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被蚊子蟄醒,拍不著,躺下又是嗡嗡聲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九月回國,十月去了日本一圈,的十一月的我。不停投簡歷,面試,然后重復。有一點點愜意和篤定,但也有一點點煩躁。

  更新了書單,回顧了上一篇文字,現在想想那本丟在大不列顛垃圾房紙箱里的舊日記,我已經忘記曾寫過什么胡言胡語,生活總有值得高興的和忘記也沒有關系的事情。比如20號看見自己的distinction實在開心極了。還有就是下半年我真的學了日語。

  然后關于求職,真是好難呀。是的呀,我以為我不怕那種蟲的,心里明明做好了準備,想象一番就能知道是大致如何的嘴臉,碰到的時候愣是雞皮疙瘩一身。拍掉了粘上的一手粘液,一時間也沒地方清理,搞得自己狼狽不堪,周圍的人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只是掩鼻離開伴著議論。

  接著總是有人推搡著我去大路。但那些鋼筋鐵骨好走嗎?我總想起自己小學體育課偷偷坐在樓梯間,大半節課盯著水泥地上被曬干的蚯蚓。所以現在我就被困住了,腦袋糊里糊涂。以為自己被困于森林,其實只是城市邊緣的小公園,沾到一點泥土就讓我以為是大自然的懷抱。

  其實我只想著小心避開,去找一條干凈的路。當然了,或許慢慢我就不怕他們了,然后自己也變成一條蟲。

  新買的卷發棒燙到兩次額頭,不是蟲咯,是豬在偽裝少女。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