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祭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1 我要投稿

  一、死亡

  “筆,鑰匙圈,外幣……,所有這些東西,還有牧師的項圈。我不知道你收集這些東西”。作家對著妻子的尸體嘟囔著。

  在陰暗的房間里隔離著都市,而都市的欲望潛入每個房間,用欲望表述著都市所要表述的。它貼近都市又疏離都市,召喚著生活的虛幻與行動的空幻。真相并不重要,人們想要的是安全,最安全的是當作什么都沒有發生過。由此人們之間互相默契,掩埋真相,但它不會消失,只是埋葬到深處。

  作家倒陽臺上,鮮血慢慢從身子中心向四周散流,形成一個血泊。樓下是灰暗的都市。

  二、破壞

  “這個廣場對面應該有間茶館,我每天下午都來和人們聊天,喝茶。我抽著煙看著人們。怎么什么都沒有了,問路的人也沒有。曾經是多么安靜舒適。突然出現了很多人,推車,人們變得不那么和善”。

  都市飽經創傷。只有孩子偶爾露出笑臉。在冷漠的單元樓里匆匆出門的女人,失戀的青年自言自語;破敗街道發生的車禍,一個人躺著,血從身體里流逝;公交里滿是麻木與失落的男人。

  天使沒有性別,沒有時間。沒有過去,也無謂將來。都市里流轉的歲月,就像拆碎的房子破碎不堪。天使沒有實體,它們看著,聽著。它們不屬于這個世界。

  孤獨不是哲學的,而是生活的。生活充滿著欲望的重量。死人的血比活人的要咸一點。

  三、復活

  “如果你不喜歡海濱,如果你不喜歡高山,如果你不喜歡城市,那么你完了”。一個阿飛坐在搶來的汽車上,躊躇滿志的布道。

  雨把臺階涂成了深色,踏上去能倒映出自己扭曲的身子。從上一直啪噠啪噠的跑下來,濺滿身子。霓虹將街道分割為上下兩層。人從燈光里進。車窗外流動著五顏夜色。它們熟悉又陌生,有安全感又冷漠殘酷。

  爸爸只在每月身體檢查時才擁抱她,真令她心跳噗噗。爸爸很擔心,是不是心臟不好。媽媽死后,爸爸不再說話了。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小女孩長大了。她走在街上,挽著一個盲人的手,邊走邊說:要下一個臺階;剛經過軍樂團的鼓手旁;一頭馬沒了一只耳朵;賣花女的丈夫在笑;櫥窗里有好多棒糖;聞到香味了嗎?那是一位顧客在品嘗西瓜;那里有小杏蛋糕,雪糕;經過熟食店;今日火腿價格79元一斤;這是奶酪店,在肉鋪前;一個女孩在看著狗,狗卻在看雞;到地鐵口了,再見。

  哦,女孩與都市復活了。

  四、活著

  都市如同爵士樂,喧囂中帶些憂傷和寂寞。

  家;粉漆剝落的房間,床頭裸露的燈泡,七拼八湊的床單。窗上的鐵柵欄將它與都市隔開。偶爾上街,步行冷僻的街頭讓自己與周圍都市的一切隔離開來,找不到與都市健康的聯系方式。

  和歡仔在桌腳交談,在廁所與廚房之間散步。

  藍閃發光的屏幕上:

  丈夫:女兒說,一個女人必須學會不為男人嫉妒

  妻子:女兒才12歲

  丈夫:那你更要聽她的

  妻子:~嗯

  女兒:你們還沒吻夠?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