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1 我要投稿

  他說他非常孤單。老婆每天都有貴婦團的活動,兩個女兒還在念哈佛,他每天光是吃頓飯就很困擾。

  他說他很低調。

  露面那天,指名找我,穿來一身寬松的休閑服,叫司機把車停在一排樹蔭下,悄悄下車后,戴上一副墨鏡走進來。

  接待館還有其他客人,我領著他走進側院一間密室,落地玻璃深垂著灰色的紗簾,只有一片固定窗看得到外面密植的花草綠籬。他慎重地摘下墨鏡,朝我露出微笑,臉頰兩邊的鬢毛短而乾淨,有意留到下巴卻還沒有成型。

  名片上印著六家公司,背面翻成英文,頭銜落在右上角,寫著某某總裁。幾天前他的祕書已經來過兩次,除了參觀樣品屋,深入瞭解了各項細節,聽說還上網找過我,把各項履歷列印后交給他過目,才敲定了這次的行程。

  他要的是十八樓,四戶全買,想要打通后連結外圍的陽臺,然后變出一條方形走道,讓他每天飯后可以繞著大房子行走。

  我不想在外面散步的時候碰到熟人,他說。

  那時的建筑還不見景氣復甦。十多年前的市民廣場,誠品書店還沒進駐,整條綠園道不見大樹成蔭,只有假日的孩子放著風箏在草地上追逐。我為了抓緊這個大戶,當下退到另一個房間,臨時找來工程部進行溝通,結論是房屋結構沒什麼問題,可惜最理想的採光通風會被奇怪的走道分割掉,打通后的格局難免會出現很多暗房。

  我帶著藍圖回到那間密室找他時,他正在品嚐咖啡,糖和奶精丟到一旁,啜了半口皺起了眉頭,很快就擱下杯子不喝了。我叫來助理重泡一杯,看見他突然轉身對她面授機宜,大概那是頗為高深的咖啡學問,我只能漫應著賠罪,很想趕快和他切入房屋的話題。

  他說,你真不簡單,做建筑又當作家,令人佩服。

  能力強的人講話都很大聲,沒想到你靜得下來。

  外銷雖然賺錢,像我這樣低調的人其實也不多。

  他說他非常孤單。老婆每天都有貴婦團的活動,兩個女兒還在念哈佛,他每天光是吃頓飯就很困擾,「因為比較低調嘛,不喜歡隨便拋頭露面,上餐廳都嘛先讓司機進去查看有沒有熟人,你知道的,吃飯還要應酬多麻煩,我寧可找別家隨便吃一餐。」

  他說,有時候,心血來潮的時候,壓力很大的時候,只好帶著烹飪師傅一起去大雪山,反正想吃什麼都做得出來,至少有人陪我對著星星喝酒聊天。「我那裡的山景簡直可以拍電影,一般企業家的別墅都不夠格,海拔最好要有八百五,從客廳看出去剛好可以對著山嵐。」

  說了四十分鐘的山中別墅。「你說得出名字的政治人物都去過,那裡才是人住的地方,可以感覺到一座山和你睡在一起。」

  時間接近黃昏,我暗示助理奉上一份空白訂單。這時他抬起昂貴的機械表瞧了一眼,勞力士的最新款,四周一圈鉆石光,頗像他一臉燦亮的謙虛的驕傲,「沒想到說了那麼多話,我一定是和你特別投緣,這樣吧,我回去算一下,再約個時間來敲定價錢。」

  五天后打電話試探他,他說正好有個飯局輪到他作東,「這樣好了,今晚你也一起來,多認識一些人脈嘛,說不定房子很快就能賣完。」

  我依約去到了那家餐廳,門面是一棟法式宅邸,沒有招牌,四周圍著白色高牆,兩株老桂花起碼五十年的風光。房間裡的邊柜已經開了兩瓶白酒,全桌幾近滿座,男客卻只有六位,每人身旁各擁一個花枝亂顫的香肩。

  原來這天晚上有人慶生,模特兒公司都來坐 了。他站起來和我握手,叫經紀人挪出位子,然后附耳悄聲說,這種低調時代,上酒店過時啦。

  第一道菜上來了,盤子比臉還大,兩片燻鮭魚低調地蜷縮在生菜裡。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