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掠影雜文隨筆

隨筆 時間:2019-01-11 我要投稿

  這樣不冷不熱的好天氣,坐在街頭看著人來人往,行色不一匆匆而去的人流,確實比坐在辦公室或逛商場要有趣得多。

  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手上提著一個質地非常不錯的商務包,剪著一頭短發,平額方臉,濃眉細目。他的頭個不算高,一米七左右,體格也難言健狀,確透著一股精干之氣。腳步穩健不急不徐地向著大廈內走去。

  前面一個推著賣花車的女人,推著花車慢慢向著我的方向走來,這女人的皮膚幽黑,將沒有光澤的頭發扎成一個馬尾,光禿的窄額,削瘦的臉頰更顯出高凸的顴骨,稀疏而淡黃的眉毛下,一雙大而無神的眼透著十足的滄桑。一邊走一邊對路人說,買花嘍,花低價賣了,花低價賣了。

  不遠處的商場門口,一個年青漂亮的女孩,嘟著嘴,臉上表情僵硬,七分委屈,三分氣惱,很不快樂的樣子。她雙腿并攏站著,雙手提著小包垂在胸前,下巴微微揚起,目光狠狠地盯著前方,這姿勢明顯帶著一點點功擊性。隨著這憤怒目光的焦點望去,那源頭是個同樣年青的小伙子。

  這小伙子的帥氣恰能與這女孩的美貌相配。從服飾穿戴來看,他的經濟情況也應不錯。現在他正背離女孩的方位遠去。他的臉部肌肉也是繃得緊緊的,一副怒氣十足的樣子。看樣子這應是兩個約會的人發生了一場爭吵。

  女孩站在原地不動,看起來她不希望此行就此結束,她還在等待那個男人回來。那么這個男人呢,,他是真的會決絕離去嗎?

  再看看那個小伙子,如此憤怒的表情,卻沒有宣泄,也可能是很失望也很無耐吧。但也有種可能,就是這男人故意做出如此憤怒的表情,通過偽裝的憤怒表情告誡對方:我已經受夠了你的無理和任性,我不可能對你一忍再忍。

  目光隨著男孩的身影,這男孩走路的擺臂很大,但腳下的步伐卻不快。有一輛空出租從他身邊經過,出租車減慢了速,那男孩卻不看一眼,而他走的方向離公交車站和輕軌站還有一段距離,也沒有大廈的停車場。從這樣看來,男孩并不是真的要離開。

  再看這女孩,她的目光也一直盯著男孩的背影,委屈和氣惱也在消失,由慌亂和絕望的情緒取而代之。如果眼睛能說話的話,我想這女孩一定喊出來了。

  要說這是兩個人的戰爭,我想這個男孩很快就贏得這場戰爭的勝利。因為他馬上就要拐彎了,而拐彎后的路恰巧被一幢大廈擋住視線。看這女孩的樣子可能會在男孩拐彎之前認輸挽留男孩。

  可惜這男孩在這緊要關頭卻犯了致命錯誤,,他居然回頭看了女孩一眼。他這一眼應該是帶著最后通諜的意味吧,男孩臉上的憤怒情緒再次傳遞給對方。可是他這次回眸實在太笨拙了,第一眼居然沒找到女孩的地方,當他目光開始搜尋的時候,情勢便瞬間開始逆轉。

  女孩冷冷一笑,迎著男人的目光拋了出去。然后一轉身,獨自一人進了商場。

  男孩躑躅著,彷徨難決。不用看也知道,這對男女必將在商場內重歸于好。

  不遠處一個長得非常漂亮的十六七歲的小女孩,穿著一件粉色的絲質連衣長裙,雙手把一個小巧精致的小包提在胸前。朝著大廈出口望著,滿眼的期待與欣喜。這女孩披一頭齊肩的烏黑秀發。她那纖巧的眉頭,動人的大眼睛,修長的睫毛,挺拔的鼻梁,嬌俏的嘴唇。真的,每一個部位都象是藝術家手中最富有靈感的杰作。這些杰作點綴這女子細膩柔嫩的肌膚之間,構成了一張毫無瑕疵的妙曼臉龐。

  而臉龐上最令人怦然心動的,無凝便是那雙又大又亮的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睛,黑得如浩渺的夜空,白得如輕盈的云彩。粼粼波光傾灑在黑白交匯間,清澈見底,透徹通靈。如果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那這扇窗戶一定連接著世界上最純潔的天堂。我也只能說她確實是上帝的寵兒,是造物主的慷慨恩賜。

  這時一個氣質不凡的四十多歲的男人走出大廈,女孩歡叫一聲,拉著男人的手,歡笑著向大廈停車場走去。看著這父女倆,真誠為他們祝福。

相關推薦
香港六合彩波表