山深處的美景搬到人間

  我們經過一座二層閣樓。這是謝応岷的書齋,四下亦是清幽綠樹,還有從屋檐上伸展而下的芙蓉花。走進去,來到一處格子小軒窗前,窗外小橋流水,曲徑通幽,像一幅美得令人驚嘆的宋畫。正在沉吟一句“小軒窗,正梳妝”,忽見“長安”調皮地走入了畫面,圓溜溜的眼睛與窗后的我們對視。只覺心頭有一朵花,“噗”地開放了,化為一抹笑容。

  走上高一層的石階,來到一處面向湖泊的小竹樓里。在屋檐下望向院落,才發現這里是一個極妙的天然相框:柔和的天光下,各種不知名的灌木、喬木高低交錯,麻石橋下波心蕩漾,青煙流轉,所見之處皆成景。明明只是屋檐下方寸一隅,卻有一股高山深處獨有的幽深和氣象。

  謝応岷說,院子里的花草樹木都是從山中采掘而來,保留著最原始、天然的生長姿態。他偶爾會為植物修剪,但并不會破壞它們的自在。竹棚里的茶桌用一塊舊門板做成,茶席旁是一小片嫩綠綿軟的青苔,像一塊小毛毯。椅子是一個個小木樁,坐著有自然的觸感。

  在園林里當一回宋代詩人

  謝応岷曾讀到蘇軾的一句詩:橋對寺門松徑小,檻當泉眼石波清。一日雨后傍晚,他忽然看見夕陽照射在一塊粗麻石上,雨水潤澤,泛起粼粼的波光……千年前的某個片段,就這樣穿透謝応岷的內心。

  “古人曾經懂得融入自然,感悟詩意,但我們漸漸把它弄丟了。”他決定回到自然當中去感知。看湖邊松柏蒼翠,那是禪師的“庭前柏樹子”;幽藍的傍晚,湖上青煙流轉,淡黃的燈投下模糊的光影,宛如“疏簾鋪淡月”。夜里獨坐月下,伴著悠揚的古琴聲,恍然想見《聽琴圖》中,輕撥琴弦的宋徽宗。

  一器一皿也有詩情畫意。鐵壺里斜插著兩三朵嫣紅的花,每一個白瓷杯杯底印著不同的藍色小魚,銅質的茶器狀如花籃,茶針從一把舊木柜鎖上取來……謝応岷說,他對園林的設計看似不經意,但每一個細微處都透露對詩意的追求。

  在這樣的氛圍中,人對天地、對生命的感知重新變得細膩。謝応岷常常觀察愛犬“長安”在院子里的活動。它愛走的路,人走著往往也舒服;它不愛走的路,謝応岷會思考是否設計得不和諧。“動物的舉動總能啟發人。”他說。舒適的院子吸引了許多貓兒來安居。天晴時,謝応岷到庭院里吃飯,貓兒們就在邊上轉悠,樂也融融。

  園林建在“人境”中,偶然會聽見外面汽車駛過的聲音。我問謝応岷,為何要在這樣一個地方建造庭院?他說,所謂世外境,清涼地,不是脫離人間生活,而是用心感悟自然與天地。身處園林之中,環顧蔥蘢的綠樹繁花,我忽然發覺,我的心其實早已隔絕了喧囂,重新聽見了天地的聲音。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