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匠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8 我要投稿

  遇見那位老鞋匠,是在我晚上回學校的路上,起初,因為天黑的緣故,在離他幾米的地方我只能模糊地看見前面一團黑影,并不曾在意,隨后,我便聽見同伴叫我往鞋匠所在的位置看的聲音。我看了一眼同伴一臉無奈的表情,便順著她所說的位置看去了,就這么不經意的一瞥,卻讓人有一種要落淚的沖動。

  在這樣一個寒冷的冬夜,一個老鞋匠,用他粗糙的手掌拿起一個橙子正在努力地啃吃著。他努力把脖子縮進衣領里,拿著橙子的粗糙的手掌看起來了無氣力,手臂也在寒風的鞭笞下陣陣顫抖著,唯有兩只眼睛散著希冀的光芒。在昏暗的路燈下,他邊吃邊向四周張望著,仿佛在渴望著什么。

  我和同伴漸行漸遠,然而,老鞋匠的形象卻一直在我的腦海中回放著。這是多么寒冷的一個夜啊,街上三三兩兩的行人也是步履匆匆地趕向他們溫暖的家,只有那個老鞋匠,只有他,堅守在那樣昏暗的夜里。或許,他應是也有一個溫暖的家的,只是,為了生活生計,他不得不離開了那個能夠給予他溫暖與愛的家,為了家庭,他不得不獨自一人在凜冽的寒風中等待著。在這樣的一個夜里,等待是多么的漫長啊,等待的結果也是未知的,或許能等來點兒什么,亦或許,最終不過是一場虛無,但是,老鞋匠只能那樣等待下去。不知怎的,就想起了父親。

  父親,他也有那樣粗糙的手掌,在常年的風吹日曬雨淋下,他的皮膚用手呈現出一種紅黑色,不止一次提醒他做事情要帶手套,要穿長袖長褲,但是,父親卻總是忘記。父親也總如老鞋匠那般等待著,對于他這樣一種急性子的人而言,等待,該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但是,父親好似從不會疲倦,從不會厭煩,他從不在家里人面前表露他的任何負能量的一面,一家人在一起時,也總是用他那聽起來老掉牙的故事來逗我們開心。而我們也總以為他就是這個樣子的。可是,父親那樣一種等待的蒼老的疲憊的模樣,在見過老鞋匠之后,卻總浮現在我眼前。

  作為一個人,怎么可能在機械的重復的生活下能不疲憊呢, 可是,為了那個要守護的東西,很多人都能克服這種疲憊,只要一想到那個要守護的東西人們好像都能夠拋卻一身的疲憊與滄桑,用更好的姿態去完成這樣一種守護。父親和老鞋匠,他們大抵都是這種人吧。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