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繾綣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1 我要投稿

  大概就是因為winky詩迷上的古風,也不記得是多久之前的文,文風有些做作的端著,不過真的非常喜歡班長的歌曲風格,有些慚愧的擔當了部落小編,但是卻懶得要死的推辭為學習為重請假了。

  算是《江南嘆》的感謝,非常好聽的一首歌

  一場渺渺的細雨柔柔的下著,覆著青瓦白墻的屋,朦朦朧朧的。停靠在渡口的畫舫,不知忘歸的是誰家少年。

  江上籠罩著薄薄的寒霧,兩岸翠林掩映的青山之中,那如同泣血的猿聲總忘不了。雨愈發大了醉臥在舫內,聽著那淅淅瀝瀝的雨聲枕水而眠,夢里仿佛嗅到了南山東籬的幽幽菊香。

  被遠處琵琶聲喚醒,那琴聲里流出誰低低的嘆息。回想著白日院里的笑談,是否讓佳人怨懟。

  燭上的火苗跳動著,已成殘垣的故園將一朝心事付之東流,弦斷聲止,曲中道出了彈奏者賦予流年的半生情長,不知斷弦是否割傷彈奏者的手。

  聽聞南國的紅豆已開,卻不見采擷者而來,可憐遍地相思無人來探。楊柳依依的堤岸,只余一輪殘月與嗚嗚風聲在長亭的繾綣。

  曾經居住過的故園,紅墻處刻成詩的豆蔻是否紅顏依舊?曾經私語過的瀟湘,落花處葬過花的凝眸是否初心未改?

  思那阡陌的盡頭,同心卻離居的玉人何時歸來?遺落院中的桃花扇,扇面未風干的朱砂被細雨淋漓過后,緩緩暈染開來。

  那深閨之中,銅鏡的另一半執在誰的手?只余那淚水漣漣如梭,織就手中的錦繡江南。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