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氣的自戲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1 我要投稿

  谷雨舀了一瓢涼水直直從天靈蓋澆了下去“啊舒服多了”谷雨用毛巾抹了把臉就坐在炕沿一口口吸溜著酸梅湯——大夏天的還是用這種東西解暑好啊。

  “雨兒你下午歇一下午好嘞,天老爺下火嘞,家里還有些雜面兒夠咱倆吃嘚”婆婆坐在炕上邊縫補鞋子邊和谷雨絮叨“我聽隔壁屋二狗媳婦兒說世道不太平嘞,你老在街上亂晃被別警察局逮兒了去...想當初..”

  “我不去拉車車撂著落灰啊,你一天別聽她們瞎叨叨,娘們兒...今天下午拉車要是賺個三毛兩毛的我還能入秋給你扯身新衣裳嘞”谷雨一骨碌從炕沿滑下去,沒聽婆婆再說什么就出門了。

  街上沒有多少行人,陽光把城市照的白花花的一片,整個西寧城像燒透了的磚窯,使人喘不過氣來。腳踩在磚道上登時就冒氣一陣白煙,狗躺在陰涼處趿拉著舌頭,車轱轆吱扭吱扭的壓著地面。谷雨想著把車拉去西門,那里今天好像有貴人開會,他昨兒個從南墻根兒看公報上寫著呢——小時候給好人家的小孩當過書童,囫圇認識一麻袋的字兒。

  車剛拉到西門就聽兩個讀書人模樣的喊著去南山,谷雨和人議好價格就拉人走了——自然是多要了二十個大子兒——沒見著整個西門就他一個車夫啊。

  “小伙子,你多大了”年長一些的開口道,大約是感覺無聊了,隨意問幾句。

  ”一十七“

  聞著有些驚訝,轉念一想也釋然了,有些人家孩子十五就出來了,十七不算小了。

  “一天賺多少?”

  “車我自個兒的,一天不用給車場交租子,好時候能賺四百大子兒呢”谷雨有些自豪的挺了挺身子,一天賺四毛錢,在車夫里是少見了,而且這車是自己一年的光景攢出來的,自個兒也愛顯擺顯擺。

  車上的人暗自嘆了口氣,就沒在說什么了。

  “欸,兩位爺,到地兒了”谷雨在南山下停好,把車一斜,遮陽棚一掀就扶人下來。

  "給,錢“乘車的人從兜里掏出兩塊大洋放在谷雨手里將對方手指一攏就和另一位進去了。

  “爺,給多了這”“不多,應得的”客人擺擺手就走遠了。

  “這讀書人”谷雨仔細擦了擦兩塊大洋就貼身放好,想著收工去天橋轉轉,給婆婆買點啥雞零狗碎的東西就回去——乖乖,一天賺了兩塊大洋。

  等谷雨回到大雜院時天也涼下來了,又有一群人圍在大榕樹下侃天說地,他把東西放桌上打算去舀碗酸梅湯喝。

  “咋?錢咬手嘞,買這兒多東西?”婆婆看著桌上的東西一個勁的嘟囔,還是歡歡喜喜的收好。

  “今兒交了好運嘞”谷雨舀了碗湯,出去坐到大院的門欄上邊喝邊想事兒“錢匣里有小五百了...胡同里有個院子要買,便宜的很.....隔壁鶴家的姑娘好的很....人估計瞅不上自個兒....”

  日子一天天過著。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