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公婆唱贊歌的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09 我要投稿

  有人說世界上有三大矛盾:

  一.敵我矛盾

  二.人民內部矛盾

  三.婆媳矛盾

  為什么沒有把婆媳矛盾歸入到人民內部矛盾呢?我想:大概是總結者為了強調這一矛盾在生活中的普遍性吧,否則也不會把它上升到這個高度。

  我的婆婆不是人,九天圣母下凡塵。

  我可以斷言:我是世界上最幸運的媳婦,因為我的婆婆是世界上最寬容慈悲的婆婆。沒有更好,只有最好,她就是最好。

  如果“婆婆”也算一種職業的話,那我婆婆就是這個行業中的狀元。

  有的人當了一輩子婆婆,都還是個幼兒園級別,而我婆婆一走馬上任就輕車熟路,駕輕就熟,就是大師級的婆婆。

  聽說簡書平臺即將頒發“最美好婆婆”勛章,我打算為我家婆婆申請一枚,我覺得這枚勛章只有佩戴在我婆婆胸前才是實至名歸,才能證明簡書平臺是個傳播正能量的平臺,簡叔是位有良知的好大叔。

  廢話少說,言歸正傳。憶往昔崢嶸歲月。時光的放映機把鏡頭退回到27年前。

  我認識了一個28歲的小伙子,也就是我現在的老公。他第一次提出請我去他家做客的要求后,遭到了我的斷然拒絕。我要擺擺譜,拿拿勁呀!如果人家一請,你就屁顛屁顛地往去跑,那也顯得太沒章法了不是。諸葛亮是被請了三次才“出山”的,我們最起碼也要被請兩次再去吧,要不也顯得有點太迫不及待了。這可是策略。一般人我不告訴他。

  在我準備正式進行實地考察那天,天氣很冷,是滴水成冰的臘月。

  那天早晨,我還是喬裝打扮了一番,畢竟是第一次見公婆嘛。盡管我不是很丑,但也要精益求精,不能輸了陣勢。

  那時我的腰還沒有水桶這么粗,捯飭捯飭還是可以夠上窈窕淑女這個檔次的。就算不想驚艷時光,那也最起碼要驚艷他們一家人的眼光吧。

  于是穿得很少,等走到我們提前約好的接頭地點時,我已經凍得瑟瑟發抖,像寒冬中還掛在枝頭的一片樹葉,隨時都有被西風吹進溝渠的可能。

  等了一陣,也不見接頭的同伙出現,一股無名火就冉冉地從心頭升起。豈有此理,我是巴巴的盼著人認領的孤兒嗎?這么漂亮,又有大專學歷的女教師竟然還像民女等著天子臨幸似的等這個慫人來牽。呸!

  好冷呀!我就鉆進了附近的一家小商店里。每隔一會兒把頭伸出去張望一下,看看接頭的人來了沒有。這種伸展運動進行了兩次以后,我心里又氣又急,就暗暗地想:事不過三,等我第三次再把頭伸出去,要再看不見那男人,老娘就打道回府,永世不復相見!

  見證奇跡的時刻就在第三次我把頭剛伸出小店的棉門簾的一剎那。與這個小店一路之隔的馬路對面小店的棉門簾里也伸出了自己同志的頭。那驚喜仿佛是一道閃電劃破漆黑的夜空。原來人家老先生也早來了,因為扛不住寒風的考驗,早躲進那家小店去了。我們前兩次伸頭都擦肩而過了,第三次是“正正好遇見”。有驚無險哦!

  那次見面是次成功的見面,是次鼓舞人心的見面,是次繼往開來的見面。

  婆婆慈眉善目,公公更是敦厚實誠。這可講的是27年前的事哦。

  那時的團場每家就一大兩小三間房。我落坐在一進門大的那間房的長沙發上,面前一字排開擺了三四個方凳,上面擺著一盤盤招待我的果品茶點。

  說話間,我坐到了側面的單人沙發上,老爺子立馬把一個個擺滿果品的方凳挪到了我面前。

  很小的一個舉動,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我不是一個很會招待人的人,也沒有被人很當回事地招待過。在父母跟前都是率性而為;在單位是小字輩,經常是看人白眼;在社會上更是沒被誰正眼看過。被人這么一尊重,心里頓時有一股暖流在蕩漾。

  這以后,老公公一直表里如一,對我好了十五年,直到他去世。

  就在那次見面不久,我又去過幾次。有一次,老公公吃一個蘋果,剛咬了一口,他發現那個蘋果很甜,就遞給我說:“快吃,甜得很!”

  當時,他們家在座的所有人都睜大眼睛看著他,仿佛他犯了個相當低級而丟人現眼的錯誤似的。我遲疑了一下,快速接過蘋果,咬了一口,并且吃完了那個蘋果。

  公公當時就被家人責備不講衛生,我笑著說:“是很甜呀!”又一次有驚無險。

  每次吃飯時,他們怕我不好意思多吃,就把我碗里的米飯按得很瓷實。公公還不停地往我碗里夾菜。他不停地受到家里別的家庭成員的批評,諸如“用自己的筷子給客人夾菜不講衛生了”,“不管人家喜不喜歡吃,都往人家碗里堆,是不懂規矩了”等等……他把他們的“金玉良言”全當成耳旁風。

  我后來之所以會嫁給我家那“慫人”,就是沖著他那個“不講衛生”,“不懂規矩”的爹。我想:他爹如此,他也不會太差吧!

  有人說“兒子是父親的影子”。這話有點道理。

  老婆婆也很好說話,從不挑理。她從不對我提要求。家務愛做就做,不做她就自己做。給她花錢,花多花少,她都不怪罪。懶覺睡到多晚,她都不喊你,也沒有看不慣的意思。總之,你愛怎樣就怎樣。

  平時,婆婆最愛說的一句話是:

  “沒生人家,沒養人家,沒供人家上大學,憑什么要求人家!”

  如果天下的婆婆都明白這個道理,恐怕婆媳矛盾就不存在了吧!

  故事講完了,現在開始我就翹首以待簡叔的“最美好婆婆”勛章早些頒給我婆婆。

  不要讓我等太久哦!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